170908-直排輪初體驗.JPG

Trevor的首堂直排輪課 * photo by : Tr. Candy

骨折打石膏時間:2018.2.2(星期五)

大班上學期即將結束前,Trevor表示:「媽咪:下學期我想要上3C3Q,不想再上直排輪了,我都已經學會了,而且每次溜完直排輪都會流一大堆汗。」

我算算還剩下兩堂課,下學期Trevor想上什麼課程,媽媽當然尊重他個人的選擇。

------------------憾事還是發生了------------------

下班回家稍事休息時,突然接到Tr. Candy的電話:「Trevor媽咪:Trevor剛上直排輪課時受傷了,現在主任和XX老師正把他送往高醫途中,實際情況如何我不清楚,因為我人不在現場…」

心裡覺得很不妙,會送往高醫肯定是嚴重程度的傷,正好主任打電話來告知:「高醫急診醫生說要等到父母來才能報告狀況及處理方式。」

立刻告訴爸爸並表示我們會立即前往高醫。

帶著Wesley匆匆出門,一路上Wesley追問弟弟的傷勢,媽媽一時之間沒有頭緒,據跟診老師的說法:Trevor溜直排輪速度過快,可能一個動作沒做好,他想停下來就直覺的用手去撐地,直排輪老師看到時,立刻將Trevor抱到辦公室檢查傷處,並先查明是否有小朋友從後面推倒他…

剛開始打算先送學校附近的骨科看診,後來主任發覺Trevor痛到冒冷汗外,受傷的手有變形,據她自己小孩的親身經歷,覺得此傷非同小可,於是臨時決定轉送高醫做更精細的檢查與處理。

 

爸爸停車時,我帶著Wesley像無頭蒼蠅的往急診室找人,聽到一陣小小孩子的哭喊聲,媽媽頓時之間頭皮發麻,立刻朝聲音處尋去,發覺是小女生,心裡竟有鬆口氣的感覺。

 

180202-鎮定的孩子

再往另一處找去,先是看到熟識的老師,這才瞄到病床上臉頰髒髒的、臉蛋紅咚咚、髮梢還掛著汗珠的Trevor。

不是我想像中的哭鬧模樣,反而是一臉鎮定的躺在病床上。

老師再次跟我聊起整件事情的來由和到院途中及之後所發生的一切,並稱讚Trevor全程的勇敢,只表明受傷的手很疼痛。

 

180202-變形的手

爸爸進到急診室,醫生過來請爸爸過去看X光片,右手手腕處的兩隻骨頭,一根全斷,另一根斷了一半。他讓我們看過Trevor的手,手腕處是變形的,媽媽看了好痛心呀,沒有辦法想像骨折的疼痛程度到哪裡。

醫生接著說明他們會做的處理是:會先把骨頭拉回去,並打上石膏,如果接回的情況不理想,考慮到他年紀這麼小,可能會建議父母自費放兩根軟釘子進去(一支費用是七千元)也就是今天得住院,明天一早開刀。

聽到住院和開刀,媽媽當場頭都暈了,眼神無助的飄向爸爸,心裡想著的是我大腹便便,這孩子即便安靜的躺在病床上,但他的眼睛從頭到尾一直追隨著我,耳朵也很仔細地聽著醫生的處置,我知道他心裡肯定也有膽卻,只是倔強地不肯洩露。果不其然,醫生離開後,捉到一個空檔,Trevor急忙問我:「媽媽,妳會留下來照顧我對嗎?妳會陪我住在醫院嗎?」

 

護理師過來做心電圖,一大堆不知名的儀器往他身上貼時,Trevor很慎重又擔心的打破沈默主動追問:「要幹嘛?這是什麼?要做什麼用的?」

護理師耐心的跟他解說,這孩子得到答案後便認命接受檢查,護理師稱讚道:「你好鎮定也好勇敢喔,很多小朋友一看到我拿著這些東西走過來,就死命的哭鬧不肯讓我靠近。」

做完心電圖沒多久,護理師又走過來問Trevor的體重,媽媽頭好暈,根本沒有記得孩子們的身高體重已經成長到哪裡了,正感到不知所措時,病床上那位小巨人自己回答了:「我現在已經22公斤了。」 喔,他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上週他才剛得過B型流感,那時醫院有為他量過一次體重。

護理師因為他的小大人樣,不禁覺得他很有趣,連媽媽都忍不住笑出來了。會問到體重是因為等一下把手拉回打石膏時,醫生需要計算劑量讓孩子稍微睡一下。

做完心電圖,也清楚醫生接下來會做何處置,我們便請陪同的主任及老師趕緊回家去,畢竟明天學校還要忙一年一度的朗讀比賽,老師又各自有家庭和年幼的孩子,將心比心的情況下,實在不需要再把老師留住陪著乾等結果。

直排輪老師帶著Trevor的書包趕來高醫,並親自跟我們道歉,畢竟孩子是在他的課堂上受的傷,他很過意不去…

我們了解Trevor凡事喜歡拚鬥的個性,也看過他上直排輪課想衝快的情形,因此沒有理由責備老師和學校,對Trevor來說,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教訓,以前耳提面命再多次也敵不過孩子一次的失誤,沒有這經驗,孩子大概永遠不能理解爸媽的擔心和忠告。

 

180202-新衣服得剪掉了

護理師在經過家長同意後,便把Trevor今天穿的新上衣給剪掉,方便套上手術服。

 

爸爸帶著哥哥出去覓食時,急診醫生和護理師聚齊,準備做接回及打石膏動作,與此同時,我便被請出去,Trevor流露出不安的神情和有了小小激進的捥留動作,聲聲喚著:「媽咪!」

我安撫他:「媽媽就在這裡,不會走開。」

門廉拉上後,透過細隙我看見初步的流程,藥水進入Trevor身體時,醫生輕輕數一至十秒,護理師則用手指頭輕撫Trevor的下眼皮,我以為第一次接受麻醉的孩子應該很快就會進入淺層睡眠,然而數完十秒後,醫生想要更確定他是否已睡著,喚了他的名字兩聲後,Trevor突然睜大他的眼睛,立刻搜尋媽媽的位置,左手抬起來召喚我,身旁的醫護人員都笑了,簾外的媽媽卻哭了,過去在身為媽媽的同理心下,就不忍聽聞孩童受傷受虐及生重病住院的新聞,但今日當自己的孩子躺在病床上,同去的同理心變成切身之痛,感覺還是有差呀!

護理師安撫Trevor:「你睡著了,媽媽才能進來這裡。」此時;門簾被緊緊的拉上,看不到接下來的動作,我坐到相隔不遠的休息椅上,心裡默默祈禱著。

整個流程並未耗費多時,很快的門簾被揭開,我立即上前,發覺這孩子也醒了,護理師解釋道:「其實他並沒有睡的很熟,但他也沒有掙札喊痛,真的是非常勇敢。」

為母的當然清楚孩子的個性,但我也沒料到他可以這麼冷靜這麼矝持。

 

180202-石膏手

看到打上石膏的手,Trevor髒兮兮的臉蛋上總算有一種放鬆的神情,他再度跟我確認,如果一定要住院開刀,媽媽是不是真的會留在醫院陪伴他?

Trevor帶著歉意和惋惜,今天才剛穿的新衣服就這樣被剪破丟進垃圾筒,媽媽安慰他沒關係,衣服隨時可買,孩子的平安卻是想花錢買也預購不得的。

沒見到爸爸和哥哥,於是頻頻追問著爸爸哥哥何時才會回來,並要求我打電話請他們趕快回來。

接著;Trevor竟表示:「媽咪,還是妳跟爸爸回家去好了,讓哥哥留在這裡陪我就好。」

*手足手足,意義果真不同,平時雖常吵架鬥嘴,或得理不饒人的硬要把哥哥的怒意及拳頭逼出來不可,但受傷低潮時,仍是想念/想要自己最親近的手足陪伴著。

 

爸爸和哥哥晚餐回來後,沒多久Trevor的乾爹乾媽來探望這孩子,忍不住瞪向爸爸,責怪他又公布了即時消息,怕是要勞師動眾了朋友圈。

但乾爹乾媽的交情不同,我也不好多拒絕。

接著來關心狀況的是被Trevor列入黑名單的名店老闆─烤哥阿伯,看到這位大忙人出現,心裡真是非常過意不去,尤其Trevor曾經拒絕再踏入烤哥的店用餐呢!

烤哥很客氣的要我們有何需要一定要讓他幫忙,畢竟媽媽大腹便便,爸爸接著要飛出去工作數日…想到頭皮都麻了呀!

----------------謝天謝地。不用開刀----------------

之後來了一位年資稍長的急診醫生跟我們解釋打上石膏後重新拍過X光片的結果,他表示:「因為接回去的情況在我們的判斷中十分良好,看起來是可以不用開刀,至於後續如何處理,下週回診讓兒科的醫生來為你們解釋,或者你們有其它想要處理要問的都可以在兒童骨科醫生那裡做商討。」

聽到不用開刀,媽媽心裡鬆了口氣,Trevor本人也開心了起來。

離開醫院回家的路上,Tr. Candy打電話來關心,得知我們不用住院開刀時接著問:「那明天的朗讀比賽有要來參加嗎?他很可能拚到三連勝餒。」

 

180202-高醫回家 (1).JPG

我們表示會參賽,畢竟傷勢在手並不影響朗讀,但Trevor在意的竟是他無法完成那一板一眼的制式化動作,這年紀的孩子果真還是老師的話至上呀!

*Trevor表示他有正確配戴護具,也承認自己速度過快。

*雖有朋友也是直排輪教練,他們認為教學多年也沒有碰到這樣的狀況,有正確戴上護具的話,基本上不可能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

*然而如上所言,我們清楚這孩子好勝心強,能夠想像他上課時的拚勁,即便我相信他的個性不可能沒有仔細配戴護具,但任何的意外發生都有其緣由,我認為孩子自己本身清楚自己的失誤以致受這個傷。

*完全沒有責備與怪罪之心,反而覺得弟弟這次的經驗可以讓這兩個熱好運動的孩子得到警覺與教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sley1002 的頭像
wesley1002

hey~Wesley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