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69.JPG

孩子們入睡後,我卻完全無法成眠,宮縮讓人不舒服,但深深地呼氣吐氣確實管用,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配合著宮縮情況來調整呼吸,並時時跟肚裡的太郎信心喊話。

『最後一段路了,媽媽只希望你能平安健康的到來,如果你想要出來了,一定要想辦法讓媽媽知道。

夜裡上廁所時發現一抹淡褐色的分泌物,心裡有底的再默默觀察著,果然不久後變淡紅色的,這時的宮縮漸密集,但仍不規律,二分鐘、六分鐘、十分鐘、十六分鐘……肚子一緊時便立刻深吸一口氣再吐一口長氣。

半夜三點聽到大寶起床上廁所的聲音,立即提醒他不要亂跑:「應該是今天了!」並要他把身份証準備好。

 

IMG_4672.JPG

到了清晨,分泌物混雜著紅與褐色,量更多了些,除了陣痛外並伴隨著腰痠,我感覺太郎應該要來了,因此集中精神想感受並好好計算著陣痛頻率,希望醫生看在我這麼認真的份上收了我這個待產婦。

 

cats.jpg

孩子們起床後,將這個消息告訴兩個小哥哥,Trevor摸摸我的肚子,並親密地喚了聲:「弟弟~」,深深感受到他對即將到來的弟弟抱有期待與愛。

 

IMG_4679.JPG

陣痛來時,其實是生人勿近小人退散的心理狀態,好希望爸爸快點將小人們帶離開我身邊,把整個空間的寧靜還給一直在吸氣吐氣並板直腳板平衡疼痛的我,明明聽到大門已經打開,爸爸吆喝二小快點出門(Wesley已經遲到,但媽媽當時實在無法管到那裡去),沒多久Trevor又咚咚咚的回到房裡,輕輕的靠近我,然後捨不得似的對著媽媽的肚子親了一下,並 一直煩我 問我:「今天放學我就能看到弟弟了嗎?我想要第一個看到他。」實在沒好脾氣的想吼他快出門,哥哥都已經遲到了而你媽媽我時而痛楚時而心慌慌,你怎麼還能在這裡跟我閒話家常???

卻在瞧見那雙亮晶晶的眸子後把母愛的自覺給喚醒,慈愛地對著次子點點頭並揮揮手後,終於得以安靜獨處。

 

cats.jpg

爸爸回家後,我把行李箱打開,放一套孩子們的衣服進去,之後他們到月子中心過夜時可以穿的到。仔細再檢查過後,這次待產包和行李箱全帶上了,媽媽我真有今天就會生產的直覺。

九點出發前往醫院(二分鐘就到了),沒多久便進到廖醫師的診間。

廖醫師見到我 忍不住皺了眉,大概看我仍是一副頭好壯壯沒啥異樣,於是客氣的問是否有哪裡不舒服,並婉轉的勸這位看起來很想趕快取出胎兒的孕婦:「胎兒未滿三十八週,肺部發育還未至成熟,如果沒有經過自然產產道的擠壓,會有初生兒肺部濕的問題…」 

看樣子,廖醫師支持三胎媽能自然產,不要假藉不怎麼嚴重的前置胎盤或小孩泡在混濁的羊水裡…等問題,想方設法要醫生給一刀圖得快活。(雖然我害怕自然產的產程,但我也不想要到第三胎才來個剖宮產好嗎?)

還好廖醫師聽完我的陳訴(孕婦嚴正轉達吳醫師提醒過:一旦有見紅,不管量多量少一定要趕緊到醫院檢查),才放行讓我先測胎心音。

測胎心音時一度很不順,護理人員進來調整兩次機器,並言明肚子太鬆(?)監測不到胎心音。

這傢伙在唬弄媽媽是嗎?明明在家常卯起來讓媽媽肚子緊繃不舒服,為何在醫院又悠遊自在。

但今天的宮縮頻率確實高於昨日,廖醫師看完報告結果同時做了內診,因分泌物量多加上已開一指半,便讓我辦理入院手續。

 

10:50重新回到待產室,另一半 烙跑 說要去停車,停到不知人去了。

當時的陣痛大概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還能跟V媽聊此時的情況與進度,順便罵一下那位烙跑還不回來陪產的共業者。V媽因過去曾被吳醫師退貨及唸過,始終不樂見我讓吳醫師接生,直到產前一刻仍恐嚇我吳醫師肯定不會讓我今天生,叫我快請廖醫師幫忙生產。

然而醫生緣就是如此,一路都由吳醫師看診接生,即使吳醫師在生安僅剩一天的看診日、我又臨界高齡狀態不少的情況,卻仍堅持留在這裡,因為方便也因為深信過去至今的醫病關係。

雖然很不安也曾感到疑惑不解,但我要相信自己的產科醫生,全然安心的交託給吳醫師才是!

待產室的護理人員已經去電吳醫師,待產婦心中的大石落下一半,太郎要來了,彼此不必要再折騰糾結下去,這種半夜三點痛醒的日子終於要結束。

雖然產下他之後的生活會起大變化,但這一關終是要跨過去的。

*半夜一點多,肚子有肌餓感,於是起床烤了一片營養滿分的土司(塗上芝麻醬+起司片),本來想忽略飢餓不打算進食,但不知為何,總覺得有可能快生產了,如果不幸要剖腹,那我得趕緊吃點東西,之後維持空腹狀態才是。

*事後想起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很感謝這份深夜時分的土司,讓我有力氣一路撐到進醫院!乃至之後的生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sley1002 的頭像
wesley1002

hey~Wesley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