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 嬰兒時期的大頭夫婿

陪同事到郵局辦事時,一位等待叫號的老爺爺叫住了我,原先我以為老人家需要幫忙填寫存提單,結果不是。老爺爺問:『妳這是頭胎,男孩子是嗎?』接著說:『這孩子的樣子完全像他爸爸』,老爺爺是外省人,有個很重的腔調,一句話我要重覆問了好多次並拉長耳朵聽個仔細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我不知道這位老爺爺是不是懂的一些什麼,然而生個像大寶的孩子~這正是我渴望的事。

十八歲交往時,沒有多少人覺的我們會在一起很久,連我自己都沒有把握,總覺的一旦畢了業,我們大概就會自然散去,雖然大寶帶我出席朋友聚會時,常用讓我看不出認真程度的態度跟朋友介紹:「這是我要娶來當老婆的女孩」,可是我心裡還是很不踏實,覺的此去變化極大,魔羯座實際的個性不免想著十多歲的承諾能代表什麼?然而浪漫直率的天秤座卻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那時大立伊勢丹樓上有一台大頭貼機器是讓情侶預覽未來小朋友模樣的,大寶不知那裡得知的消息,找了個小週未沒課的下午拉著我就往高雄跑,路上我們還興奮討論著要先看男寶寶還是女娃娃?後來我們選擇男寶寶,幾週以後再去拍女娃娃。

 合成照

照片一出來,我們有些傻眼,一時吶吶的不知該找什麼話語安慰對方,因為合成照呈現的結果竟是結合二人缺點的五官,尤其是那鼻子簡直是大寶的翻版,雖然明知這只是提供趣味的參考,可是二人在回學校的路上還是激動的討論著要多為將來的女兒存好一筆鉅額嫁妝,兒子的話就自求多福吧!

這位老爺爺辦完事情後,離開前跟我說,有人生孩子像生蛋一樣,噗一下就生出來了,妳的生產會很辛苦…,真的嗎?老爺爺您可千萬別嚇唬我呀!

聽了許多過來人的經驗,談到生產過程只能用慘不忍賭形容,雖也有很順利一下子就生下來的,可是必竟不多,我想還是要多多運動讓自己的体力能負荷生產過程的一切,目前所能為自己做的大概就是如此,至於老爺爺的話,雖然一切都是未知,但還是謝謝了。

 

後記:本文寫於2008.6.11(原部落格)

後來我未曾再遇過老爺爺,可是他的話一直在我心裡像個鐘擺,時不時要敲著我的懶惰,想起時一陣心驚,逼迫自己去運動。

等待小饅頭落地確實証實了老爺爺的預言,產程讓我極痛苦且長。至於小饅頭是否如同夫婿的翻版,目前仍在被証實中,然而已有愈來愈多朋友見到小饅頭即說:『這一看就知道是嚴肉丸的孩子』

基因的魔力還在運作中,雖聽到朋友這麼嚷嚷時,我常要不服氣的抗議自己虧大了,可是心裡卻是開心的,因為生個像大寶的孩子,是我從未改變過的願望,即便在我們關係生變或是充滿不確定因素的那些日子裡…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