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知道預產期是10.15時,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也可以解釋為高度的期望),我總覺的這孩子會和夫婿同月同日生,即使中間超音波檢查,測出孩子比預產期大幾天時,婆婆和阿姨閒聊之際曾跟我說:『搞不好是個國慶寶寶,這樣也很不錯吔!』我總是堅定的回答:『不,我覺的他會和大寶同一天出生,這樣的意義遠超過國慶日』

日子在我的堅強念力下行進著,我是真的如此企盼,到最後,我完全陷入自己的情境中,於是九月最後那週,我體內那屬於母親築巢本能啟動,挺著大肚子,即使行動不便也想要把環境整個打掃過,常常我得背著公婆做些高危險動作,爬上爬下擦拭櫃子,如果太累,連抹抹桌子,拭去灰塵都好,我停不下來,甚至有些焦急,總覺的在寶寶到來之前,非要把整個家弄到安適才放心。

產前最焦慮的事除了環境佈置上的無法隨心所欲外,就是夫婿的西雅圖行程。還好,最後我所擔心的事都迎刃而解了,夫婿陪我走過令我害怕的生產過程。我們的孩子第一個接觸到的熱烈眼神來自於父親,第一個聽到的心跳與溫暖懷抱得自於母親,產房裡,我們三人完全緊密,像是生命共同體似的,這孩子身上流有我們二人的血液,相愛的本質透過他,產生新的形式延續下去…

痛苦的產程中,我一度還想咬牙撐過午夜,然而實在太痛苦,孩子說來就是要來,我就算再想要父子同月同日,也敵不過他自己選擇的時間,況且那最後的一場場陣痛太嚇人,痛得我宣告放棄,苦苦央求小小人別頑皮,快點退房吧!

38週又一天的孕期中,為了夫婿的一些事,曾令我痛心疾首大哭過三次,沒有壓抑是因為閱讀過一篇文章,建議孕婦如果有負面情緒別一昧壓抑,要適當的渲洩,釋放掉不好的情緒,把好心情找回來,安心的、持續的走完整個孕期。

小小人退房後的生活其實是一種新考驗。常聽過來人說,恨不得把小嬰兒再塞回肚子裡去,我似乎沒有這樣想過,但小小人的存在倒真的絆住為人母的許多時間,過去能陪著夫婿四處趴趴走的日子因他的到來立即喊停,挺著大肚子的未期雖很辛苦,但至少還能心隨意轉,動念一起說走就走,那時還曾任性不聽人勸在孕期進入倒數計時之際去看了場「海角七號」,在暗暗的座中完全放鬆的隨著劇情哈哈大笑…現在,我是凡事得把小小人的事擺在第一考慮的順位,想看場電影還真是一場遙遠的夢。

我早夫婿九個多月學習當媽媽,確確實實奉行第一胎照書養的教義,除此之外,只要和朋友聊起孩子總能讓我豎起學習與吸收的耳朵,夫婿倒是一派輕鬆,堅持著小孩子不要過度保護的信念,常常我們總要對抗彼此的堅持,雖他的想法沒錯,但他的做法常常會超過保護孩子的最底限,這關係到他個人的惡習,寫來拉哩拉雜一堆,為免脾氣爆衝,還是就此停筆。

三歲前培養出孩子的好習慣,我深深支持此論點,於是內心給了自己不小的壓力,此乃緣自於己身的個性,在負起教育孩子之責前,我得先學習讓自己適時放輕鬆才是。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