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芒果盛產的此時期是家鄉最忙碌的季節,也是我們姐妹南下北上最頻繁相聚的時刻。在我成為那一灘被潑出去的水後,過去家裡公主病最嚴重的二妹竟孝心大發的自告奮勇接下我的擔子,自動排假返鄉幫忙二老採收芒果。

今年,她排了長達十二天的假回家,即使採收芒果的功夫還未到位,但陪二老聊天、整理家務、打理一切大小事就足以讓辛苦的老人家得到慰藉,有她在家的日子,即使我無法像過去那樣毫無束縛想返家幫忙就返家,但就是感覺二老有人做伴讓人很安心,也很期待假日的到來。

連著二週回家,心裡有說不上來的愉快與放鬆,原來即便公婆不是小器巴拉規矩很多的那種難相處長輩,可是同住一個屋簷下,仍有一些心理、身份上的自我抑制,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撒野、任性、發懶與仗著大姐的身份只要動動口或手指頭就能得到禮遇…那是一種放鬆的、簡單的幸福~我想這種心情大概只有嫁出去的人才能了解。

妹妹結束返家幫忙任務的那天下午,忙進忙出的想再為老人家再盡一點心力,看得我都自慚形愧了起來。前一天黃昏我們抱著小饅頭在村裡的小路上散步,想起很多不經事的前塵往事,聊著聊著,我不禁想起,小時候二個妹妹跟著爸媽在台北生活,我卻被留在爺爺奶奶身邊,因為分離與當時幼小心靈覺的不公平的心態,進入叛逆的青春期被爸媽接回身邊後的我卻和妹妹們立起楚河漢界,尤其是二妹,更是眼不對眼,一年半載也說不上一句話。可是現在,我們卻是緊密的事事商量與分擔,我必須說,她付予給我的比我能給她的多太多太多了,尤其是小饅頭的到來,只要婆婆有事,一通電話她積極的排除萬難調班排假,二話不說的下來幫我們帶孩子,她嘴裡硬是不誇小饅頭,卻打從心底疼他疼得緊。

每次返家到離開當天都打算天黑之前離開,但彷彿沒有一次成功,我想這是戀家也想多陪陪二老的心理因素所致。隨著阿公阿嬤的年紀愈大,加上阿公肺癌手術至今,我們總是貪心的向上天祈得多一年就是一年的福氣,想多陪陪老人家,也替爸爸盡點孝道。車子離開家門,行經果園時,妹妹感嘆著老人家打拚一輩子,心裡心心念念的農事眼看是後繼無人,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維護家園並守住這些二老打拚得來的土地。

突然,妹妹和我都不約而同的想著回老家養老的事。菜園被徵收的那一角被規畫成河堤公園,緊鄰菜園的是一大片綠地,如果我們能把房子蓋在這裡,視野和位置都很好。說著說著心情就愈來愈愉悅,如果真能實現,我們就能維護老人家用了一輩子打拚下來的精神,還能遠離都市的塵囂返回這個在我們心底是世外桃園的故鄉。

妹妹接著說:『不如我們從現在起,一人一個月存個一百元就好,二十年後把這筆存款當做我們的蓋房子基金,然後…』(自說自爽夢想愈築愈高中…)

我說妹妹呀!我們三姐妹一人一百,二十年後也不過才72,000,了不起買一套很好的沙發或是一張好床,其它的那些磚瓦城牆恐怕還差很遠哩!夢做做就好,回到現實生活中,我仍是人妻人母的身份,妳還是個待嫁不嫁的老姑娘,至於老三還在為她的將來掙一口氣中,我看妳還是先把算術學好,咱們再一起來築夢吧!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