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614

前些日子,一向自動自發調整自己一些嬰兒狀態的小饅頭,突然將一覺到天亮的睡眠時間提早到21:00,這對鎮日和他鬥法的婆婆及我而言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於是婆婆將小饅頭晚間吃副食品的時間提早一個小時,我則負責八點一到,便熄燈營造小饅頭的睡前氣氛。

小饅頭果真是嬰兒界配合度極高的小貼心,這方法一試就奏效,雖還無法一關燈就立即啟動他的睡眠裝置,但小小的他似乎明白,房間燈一關,就是他要充電的時刻,通常只要我對他輕輕說:『關燈囉,要睡覺了』,他就會把頭倚在我的肩膀上,伸出他最愛的左手大姆指,然後到床上滾到他最後一滴電力耗盡就會沈沈睡去。當然不是次次順利,常常一沾到床,他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開心站起來望向我的書桌,一副玩不夠的模樣,總要這樣官兵捉強盗的來來回回幾次,他才會安份的放棄玩耍,既不哭也不鬧,十分配合。

然而在小饅頭被蒸氣燙傷後,要哄他入睡竟成了艱鉅的工作。前幾天,婆婆得意的跟我說,她發明了個很牢固的包紮法,任憑小饅頭再怎麼扯也擺脫不了紗布的糾纏,我看著他手上那一大紮,可以想見婆婆用掉多少塊紗布及嬰兒膠帶,只為了抵得住他慣啃左手大姆指的習慣。

我愛大姆哥「嗜」大姆指如命的小饅頭

被紗布攻佔的小手,充斥著難聞的藥味,這是我第一次覺的小饅頭很臭,常會失去母愛的想遠離他,睡到離他遠遠的另一個角落。然而小饅頭臨睡不睡之際最是磨人,常要翻滾個幾大圈,再攢回為娘的懷抱,嘴裡吚吚呀呀,像一種睡前的儀式。然而啃不到大姆指的小饅頭當晚無論我如何逗哄,就是無法順利進入夢鄉,一陣疲累一陣啼哭,模樣煞是可憐,幾度幾乎讓我為之心軟,想就此解開他手上的"金箍帶",好讓他得到解脫,好好睡上一覺,然而思及婆婆一番苦心研發出來的包紮法,又怕他啃到那厚厚一層藥,於是關上耳朵,花費比平時更多的精力與時間和他兜圈圈。

好不容易因疲累而委曲睡下的小饅頭,似乎極不安隱,時時發出一陣嗚咽,睡夢中常是舉起左手姆指就嘴時,又忽然垂敗的放下,而後就是一陣大哭,整個晚上我就這樣睡睡醒醒,拍拍他的背安撫這初次被迫離開左手大姆哥的孩子,我的心裡有些矛盾的猶豫,如果能藉此趁機會戒掉小饅頭熱好吸姆指的習慣那無非是好事一椿,然而看著孩子這樣掛著淚水睡去又不得安穩的模樣實在心疼…戒與不戒都令我為難。

眾多親朋好友及長輩無不大力建議我速速快刀斬亂麻,並提供我多個戒吸手指的好方法,我一一照辦並試用:

標題 提供奶嘴: 各式各樣的奶嘴,圓的、姆指型的、防翹嘴唇的…我們都買過,小饅頭無一青睞,總是放進嘴裡吸二口就丟在一旁,這些天,我時時放在床邊,想待他睡得矇矇矓矓時再趁勢塞進他的嘴裡,結果不是被他用力啃個二口就拉扯掉,就是閉著眼也能生起被蒙騙的氣。

標題安撫手巾或玩具:從價格很親民的買到頗貴或最受好評的,連法國的蘇菲長頸鹿都被我連夜託好友上網跟人家競標給標來了,小小人除了初見面時,有好好的跟這些玩具打招呼,之後就置之不理,即便連歷史長達四十多年,號稱每個法國小嬰兒手上都有一隻的蘇菲也無法得到小饅頭的喜愛。(由此可見,嬰兒的快樂是拿再多錢也買不到的)

標題 塗萬金油、辣椒:這方法我先擱下,因覺的小饅頭還是嬰兒,不忍用此狠招對付他,但有朝一日,如果他脫離嬰兒界還是如此依賴大姆指,那麼我會試試老祖母的方法。  Grace問:『可是妳捨得這麼做嗎?』,我點點頭,心裡一陣心虛。

標題 一見他有吸吮的動作就扯掉並大力阻止:白天婆婆是如此對他的,唯有睡前才依他,幾次我試圖阻止,精明的小人立即釋出更多力氣,猛地一吸,任憑我如何對付也不肯放下,由此,真的別小看嬰兒的鬥志與蠻力,也許我不夠威嚇,最後戰敗的總是為娘的我。

標題親喂:母乳之路到小饅頭第七個月後即走上尾聲,就算還有也不過是塞小饅頭牙縫的量罷了,充其量讓他當個小零嘴,再也無法讓他飽餐一頓。這二天,不能吸自己手指頭的小小人,很是依賴母乳,然而長了牙的小饅頭常會不知何故總是猛地咬一口,見我驚慌尖叫,臨睡之際的他竟會頑皮的笑出聲來,然而經此一折騰,我的母愛蕩然無存,狠心拒絕他再度依賴、親近,無法想像那些親餵並飽受被咬傷感染的母乳媽媽們是如何撐過去的。

                        我不是好媽媽  我不是好媽媽  我不是好媽媽  我不是好媽媽

標題哼唱兒歌:婆婆的唱遊很厲害,小饅頭在她手上,十次有八次很快就在她的歌聲中沈沈睡去。小饅頭受傷後,用盡方法又不甘被咬傷的我於是跟著哼唱起,然而脫離童年太久,我能熟記歌詞的不過那幾首,當我唱著最拿手的小毛騾時,小小人很安靜,為娘的心裡一陣得意,愈唱愈開懷,連音調也融入歌詞的情境俏皮了起來…「我手裡拿著小皮鞭,我心裡正得意,不知怎麼(停頓幾拍)~~~嘩啦啦,我摔了一身泥。」然後,懷裡似乎快睡著的小小人,對嘩啦啦特有反應,一下就咯咯笑了,孩子的笑聲很迷人,讓我幾乎忘了是在哄他睡覺,重覆唱了很多次,把小饅頭的玩興又唱醒了,這方法整個是大失敗。

最後,小饅頭受傷的地方長了新皮,除了紅紅一片未退,似乎可以省去包紮之苦,小饅頭於是又可以開心的含著姆指入睡,我則再度陷入深深自責與無能改善小饅頭惡習的情緒中…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