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18-睡翻父子檔 

進房前,這裡的管家已幫我們把冷氣開好,溫度設定在22度,所以一進房就暑意全消,冷得當晚分別睡在小饅頭旁邊的我和大頭夫婿,在睡夢中比狠的拔起棉被河,戰敗的我半夜被冷醒多次,只能醒來哀悼在這一床沒有浪漫公主紗的床上,竟還要跟這頭睡昏過去沒有人性的夫婿爭奪被子。

清晨六點,等不及天亮的夫婿匆匆梳洗一番,走出房門到前廳去。前一天的長途跋涉,坐息完全亂掉的小饅頭睡沈了,絲毫沒有想起床討奶的慾望。一向被吵醒就了無睡意的我只能睜著眼看著這高高的天花板,回想昨晚剛進這房間時,心裡真是害怕的緊,除了牆上掛著二幅太極八卦圖外,掀開床單裡頭竟躲了一隻睡昏了的壁虎、幾隻大螞蟻,嚇得我忘形大叫,大寶進浴室淋浴時,還開心的顧不得自己一絲不掛就衝進房來要我去瞧瞧浴缸裡有什麼?彼時已是滿心恐懼的我不妙的想著,該不會連浴室都會有爬行類闖入吧?結果竟是三隻不知打那來的小螃蟹,後來大寶將牠們養在洗手台上。

屋外傳來一陣陣曲調不明、不知發自何物的響聲,吹得斷斷續續,突然想起昨天Villa的接待人說今天是巴里島的節慶,街上有些商店不會營業(還好今晚我們要去共渡Lady's night的地方沒有受影響),於是在那有點像在練習、吹得零零落落的笛聲中,我稍稍闔眼等待小饅頭醒來。

090318-三爺與小饅頭 

九點多,把睡意仍濃的小饅頭喚醒,帶到前廳去,才知道那陣零落不成調的笛聲乃出自大寶。清早就聽到他一家家敲門催人醒,最先受難的是和我們一起住在後院的雞皮一家,然後是前廳的便當和三爺,一伙沒睡飽的人就這樣義氣相挺的陪這過動兒四處去繞村。

巴里島之廬幣賭很大 

近中午前才將早餐食畢,這群男生便又聚賭快活去,而後連碗公、西巴豆仔都請出來了,太太們在旁邊也開起一桌搓起麻將來。

這群賭徒賭到後來已幾乎沒了新意,正巧便當不知為了啥事回房一趟,大頭夫婿立刻伙同其他人大舉更換大伙手上的牌,喬好一切,計畫讓便當一開牌就注定要輸,至於願賭服輸的代價是什麼? 全身脫光,一絲不掛讓屁股在泳池裡行光合作用(裸泳)

被設局脫褲跳水的便當

看著便當天真無邪的從走道那頭蹦蹦跳跳過來時,抱著小饅頭的我竟為他燃起一股無以言喻的同情,然而在這場一開始就言明要玩殘大家人生的賭局裡,沒有人是真正善良、懷抱正義,於是每個人包括便當那期望生孩子卻苦等不到他甘心派兵遣將攻佔城牆的妻子─小米此刻皆睜亮雙眼,摩拳擦掌的等待開牌結果。牌一翻,便當就知道輸定了,默默蓋牌,在眾人的鼓譟下,大大方方從容就義。

090318-悠閒的午后 

就這樣在一陣豪賭、一陣清涼玩水,時間被我們耗去大半,直到近二點才吃午餐。餐後,眾家就又東倒西歪的各佔一地呼嚕大睡,我們窩到有冷氣房的視廳間一睡睡到太太們約定要出門的時間。

090318-小米與小饅頭 

Lady's Night是Grace發起,眾家女眷皆無異議通過,至於男人們,只能掏出腰包,大把大把的盧幣輸人不輸陣的拱出來給太太們出門花用,而後一副豪氣萬千的發起要在Villa辦轟趴及照顧孩子的願,我心裡其實不很踏實,畢竟小饅頭一向是婆婆與我輪番照顧,夫婿只是兒子的大玩偶,此去雖只是一頓飯時間,仍叫我無法真正放心,夫婿倒是很潚灑,甩甩手要我快快跟上。

直到上了車,嫁做人婦的三位才高聲唱和著,要續攤到午夜才回Villa,讓男人們體會一下做老婆兼要帶孩子的辛苦,夢婷年紀小又隨和,自然奉陪到底,唯有我在心底大喊不妙,深知小饅頭睡覺非要媽媽不可,粗人夫婿可從沒有成功哄睡過兒子…於是我一方在同伴面前弱弱的喚醒自己沈睡已久的女性主義,好好放鬆心情跟著玩樂去,另一方卻是在心底掐緊自己的每一條神經向上帝呼救,祈一個讓小饅頭和順平安的夜。

090318-LADY'S NIGHT 

逛街時,我承認自己輸了,看著小米臣服於各個Polo據點,Grace、小婕及夢婷則神色自若的享受開心的類單身時刻,唯有我無時無刻不努力想把小饅頭先甩出自己的腦袋,說服自己一切無恙。直到晚餐時,在一間看來很熱鬧的餐廳坐下後,我的心才稍稍放鬆,享受人在異國拋夫棄子的美好時光。

迷人的冰淇淋店 

這頓美好的晚餐,在一場充滿酸甜苦辣情緒的女性高空會議中渡過,舉凡婆(翁)媳、妯娌、背叛、謊言、經濟、孩子的教育、婚前婚後大不同…皆被我們一一列出大大探討一番,刀光劍影中,時間很快就逼近回家時刻,然而街角那間玻璃窗陳列著迷人的冰淇淋太誘人,我們這群人妻仍關不住心裡住著的那位小女孩,硬是趕在計程車來接我們前,啃掉一碗,然後又開心滿足的延續著先前未竟的婚姻話題,一路激烈討論著,弄到那位司機忍不住開口打斷我們的談話,問我們是不是在「對抗」(這二字他用國語表達),我們先是楞住,而後意會到司機朋友竟誤以為我們五人在吵架時,一陣哈哈大笑結束了今晚這場Lady's Night。

進Villa前,我三併二步,一路張大耳朵,留意前廳是否有小饅頭的哭聲,結果竟是出乎人意料的安靜,心裡的大石立刻落下,沒想到才入大廳,就瞥見夫婿那張笑不出來的臉,眼神中有藏不住的怒氣,直到我詢問小饅頭行蹤時,他才抑制滿腔想發卻沒有理由發作的無名火回答兒子才剛睡著,從八點一直哭到剛剛,所有人馬出動甚至連Villa那些生過孩子的家管們都拿他沒輒…看來上帝沒有聽見我的請求。到視廳室看到小饅頭趴睡在一張圓形竹蓆時,不捨的心情真是難以言喻。

看來小饅頭不哭則矣,一哭就無休止的倔強完全打亂了這群男性們的單身Party,相隔半小時車程的巴里島上,有五個女人舉杯共渡了一個美好夜晚,另五個男人則和小人們纏鬥到乾瞪眼,至於大頭夫婿則被一伙人公幹著平日一定少和小饅頭接觸,才會落得如此不被兒子買帳的下場,硬生生的把那股擺明著也不能發出的氣和著啤酒給吞下。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