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BALI

昨夜的一場話別在深夜02:00多結束,這五天四夜的旅行該用什麼來記憶呢?我讀不清楚同伴們的心情與感受,唯有自己的落寞在心裡發脹,這感覺彷彿回到我總是一個人孤獨等待爸媽攜妹妹們回來的小時候,在知道消息時,滿心喜悅,無時無刻不在扳板手指頭,默數著爸媽妹妹們返鄉的時間,到了相聚的那一天,心裡就算因想念而欣喜,卻也會暗暗壓下滿溢的雀躍,捧著時間就像端著一杯盛滿水的水杯,深怕一個不小心,時間就會傾倒逝去。接著幾天,我會在心裡做好建設,等到他們要離去的當天,我會懂事的告訴自己:『只許哭三天喔』。

 管家與小饅頭

用餐時臨時褓姆會主動把小饅頭接手過去,好讓我們安心享受餐點

告別巴里島的清晨,才一張開眼睛,小時候的那種感覺又回來了,就好像歡樂的燭光一片隨即捻暗只剩下一陣哀淒的白煙,然而我已能用不同的心態去調整那份失落的心情。

(迷之音:其實是捨不得這裡的好人、好情、好事、好物,成天只要過著張口吃飯、無需整理、無所事事、獨佔饅頭終日的好日子呀!)

090321-巴里島的最後一頓早餐

我們在巴里島的最後一頓早餐

前晚大家儼然被蝗蟲上身似的,過境清空冰箱裡的食材,填補那萬元大餐吃不飽的空虛肚子。

090321-最後一場SPA

這些進行SPA的人乃為了消化掉這些天的賭債&把玩到樂不思蜀的身心給找回來

 抗議中的小饅頭

小饅頭不願獨自趴在地上陪老爸做SPA,一直在旁邊用頭頂爸爸的肚子,試圖爬起身來

等待眾人分別用餐與SPA的時間,我一個人四處走走逛逛,貪婪的想把整個VILLA的景觀用相機保留下來。當我走出VILLA大門,漫步在村前的小路上,不禁懊惱自己這四天來到底在虛渡個什麼?這裡的景象充滿純淨的鄉村氣息,是我最愛的那種感覺,怎麼我竟沒有利用空白的時間,把這裡的一切收進眼底並存放下來?走著走著,無奈相機的電池已一直顯示電力不足的狀態,總是這麼湊巧,在該結束時,一切就像注定好般的停了格。 

090321-行囊

前一晚就把一家三口及最後這二天逛街所採購的紀念品給打包完成,回去時的行李少了小饅頭的半袋尿布、配飯用的罐頭、泡麵及白米,整個空間多出不少,最嘔的是那台全新的Wii在夫婿的堅持下帶來巴里島,好端端的出來亮了相又這樣一路跟著我們飛回台灣。

夫婿的士力吧因他的粗魯行逕,又跑又跳的"招腫",最終功成身退鳴呼哀哉的安息在巴里島。自食惡果的夫婿最後跟便當借來一雙寶藍色但和他的氣質格格不入的乳酪鞋,一路踼踏回台灣。(藍色乳酪目前躺在家裡的鞋櫃內,便當似乎沒有認領回去的打算)

090321-安安與柔柔 

安安 v.s 柔柔

中午,告別了收留我們五天的Paloma Villa,臨別之際,管家率領園丁、工作人員歡送我們離開,管家表示,日後若我們回來玩,直接打電話或來信跟他訂房,將給予八折的優惠,這真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假如我們還有機會一同前去的話。無聲的吶喊

進海關前,巧遇了夫婿當兵時的同袍,看來巴里島果真是渡假勝地兼蜜月天堂呀!

回程的商務艙幾乎客滿,小饅頭完全沒有睡意,一直跟我搶耳麥並大聲吚呀,好不容易挨到他雙眼迷離,準備奶睡他,沒想到他重重的咬了我,看我驚慌失措的表情,小傢伙笑得合不攏嘴,原本差點失去母性光輝的我想讓他餓回台灣算了,沒想到在斜眼瞪他的餘光中,竟瞄見他那咧開的嘴裡有一抹白光射出,當下我突然明白,前陣子原本是嬰兒界模範生的他突然性子轉烈,時時得耗心力去按捺他突發的脾氣,口水暴多,誤以為彰大收涎儀式沒做好,原來是小饅頭的小白一號報到啦!

深夜十二點多,我們總算回到自己的家。還沒按鈴,就聽見等候小饅頭多時的婆婆跳起來歡呼,百米衝刺的衝出來開門(事後,小姑証實此事,覺的媽媽真是誇張的想念小祖宗以致反射動作與聲音大得驚人),本來累極了的小饅頭見到家人就笑了,然而因上次的Ladys' Night事件,小饅頭變得很黏我,婆婆一把想擁饅頭入懷時,小饅頭非但不領情,還一番頑強的抵抗,弄得我心裡都替婆婆難過起來,還好她一向不是太多心的人,反而以為小饅頭可能因為離開家太久會想家,所以才會有反常的行為,甚至在幫愛孫洗睡前澡時,一度還音調提高的質詢著小饅頭為什麼瘦了,全身軟趴趴,站也站不起來?(口氣裡摻雜著對夫婿及我沒能力把小饅頭照顧好的疑問)

在房間外頭整理行李的我,聽傻了眼,只好一直安撫自己,是因為婆婆太想念孫子才會如此,並好聲好氣的跟婆婆解釋,這一路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奔波,連大人都累攤了更何況是小小的饅頭呢?

最後,婆婆非得親自餵小祖宗喝完一瓶配方奶並仔仔細細端詳他一番才肯放心讓愛孫回房睡覺。

 

。。。。。。*。。。。。。記‧錄.一.場.回.憶。。。。。。*。。。。。。

給我親愛的朋友&寶貝

 

分隔線

回台灣後,把這些天的照片寄給妹妹,讓這位原想跟我們一塊旅遊卻沾不上邊的妹妹感受一下旅行的美麗,原以為她會讚嘆我們過了五天帝后般的生活,沒想到她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件事上面。

妹妹問:『抱著饅頭的那位是常和姐夫出差的朋友嗎?』

點點頭:『是呀!』

妹妹說:『怎麼這些照片有一堆看到的都是他抱著或揹著小饅頭呀?感覺上饅頭才是他和他女朋友生的孩子吔!』

真的嗎?   立刻快速讀取照片一次     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常抱著小饅頭的~

是他 三爺和小饅頭  

是他三爺和小饅頭

是他 三爺和小饅頭


還是他 三爺和小饅頭

 

妹妹再問:『那姐夫呢?』

饅頭爸

姐夫也有陪饅頭啦!只是大多數的時間嘛,大概是:

煮一桌好菜、把廚房弄亂

聲聲催人醒、同伴怨聲載道

喝酒、聊天、電話

大老二、西巴豆仔

抽煙、吃泡麵、補眠、深潛 

SPA  SPA AND SPA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