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一:本文無任何營養,純為一個死宅婦半夜找不到地方睡覺在那裡牢騷滿腹。無法接受「告非女夭」的朋友請繞道而過。

深夜,好不容易哄完一瓶奶,迅速把房裡的最後一盞燈關上,營造饅頭的睡覺氣氛。黑暗中,眼睛還在等待習慣黑暗,只能用手去感覺平日熟悉的床位,結果我睡覺的位置竟是一片溼?按了床頭燈探個究竟,天呀!什麼時候饅頭的尿又溢出來了呢?明明在他第一輪熟睡之際有幫他換上新尿布,怎麼那時沒發現?況且睡前那一片還是爬爬褲,根本沒有黏貼不好的問題,難不成是尿布裡溪水暴漲嗎?

我其實很累了,雙眼又紅又酸澀,然而邊邊的大寶睡得沈沈的,雖睡夢中的他偶有幾聲軟綿綿的嘀咕若有似無地回應著還在床上翻來覆去吚吚呀呀的饅頭,然而依我判斷此時若搖醒他想換一床乾淨的床單恐怕搖酸了手也叫不回他的魂,要不也有可能會換來一場火山爆發炸碎耳朵又或者是被踼到床底下去全身害撩廖…不管結果是那一個,都不是好事~在這個深夜的、疲倦至極的時刻,我還想留個完整的軀體呀!(無奈佇候在床的角角,捏被子淚崩中)

可是,我該如何是好?到底誰教過我:山不轉人轉的呢?(換你來轉轉看好嗎)。眼前的大山我搬不動,小山還在眼前滾來滾去,清醒找地方睡的人兒連想擠在大小山中間也擠不進去…

算了,我不轉了,平日高調暢談多愛兒子的我,豈能因為兒子區區一泡尿而拒他於千里之外呢?因尿而母愛盡喪的我剛竟還無恥的想擠到他們二人中間把兒子或老公推到邊邊去,呼~我不能這麼做(雙手握緊,眼睛閃亮亮)

(迷之音:事實上是我力氣不夠大,要不肯定會搬最大的那座山去擋住被涓涓細流"潤飾"過的地方。)

於是;把已在床上轉了二十圈的小山固定好,便咬緊牙根往那攤土石流上躺下去,那一剎那,為了小饅頭已經努力戒掉所有不雅用語的我,明明已經搬離我心裡很久的「告非」小姐又再度從遠遠的別人家搬回來與我同在~在這無助的夜裡,原來只有「告非」小姐才是不離不棄的朋友寒

 整個晚上明明很累,明明一閤上眼就能睡去的我,這下不數羊了,羊跑光也不能怪牠們,反而一直努力催眠自己~

嬰兒尿不臭  嬰兒尿不臭  嬰兒尿不臭    嬰兒尿一點都不。臭。

註二:實因睡前,大寶入房告知我們這區要限水三天,三天吔~想想看,如果三天不洗澡痛苦指數趨近於破表,那麼對於一個和著嬰兒尿睡了一個晚上,隔天起早要趕上班的女人來說,該是如何難堪的事?我的人生整個臭掉~吼!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