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饅頭是個美食家,生來是要嚐盡人間美味…

嗯?

好吧!剔掉重來

小饅頭是個貪吃鬼,不折不扣,道道地地的貪吃鬼

從一出生,初次吸吮母乳的那一刻起,教導我哺育技巧的護士就曾說過他吸吮的技巧很好,應該是個很能吃的孩子,沒想到這一語竟成籤,且事後發展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饅頭自開始接觸副食品後,完全對人類的食物表現出極高的興趣(這句形容有點怪,怎麼覺的無意間把饅頭和人類做了區隔,自動歸到妞妞那一派去了呢?),尤其是見到他的專屬碗出現時,一副就是被那碗制約了似的,見到碗就知道要吃東西了,整個人笑得甜甜的,然而嬰兒的笑雖是蜜糖,如果動作太慢,那蜜裡可是會生出虎頭蜂,毫不客氣用穿透力十足的聲音螫疼眾人耳膜。

饅頭特愛吃米飯

饅頭特愛吃水果

饅頭特愛吃餅干

饅頭特愛吃魚肉

饅頭特愛~叭啦叭啦一堆…

本以為他能接受的是一般人愛吃的,然而自從見他一口接一口要求吃那臭得想打人的榴槤後,我想這饅頭大概接受度遠超過一般嬰兒吧!

就連酸不溜丟的水果,就算第一口被酸得整個臉糾結扭曲,之後還是躍躍欲試,毫不退縮。

青菜方面,我們也有實驗過小孩子最厭惡的食物裡頭排行前幾名的青椒、茄子與苦瓜…饅頭有被這些沒人緣的蔬菜給擊敗嗎?

沒有,一點都沒有

饅頭的奶奶常講,搞不好拿大便給他吃,他也會吃下去喔

這下,果真應驗了。 該說饅頭真的太貪吃呢?還是饅頭奶奶的嘴太靈?

昨天下班,婆婆對著正在廚房切水果的我神祕兮兮的說:『妳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婆婆微笑搖搖頭,心想了不起是饅頭又是怎樣調皮,或是大了多少次便,要不就是他又學會了什麼新技巧…

婆婆笑盈盈的說:『今天,我在廚房忙,那個死嚴大寶,叫他顧一下孩子,幫他換個尿布,不要!說什麼才剛尿而以,讓饅頭透一下氣,硬是不肯幫他包尿布,然後人就跑掉了。結果,我聽到饅頭乾嘔了一聲,跑出來看,看到地上有一堆黑色的東西,本來以為是巧克力,撿起來聞,才知道是他大便了』

=============內心百感交集,深深嘆了一口氣,用力深呼吸中===========

婆婆持續比畫著,不用聽下去我也能猜得到~我那貪吃的兒子,吃了自己的大便~

這行為完全和妞妞一樣,我不禁懷疑,這妞妞雖是我們家的招弟(讓我們在養牠不久後就順利有喜了),然而大概整個孕期皆和牠混在一起,小饅頭也被妞妞給胎教了,~難~道~真~的~是~這~樣~嗎?

妞妞是隻貪吃的狗=======小饅頭是貪吃的人

妞妞是隻貪玩的狗=======小饅頭是頑皮的人

妞妞是隻愛叫的狗=======小饅頭也是個分貝極高的人

 

妞妞是隻很會大便的狗====小饅頭吃多拉多,一天也要大個二~三次才過癮

妞妞是隻愛吃大便的狗====小饅頭在090812這天也破例吃了自己的巧克力大便

我想;身為媽媽,沒有人想聽到自己的孩子吃大便這種事,這對我而言比他去砍我最愛吃的水果~櫻桃樹還嚴重一百倍,

如果饅頭砍掉家裡唯一的櫻桃樹,誠實的來跟我道歉,那麼我肯定會學習華盛頓的父親,立刻就原諒他,且適時讓他了解誠實就是美德

然而饅頭今天不是砍掉櫻桃樹,而是吃下自己沒包上尿布掉在地上的糞便,那麼我也該摸摸他的頭說:You do a good job on 吃大便嗎?

到底嬰兒不小心(或者有意)吃下自己的大便算不算意外傷害呢?

如果這種意外是來自於照顧者的疏失,那麼能不能申請兒童保護呢?

心靈福至:這位媽媽,妳也太嚴重了,老一輩的說過『辣撒呷   辣撒大』這才是帶大孩子的根本之道,放輕鬆,這表示小饅頭是個勇於嚐試的孩子,好事一椿,好事一椿。

=============調整心情,完全不知該怪罪於誰的情緒中===========

晚上,罪魁禍首回來了,一進門一樣是豪氣萬千,電話講不停。嗓門大又不懂得修飾的夫婿,不知跟那位兄弟聊天,然後結束正事後,他叭的一句:

『你知道我兒子今天做了什麼事嗎?』略帶神祕又狀似得意

『我兒子吃大便~吃大便吔……』 故做無奈實則有子如此夫復何求之態勢

我無法把時間扭轉回去,阻止這場憾事,也無法要求夫婿對兒子的事多放一點專注力,更無法要求兒子能快快成熟懂事…我只能要求自己神經線放鬆一點,安慰自己,兒子小小年紀就懂得 大便  其實不賴。

我幾乎能想像,小饅頭的個性恐怕會像爸爸多一點,那麼屆時,同學們在比誰到過那裡?誰讀了多少本好書?誰做了多少有意義的事?誰誰誰…

饅頭也會和爸爸一樣,豪氣萬千的告訴他們:那算什麼,我吃過自己大的便。

好吧!你又嬴了,饅頭!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