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然接受看診中…

蔣醫師說:『饅頭,你長得好高好壯了喔』

饅頭不解:『戴口罩的怪叔叔你到底是誰』

因為嬸嬸的推介,後來;饅頭的一般看診及疫苗施打我們己習慣帶到蔣季融醫生的診所,雖然路程頗遙遠,然而蔣醫師的細心、專業與親切的護士小姐皆讓我感到大大放心,即便曾想圖便利,就近找間風評不錯的兒科診所或醫院的念頭轉了好幾回,最終仍是把饅頭送到蔣醫師的懷抱,由他擔任饅頭的家庭醫生。

上週即接獲護士小姐的細細叮嚀,提醒饅頭該施打日本腦炎第一劑了,關於該診所的疫苗接種通知服務,真是便利了雜事看似很多的我,畢竟職業婦女兼職媽媽還挺容易忘記孩子施打疫苗的時間。趁著公公返回工作岡位前,昨天晚飯後即帶著不解世事、開心穿鞋等遊車河的饅頭前往蔣醫師的診所。

饅頭見到蔣醫師和親切的護士,張著一臉的茫然,小腦袋瓜兒的記憶資料夾迅速翻閱中。蔣醫師親切的呼喚小饅頭,並誇他長得頭好壯壯,當醫師拿出看診工具,檢查饅頭的喉嚨時,饅頭的記憶庫立刻調出了【小人世界中的壞人一號~醫生】這份資料,原本還算配合的他,立刻從奶奶的腿上跳下來,轉身就往診間外走去。被捉回來的饅頭眼神中充滿戒備與恐懼,無奈接受著一連串的折騰。

檢查&上藥

饅頭的褲子一脫,好奇牛仔褲圖樣的爬爬褲讓醫生和護士噗ㄘ笑了

 蔣醫師檢查饅頭的生殖器(原本只是要檢查饅頭的包皮是否過長),這一檢查可不得了,這才恍然大悟饅頭近日時時拉扯著自己的尿布,我們皆以為,饅頭大概是想提醒我們他的尿布滿了,該為他換尿布了,原來饅頭的小烏龜 (我想,我有必要再學習,用健康的態度去正視孩子的生殖器學名),所以每次解完尿,他大概感覺到微微的刺痛而不舒服著,扯著尿布不解的看著我們,然而大人有時難免用著世故的心情去看待小小人的可愛動作,常也因此而做了錯誤的判斷。

蔣醫師要我們為饅頭洗澡時,務必多出一點點力拉下他的包皮清洗,此舉除了清潔外,也能幫助過緊的包皮及早鬆開。(這形容詞用得有點怪)

護士為饅頭上藥時,饅頭整個已經失控的淚水和著鼻涕和口水,掙扎著對著我伸出求援的雙手,如果不是婆婆用力抱緊饅頭,我可能會失去理智的推開護士的手,抱著饅頭奪門而出吧!不過,最重要的日本腦炎疫苗還未施打,此時得先按下母親想保護孩子的本能,用左手用力掐緊右手,努力提醒自己萬萬不可衝動。

神色惶恐盯著護士阿姨

護士仔細的讓我一同檢查她準備要為饅頭施打的日本腦炎疫苗,這個確認藥劑的步驟很重要,我絲毫不敢馬虎,然而看到國光這兩字時,心裡還是一驚,想起前陣子的國光疫苗所引起的諸多憾事,於是仔仔細細的向護士諮詢一番。護士解釋,這支日本腦炎疫苗已經施打很多年了,並沒有傳出任何意外,請媽媽放心。

害怕的哭了 

 護士阿姨來了.饅頭用力哭了

饅頭在等待護士準備針劑時,非常安靜卻又不安,緊緊傍著奶奶,雙眼緊盯著護士阿姨,當涼涼的酒精棉在腿上擦拭而過,饅頭總算放棄壓抑,放聲大哭了起來。

饅頭施打日本腦炎第一劑之痛哭失聲

 

淚水、鼻涕、口水齊飛 

痛哭失聲的饅頭尋求慰藉

長大後的饅頭愈來愈清楚,突然被大人緊緊限制住行動,接下來絕對不是件有趣的事。針一扎進饅頭的大腿肉,饅頭哭到氣都出不來了,結束這場對他而言是酷刑的饅頭,滿臉的委曲,小小的手努力想撲向我的懷抱,那一刻有一絲絲感觸在心中流竄,於是終能了解,無論是人類或是動物,護衛孩子是母親與生俱來的本能,即便到有天,真正放手讓他們一步步的飛高、走遠,那一份屬於母親的本能仍不會消失,而是緊緊的、牢牢的緊扣在心底。 

第一次站著量身高

饅頭第一次站著量身高

這是饅頭第一次站著量身高,然而從進診所的惶惶不安到剛才的那一場對他而言是極大的折磨後,饅頭看到另一間小密室的門被打開時,完全呈現崩潰狀態,扭曲著的身子不願再配合任何,護士辛苦的量了兩次,才勉強量到饅頭的身高,數字不見得準確,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饅頭已經突破7的頂端,長到8的起點。

日本腦炎的施打:(接種後約六至八週才會產生抗體)

日本腦炎的流行季節多在5~10月,高峰期在6~7月,傳染途徑是被具傳染力的三斑家蚊、環紋家蚊及白頭家蚊叮咬。

每年的3~5月開始施打,共四劑。

第一劑:出生滿一歲三個月的孩童可接種

第二劑:第一劑施打完後兩週

第三劑:出生滿二歲三個月

第四劑:國小一年級

費用:NT$100(饅頭此次看診:NT$180,含括藥膏的費用)

 饅頭的藥膏原來饅頭的藥膏叫:ㄐㄧ  ㄐ一  一ㄠ\  呀!我想,饅頭的護士阿姨大概是個害羞、幽默且用心的人呀

分隔線

在家一條龍

一踏出診所大門,饅頭的緊張感卸除,坐在診所外頭的玩具車上面,開心的轉動車子方向盤,剛剛打針打掉的頑皮精神再度回到饅頭的身上,連哄帶騙了好一番才肯乖乖上車回家。

回家途中一路安靜,清澈的眸子望著車窗外的光,靜靜的吸吮姆指頭。然而這種安份的寧靜在一回到自己家裡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趁大人忙著處理著自己的事情之際,小傢伙混進他最愛的廚房,蹬著腳把桌上的飯匙取下,開心的啃著飯匙上的飯粒…

饅頭的成長記錄:1Y5M7D

饅頭的身高:81cm

饅頭的體重:11kg(真不知小傢伙驚人食量所吞進去的那些都跑到那裡去了)

2010.3.10:施打日本腦炎第一劑,兩週後施打第二劑

饅頭的眼睛始終淚汪汪:蔣醫師建議我們到大醫院讓饅頭接受儀器的檢查,他的判斷可能是鼻淚管的問題。 

關於語言發展:蔣醫師認為饅頭至今仍不願開尊口呼喚爸爸、媽媽或有意義的單字是有點緩慢,然而也解釋道是該給饅頭一個月的時間再觀察看看,男孩子在這方面原本就比女孩子來得晚一點。

……*。*……*。*……*。*……*。*……*。*……*。*……*。*……*。*……

孩子:媽媽其實一直不太在意你是不是要開口說話了,只是靜靜的等待著,我並不在乎你先開口喚我媽媽還是轉頭大聲喊爸爸,又或者是其他疼愛你的人,不管你第一個叫出的是誰,我想那對我而言都會是最大的感動,所有你人生中的每一小步,對媽媽而言都是很大的一步,當你的一小步一小步愈來愈多,那也表示著離媽媽的懷抱又更遠了一點,你學習著生活的本能,媽媽同時也學習著對你慢慢、輕輕地放開我的手。

我享受你此刻的吚吚呀呀,從你語氣的急遽與輕問去了解你要表達的意思,然後和你做一場有趣的互動,並在心裡想像著很快的,當你開始牙牙學語時,該是個愛說話又愛發問的"為什麼寶寶",於是我更珍惜這些時刻與你的親密對話…

孩子,比人家慢一點沒關係,只要你把步筏給踩穩,你的人生就會更紮實!

很多事,急不得,有一天、有一天;有一天你會了解。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