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07

2010.7.7-387會議後一路隨我們回到家的雲

才回辦公室,同事即告知妹妹要我立刻打電話回家,老家有急事。驚得我一顆心臟都快噗出胸口了,一時腦海裡浮現許多畫面,還好電話一接通,老二的口氣並非是我所想的那般,於是靜下心來仔細聆聽。

100707-一封信開始

從這封信開始

這封署名看來是要給我但名字的最後一字寫錯了的信,是由麻豆鎮某里長發出的通知信,告知爸爸墓地即將被徵收,要求所有墓地權狀擁有者出席開會討論。

通常老人家只要不是太重大的事,都不會希望我們特地請假回家,多半是由他們自已承擔下來,然而這次墓地徵收的消息,在此信被正巧休長假回老家幫忙的妹妹拆開後,幾乎讓二老一時失了主意,於是下班前即把所有隔天的工作交待完畢,決定親自陪老人家出席本次會議。

一樣是清晨第一班火車,一夜不能好眠,想著今天的會議大概都是和阿公一樣的老人家吧!這會議不知要有多冗長,而我恐怕會不支打盹吧!

100707-禮堂

與會的禮堂

我在想,阿公如果是學生的話,不見得是班上功課最好的學生,但肯定是班上不遲到早退的模範生。一走進信上交待的地點,裡頭空盪盪沒半個人早到,瞧了時間原來才八點半而以。

禮堂的桌椅早已安排妥當,然而公所的公務員沒有人理會這出租的場地,找不到冷氣開關,只有一一推開厚重的窗,流通一下一室的燠熱,當時心想,這個會議搞不好只有我和阿公兩人出席,那肯定是很冏的畫面吧!

100707-三人

老貓兩三隻 

接著來了一對老夫婦,心中的擔心減少一些,至少出席人數已有四位了。那對夫婦一走進來,阿公即立刻上前和對方寒暄起來並進入大家關心的主題,持續開著窗戶時,聽到那位阿嬤抱怨著:『真夭壽,賠也賠不到多少還要這樣折騰人,想說來這裡吹一下冷氣,結果連冷氣也沒有…』。

我在心裡偷偷笑了,學生時期開過好多會議,討論過許些議題也辦過一些活動,可從來沒有和一群操著道地台語、穿拖鞋戴斗笠、三兩句話就要加句國罵或不小心把別人家的祖宗請出來的純樸老人家們開過什麼會,今天這種場合,我雖也是爸爸墓地權狀持有人,然而此刻我更像個在這會議裡打點東打點西、不具任何份量的小學妹。

100707-討論

 群起激昂

漸漸的,人潮愈來愈多,多到我幾近昏迷的精神都來了。雖誰也沒認識誰,然而一坐下來,大家總是不分彼此的打了招呼,自然而然的接續起共同關心的話題。

 

100707-陳情書撰筆人

 陳情書的撰文者

陳情書的撰文者是本次會議的負責人之一,我原以為他只是個某局退休的人,原來他亦是住在387-20的後代子民。當他緩緩介紹自己並娓娓道出陳情書的內容與訴求時,我全神貫注的聽著並感受了文裡的一字一句。當他解釋完整封陳情書的內容後,即慎重請在坐的各位集思廣益,共同為這塊土地凝聚力量與獻出寶貴的意見。

一位講話慢條斯理、長得溫文儒雅的阿伯提出希望里長與推動此事的負責人們能提供墓地所處地勢之高的照片給河川局,以加強佐証我們的質疑與訴求是合情合理的,此番訴求由撰寫陳情書的先生給予回覆,略帶難色的告訴在坐的我們,河川局擁有的數據與照片等相關資料肯定比我們每一個人還豐富,我們該把重點放在出示的數據上…

本案發起人~林里長從中圓滿此事,一方尊重的承諾提議者會把照片補拍呈上,並轉頭示意回答此事的負責人該接受提議以安撫提議的人的心情。 除此之外,林里長很慎重的告訴在坐的所有人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說:『我們這些負責人不是官員派來的,辦這次會議也不是在商量賠償的事宜,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想為自己己故的媽媽保留住這塊土地…』

*林里長是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的知識份子,直到他簡單介紹自己並提出他一得知此事到現場探勘地勢時巧遇處理此事的學弟,慎重提出墓主會議召開的重要性的所有過程時,我才明白此次會議是調查過的專業、明白與合情合理的訴求,與我接獲消息時所想像的會議情景是完全不同的。

100707-簽名

心思慎密的婦人

這位衣著端莊樸素的婦人接著舉手發表看法,她提出要求後,我才知道爸爸的故居地址為何,387是座落的號碼,然而土地重新規畫後這一大片墓園全部改編為387-20號,婦人要求陳情書能補上【原387路段】字樣,覺得這樣會較有保障,並要求若政府最後仍是要徵收,能符合黃曆上的整墓修墓節日,給予我們寬裕的時間去處理這等大事。

100707-土直的阿伯

土直阿伯唱作俱佳、訴求簡潔有力~不要錢要護衛土地

接著這位土直阿伯大方走上前接起麥克風,豪氣萬千的大聲說起話來,原本無波無浪的心湖被這位阿伯給掀動開來,這一振作把身上蟄伏著蓄勢待發的瞌睡蟲給全部趕走了,我忍不住低下頭來努力控制自已快笑歪了的顏面神經與因忍耐而前肚貼到後背去的肚子,最後瞄到別人和我有相同的反應後便忍受不住的笑出來了。

土直的阿伯和先前發言的那些知識份子完全不同,雖土直卻完全不虛不偽的切入我們的心中。當阿伯說:『不管按怎,咱們都要跟伊拚落去…賠那二萬塊要幹嘛,那只是渣渣而以,不如不要賠,咱們才沒看那區區二萬在眼裡,要就全力捍衛住我們祖先的故居…』我一邊看著他那股"拚落下"的氣勢與手勢,笑到幾乎不支倒地…

100707-掉落

掉落的音箱

情緒高亢的土直阿伯話一說完,豪邁的關掉麥克風,我低眼瞧見身邊的阿公已經激昂的出聲"贊聲"並用力的拍起手來,在坐的每一位包括從來沒有積極拍過手的我也用力的拍起了手,那一刻我感覺一股很緊密的情份與大家有志一同為已故的家人們捍衛的心志是那麼那麼那麼讓人感動。

我的情緒好滿,滿到一個似乎是這麼些個日子以來,能感受到自己體內那股熱血沸騰的熱情,而那讓我明白原來自己還是個有活力的人~

禮堂邊的音箱沒有預警的落下,砸了一地的灰,瞬間平息了在場所有激烈拍手的眾人們。我在心裡偷偷幻想著,會不會是這位土直阿伯的親人到場聆聽所發出的憤怒與對阿伯的支持呀~如果真是土直阿伯的祖先,那真是很妙的一家人,我想著這家人的性子該都是這般熱情、拚勁很足、講話中氣十足的純樸又熱情的台灣人呀!

 

100707-繳費用

爭相簽到與繳交費用

土直阿伯發言完,接著是一位郭老師上前發表看法,他單刀直入的再度提醒著大家,我們這個會議討論至此,不應該再出現賠償的字句,因為我們要的不是賠償而是保留墓地,如果我們還想著政府仍是要強力徵收,至少也要提高賠償金的話,那表示我們已經自己在心裡暗自退了一步…

是呀!如果河川局的地勢數字會說話,那麼今日的徵收所為何來?地勢低的農民們肯定和我們這些處於地勢高的墓地後代子民所要的結果是不同的,土地徵收對這些擁有地上物的農民們是有利的,但對我們這些想保住父母祖先們的淨土而言,賠償不是我們所要的,尤其林里長與郭老師齊力質疑河川局如此作法反而是破壞天然防水植坡,這是本末倒置的事。

會議最末,林里長要求墓主務必簽到,並表示這項陳情不管最後結果是否符合我們的要求,都是件長期的抗戰,為推動這個陳情,一塊墓地繳交五百元費用,話才說完,大伙就紛紛站起來用熱切不落人後的行動表示支持。

100707-土地牽線者

墓地居中仲介者

會議開始前,林里長即表示,關於387-20墓地將被徵收的事,河川局官員與眾地主們已私下開過二次會議,這事會被召集人之一~沈先生得知乃因一個不巧的偶遇才揭發出來。於是強烈要求這位墓地居中牽線者一定要發函通知我們這些墓地持有者,召開本次會議討論並祥細告知此事的始末。

林里長鄭重的告訴這位先生,不能私下蓋上任何同意的章,那不代表我們在坐的任何一位,是很嚴重與不被原諒的事。

*這位先生原來還記得我們呀!當年爸的這塊墓地我們買下10.5坪,地主表示爸年紀輕輕即遺留下我們三位尚在就學的女兒,於是以一坪比別人少一萬的價格賣給我們。

===================================================

回程的路上,默默的拍著天空安安靜靜的雲朵,默默地想著:很慶幸的我跟來了…

回到家,跟阿嬤講解會議的過程與內容時,阿公忍不住插嘴叨叨唸唸一番,我忍不住轉頭笑問:『您不是很有意見嗎?我本來以為您會站起來搶一下發言權,發表您的高論吔』

阿公不甘示弱:『我本來是想站起來好好罵一頓的,#$%&&*…』

是嗎?馬後砲阿公,還好您沒站起來發表,要不我會默默移動自己的坐位,離您遠遠、遠遠的(一笑)

比那位土直阿伯更土直的阿公呀,我們不是去跟人家吵架,更不是藉此發洩情緒,在坐的每一位都是相同訴求的人,提出的是建言,不是情緒。

是說:那位土直阿伯在我前去繳費並簽到時,聽到他仍不死心的大力進言:『嘸免驚,要不我們大家就去給他丟雞蛋…』吼~阿伯,不要這樣嘛,耳朵管不住的被您的聲音吸引過去,害我忍著笑意所簽出的名字十分"歪哥七挫"吔(歪歪斜斜),要不您跟我這位激進派的阿公去好了,你有雞蛋我家有芒果(不負責任亂亂說)

===================================================

 

100707-默默

諾諾:

一下車,站到天橋上一邊拍下這張照片,一邊給妳打了通電話,那時,我實在很需要妳借我三秒鐘一下。想這一陣子呀,這一陣子…好混沌呀! 

我在想,是否有一天妳能像幾年前那樣,不顧一切的再度把我從一片混沌中拉拔出來,那麼;我們一路南下如何?我覺得南台灣的豔陽也許能蒸發一身的累與淚,一路音樂開到最大,管它淚水呀、叫罵呀…我們就這樣一路一路向南找一些活力回來,當然回到屏東時,不要忘了讓我帶一碗酸酸麵、朱媽媽,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要偷渡一碗黑媽媽的辣豆干吔~

 

===================================================

 

熱鬧的晚餐

娟娟:

好像我還是沒能走到妳成熟的境界,勇敢捍衛著自己所愛護的一切,當然妳可能在看到這裡時要忍不住碎嘴我一聲:長不大的死小孩!

想妳為了阿公寫了那麼一封長信給韓醫師,想阿公走後,韓醫師給了妳電話,親口告訴妳這封信是多麼難能可貴並誇妳是個難得的好孩子…我好像還無法承擔許多責任,甚至會害怕,如果沒有阿公阿嬤,我可能會像個孩子哭著找也找不到路回家…

會議後走在阿公背後的我,看著那個步履已不若過去的阿公的背影,突然間發覺自己心裡慌得緊,這種事我能不能一輩子都不要有所準備,因為我真的不能失去這兩位巨人,而屆時妳一定會站在我身邊吧!

 

===================================================

100707-阿公

老爸:

您真任性,阿公幫您選了這麼好的住宅,視野一片廣闊,是否您也想住到人擠人的大廈去了?今天為了您們開會,我真的很喜歡這些與您有緣在身後同住一塊土地的後代子孫們,相信您的鄰居都是不錯的長者,才能教育出這一群憨直敦厚的孩子才是。

妹妹說的很好,我們現在為二老所做的一切,也是在替您盡未竟的孝道,那麼您真該護佑我們這小小的心願,讓阿公阿嬤多陪伴我們幾年,不能給予您的,我們全部付諸在他們身上了,這一脈的心意相通,我想您能了解的才是,畢竟我知道您是個孝順的孩子。

最末,雖然您太早離開我們,讓我們三人得披著一身傲骨(這是好的吧!?)在各自的人生裡相互伴隨與扶持著彼此長大…您雖沒來得及把父愛給得完整,但很謝謝您給了我兩個妹妹,至少我知道我不孤單,在您走後的未來。

 

這片土地我們會全力捍衛下來,但如果事與願違,也會隨緣而喜。

只是我固執的想著,這塊地是從沒有表達過任何父愛的阿公疼您的最後心意,重要的是那沒說出口的愛,如此深與重,老人家不說我卻能完全理解。護佑著它吧,那單純是愛!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