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06-河川局人員

上次墓地保留計畫的會議後隔天,水利署第六河川局很快就發公文下來,整整六大張12頁,我細細的看著每一個文字,捉到文裡的幾個關鍵字眼,先是針對我們上次會議擬出的問題與疑慮提出解釋,並說明徵收一事如無任何重大的決策改變即勢在必行,配合徵收並主動在期限內提出權狀辦理登記者還會給予獎勵。

這份公文讓阿公很不安,直催我去電林里長問明協調會的會議結果如何。

當晚;和林里長接洽上時,林里長很詳細的為我解釋會議的過程與結果,並要我注意開會的時間,屆時要親自簽份同意暫緩徵收切結書。

100806-李典老師

看到李典老師時,忍不住跟阿嬤介紹起這位老師來。

李老師教過爸爸、叔叔和我(自然科學),印象中的他是一位嚴厲的、不苛言笑且會拿起棍子打人手背的老師,除此之外沒有太多的記憶,然而畢業後,在這個場合上遇見李老師,心裡仍生親切與敬畏。

李老師的母親身後的故居正巧選在爸爸的身邊,這些年掃墓時曾遇過李老師幾次,卻沒敢上前打聲招呼。這下為了墓園徵收一事,在這裡見到他,真覺得光陰的流轉有時是件甚無情的事。

那傻呼呼自以為天地就自己所見的那麼大的小學生年代,曾跟李老師在排球場上師生們廝打過一場場華宗杯賽前練習,離現在以同樣資格跟老師依相同的墓主身份一同開協調會的這個年紀竟已經是二十多個年頭過去的事了!

李老師:雖在排球場上我甚有硬頸拚勁,然而私下的我卻是個膽小怯懦的學生,我不敢走上前謝謝您曾教育過父親與我的師恩,只有默默看著您幫不識字的老人家提筆簽字、聽您那聲如洪鐘的聲音暗地為您祈福,希望每年清明掃墓都能看見您為母親整理墓園、虔敬靜穆的身影。

100806-切結書

河川局派員解說協調會議的商討與結論,該局人員拿出一張空照圖解釋道:『當初在規畫堤防工程時,並沒有注意到這裡有一塊私人墓園,然而他們規畫好的堤防工程是有經過此地段的,有鑑於387-20這一塊土地所處位置地勢高,於是重新規畫的結果是,堤防工程照樣施工,但經過本地段時則暫緩不做,然而未來若有任何因堤防工程施工後引發的洪災,一律由墓地主人自行承擔與負責。因此出席並同意本次會議的墓地主人皆需簽具切結書,以做為憑據。』

我飛快的簽上切結書,並支持林里長的想法與決定,同意河川局暫緩徵收之決議,並在未來大家共同商議出資建造擋土牆,以保護墓地不受水災之侵擾。

 

分隔線

 

散會後,聽到一些陌生臉孔的老人家異議的聲音,對於撿骨或待撿骨的墓主而言,墓地被徵收反而是期待的事,即便只是萬把元的補貼卻足夠讓他們進行撿骨的大事,或多或少能獲得補償。

人的社會需要規範,有時也需要某種程度的強硬手段才能讓事情解決,我想這一地段的墓地徵收與否事宜,總是有人想要保護或想獲得些補償的異同想法,還好的是兩派不同想法的老人家們沒有因此而起口角,讓現場一片混亂…不管如何,我期待暫緩徵收的決定能成定局,並希望這是我為父親暨放棄急救同意書後所簽下的最後一張切結書。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