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順口背誦三字經,然後帶著饅頭一句一句唸,洗澡、睡覺前的那一小段時光想到就一起背誦幾句,沒多少天,饅頭有時會自己胡唸個幾句,接著就莫名的整首都會背了,聽得我都感覺小人真是海綿寶寶來著,給什麼就吸收什麼,就算音不標準,短短的句子也成就一個雛形。

 

有天,跟哈琪無事閒聊,不過起了個頭:『我兒子竟能默出三字經第一首了,連昔孟母也幾乎唸得完整…』

哈琪很快的回我:『那有什麼,我大女兒幼稚園沒上幾天就能背完弟子規…』

我明白哈琪誤會了我起這段話的動機,整個導向於像是二個在市場不期而遇的菜藍族媽媽,互相較量著自己兒女功課有多好、獎狀有多多。

我不是想跟她炫耀,而是深藏在內心深處的困擾想和調性很合的她說一說,甚至期望她能告訴我,她也有同樣的困擾,然後我就能安心的想:原來,不只是我這樣!

 ........................................................................................................................

 

『人之初,性本善…』對許多人而言皆是熟悉再不過的句子,我想再過十年我仍能背得一字不差,連每句的意思都能明明白白的解釋給饅頭了解(三字經第一首其實沒什麼難度吧)

童年時期,和我一同背誦三字經的青梅,在唸到『苟不教』時,都會哈哈大笑,然後互相學狗叫,不比誰背得快背得多,而是比誰學狗叫得像,我深信很多人應該都一樣,至少和我一同長大的青梅是如此!

童年的"好功力"紮根紮得深,每次陪饅頭唸「人之初」時,唸到那要命的「苟不教」,總要努力捉住快飆出喉嚨的那隻小瘋狗(雙手掐住脖子),睡前快昏睡之際背誦時更危險,我能感覺自己其實已經把『汪汪』給不小心吠叫出來了(崩潰)

饅頭不解的看著我,瞬間驚醒了我的精神與羞愧心,吶吶的和饅頭對望,快快接唸起下一首…

也許饅頭其實不懂「苟」和「狗」、「教」與「叫」根本不同又或者相同,如果有一天,他問我曾經也困擾過我的問題:『媽媽:為什麼狗不會叫?』

我想我能很從容也能很明白他的疑惑在哪裡,而我肯定要大大讚美他:『孩子!你提出的這個問題真的很棒…』

 

我想起童年時期的那個我,在課堂上只等待著下課鐘響,不敢更不曾想過要舉手發問,而我的阿公阿嬤根本不懂什麼是三字經,更不會來理會我狗叫不叫的問題…

我的童年充塞許多問不出口的疑惑,而那些問題在長大的過程裡,自然的一一找到解答,有些讓我會心一笑,覺的自己曾經幼稚的可愛,有些則是~原來不過是那麼一回事…

而我真正忘不掉的是,青梅和我總是在任何小事上認真的笑、認真的較量,連狗叫也學得十分像樣,誰也沒服氣過誰。

 

默默的我想跟妳說:『青梅,我終究是贏妳的,我們童年版的三字經裡的那條狗就送給妳吧!我要認認真真地做一位母親,帶領著饅頭背誦三字經,而我很努力、很努力的避免在唸到「苟不教」時想念妳…

 

*很大很大以後,我才發覺三字經裡根本沒有「狗不叫」這一句。

*哈琪最後俯首認了:『其實唸到苟不教時,我也會給他吠個二聲說…』

   於是我感覺心安,像是找到童年時期的那個青梅~

排排坐.吃果果.打勾勾.什麼煩惱都沒有…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