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13w5d.jpg

在此之前,即便聽多了"明眼"人說:『是個男孩』,我仍不死心的用念力期待是個女娃。

為配合大寶的時間,特地將產檢日提早一週,當天魂不守舍卻又有股說不上來的煩躁。

=======================================================

吳醫師仔仔細細的看著胎兒的成長狀況,然後找起第二性徵來。

沈靜無聲的空間裡,一度我想開口 請醫生再緩點,因為心跳幾乎已快撲出胸口外了~

 

『男孩!』 (肯定中帶點安慰的微笑)

 

沮喪讓我一度空白,不由自主的想從看診床上翻身走下,醫生迅速命令我滾回自己的位置並按捺住我的情緒,因為他還得再觀察寶寶的四肢發展。

醫生和大寶還在仔細看著畫面,並聽著吳醫師解釋道不可能翻盤的原因,當時我正努力找回身為媽媽的角色。

吳醫師大概想安慰失望的爸媽,笑著說:『其實不是我偏心…但女兒真的比較貼心。』

失落的媽媽捶心肝:醫生你這是什麼安慰呀?劈頭砍我一刀再對著我的傷口開一槍,很痛吔107_無盡漩渦.gif

 

短分隔線.bmp 

先在醫院打電話給等候消息中的哈琪母女,那頭的她似乎來不及準備安慰詞,這個那個的虛字一堆…

回家後跟婆婆說一聲,回房再打給諾咪,還沒聽到聲音,眼淚就狂掉~極度的失落無法收束…

在路上看到小女孩,軟軟的童音、怎麼穿都可愛的嬌悄,看得心裡愈來愈酸楚…

onion_(7).gif短時間之內不想再聽到安慰句排行榜前三名的:『這樣很好呀,小孩子的衣服和東西都不用重買…』 

 媽媽在心中吶喊:我寧願省吃儉用讓小衣櫥裡掛滿繽紛色彩的女娃娃衣服 ok~~~(咬手帕)

 

短分隔線.bmp

當晚;悲傷的情緒在沈默中持續發酵,看著Wesley心情仍停在水平之下。

大寶和我分隔在兩個房間,用著自己的方式悲傷著

直到他回房來,告訴Wesley說:『媽媽肚子裡是弟弟,以後你要跟弟弟一起打棒球喔,等弟弟長大後爸爸再幫他買球棒…』

沈澱在水平之下的心情因為這句話稍稍好轉,我是怎麼搞的,怎能如此放縱自己的情緒任憑悲傷去操控我的生活?

兔寶就是兔寶,和眼前的這個活力蛋一樣都是寶呀!

*悲傷的情緒在兩天後痊癒~~~~~~~~~~~~承認仍有濃得化不開的遺憾

*兔寶呀兔寶,媽媽是很強壯的,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家庭。

 

短分隔線.bmp

兩兄弟.jpg  

胎兒時期的Wesley & 兔寶

超音波一掃,當時未知性別,但在心裡卻覺的極相似,也因為這張照片,

讓我直接告訴大寶:『你肯定輸的』

大寶、雞皮及Ken這 三賤客  三個合夥人在加拿大出差時,一通國際電話中,雞皮慎重的告訴我:『丸子,妳知道男生或女生時一定要快點告訴我們,因為這一次我們賭很大很大,那賭注不是妳所能想像的…』

說得讓我在電話的這頭忍不住快快立正站好並慎重的點點頭答應在那頭的正經雞皮,並在心裡忍不住為大寶捏一大桶冷汗,這人和我心心念念要個女兒的想法太深太重,重到幾乎出現了幻覺,賭性堅強又固執的他肯定下了所有的籌碼賭上是個女兒,而以這群人打賭的代價基本上不會正經到哪裡去。

所以 賭盤一開  性別公開了,要幫我家大寶無痛脫毛的賭客們,來吧!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