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JPG

第一次將手滑出去,是在冷天裡的浴室,貪玩的孩子不怕著涼不聽勸的玩起冷水,瞬間觸怒媽媽的底限,隨即稚嫰的臉頰清楚印著紅白相間的指印。

像是靜止的時空,媽媽手快心慢的懊惱著脾氣的不受控制,想起童年時媽媽的巴掌與怒視…即便不曾反抗卻在心裡暗暗的痛恨她的暴怒。

眼前的孩子張著無辜的眸子望著我,像是不清楚那一巴掌的責罰,只是不解媽媽為何如同一隻懊喪的獅子,他的眼裡有某種堅持亦有不解,像是童年時曾被如此對待的我…

孩子的情緒比我更早回到原點,『媽咪』這『媽咪』那的輕輕喚著,我那扭拗的脾氣還在緩慢的回復中,面對眼前這張熱情又依賴的臉龐,有股說不出的歉然。

招了招手讓孩子伏在胸前,先是道歉自己剛剛的行為,然後問他:『你知道媽媽為什麼生氣嗎?』

Wesley說:『Wesley壞壞,玩水,媽媽生氣。』

當下跟孩子承諾將來不管再怎麼生氣,都不會再像今晚這般。

那麼稚幼的孩子是否明白承諾是何物?我無法判斷,反倒像是自己對自己的承諾,似乎得如此才能原諒自己。

 

小朋友-15.gif

 

孕期進入中期,肚子漸大後,身體的負荷慢慢增加。幫Wesley洗澡、刷牙、及任何得在體力與精神上耗費的事皆讓我感到沈重,時時得壓抑著不耐與內心裡的焦躁…

把承諾打破是在一個幫Wesley清潔口腔的晚上,看著他那總是卡著黃垢的上排六顆牙,心裡總有忍受著不發作的脾氣。

交待過別讓孩子在睡覺中喝奶、明白孩子的牙不好刷求人不得的簡單希望讓他喝完奶及吃完東西後能大量喝水或漱口…但總是沒有這樣做,或一句Wesley都不喝水我也沒辦法就帶過…

交待過大寶別讓他可樂汽水喝到吐、別給他太多零食、能不能請你幫他洗澡…就像求神問卜般,有求有保佑,沒求隨你去…

怒氣果然不能伴隨惡意的想像,愈想愈是收束不住的覺得這一切真是 夠了

沒乖順刷牙的Wesley當然不明白媽媽那時心裡百轉千迴,仍是裝皮皮的跟媽媽耍花樣,瞬間將我的不耐與焦躁燃到沸點,曾給過的承諾在那當下立刻破裂。

一向給過承諾就不輕易打破的媽媽怒視著孩子,烈火燃燒的空氣中有我找不到台階下的餘怒以及孩子倔強回望的眼神。

『壞媽媽』,Wesley小小聲卻充滿倔強的說了這麼一句。

『你說什麼?』媽媽抬轎似的端出架子,諒孩子不敢再言。

『壞媽媽』,沒想到Wesley仍是回了一句,眼神裡有相同的堅持,小小的手撫著被媽媽滑過的臉頰。

…… …… …… …… …… …… …… …… …… …… …… ……

腦子急欲平靜,一幕幕童年時期被大人們不由分說的處罰、初懷Wesley時的心情、生產的痛苦、產後所面臨到的所有生活與人事上的喜怒哀樂…

我也有想要過的人生/自己選墿後所面對的人生/孩子選擇加入我們的人生然後開始他自己的人生

如果可以任性而為的恣意生活,也許不會在這裡也不會有你,失去與獲得在秤子的兩端,何輕何重?

沈默中我回到自己的位置,默默的接續未完成的工作,Wesley也順服的不再造次。

整理好一切回到床上,才有今天的所有責任總算完成的輕鬆感覺。

 

Wesley睡前抱住媽媽,輕輕說:『媽咪對不起,我好喜歡妳、好喜歡妳…』

親愛的孩子,媽媽也對不起你,沒能守住單純的承諾,任憑情緒上的盛怒去控制理智,媽媽喜歡你、喜歡你、好喜歡你~無庸置疑…

 

  --------------------------------------------------------------------------------------------------

110522-在果園裡幫倒忙-2.JPG

*沒有產前憂鬱症,也絕對不讓它找上我(別找我,我沒空理你onion_(揮拳).gif  )

*『兒子差點被我家暴』,用著最不著痕跡的輕鬆口吻對著孩子的爸爸說,但這人也像孩子,在我面前我所看到的是兩個兒子~我只是渴望得到分擔及商量孩子的事,如此而以

*隔天接到妹妹的電話,跟她說了巴掌事件,像是在告解般,好像說出來後才能得到自己的救贖。妹妹說:『妳這是在牽怒,這很不好』~我當然知道,所以慚愧,也有某種說不出的疲累,但再也說不出「下次再也不會了」這種話,我明白有些承諾不一定要說出口,堅持住與找到對的方式就是承諾。

*回老家,阿嬤時時瞅著Wesley,像是看著極愛戀的人一樣,然後重覆說著:『我實在想攏嘸,奈嘸狼會把這樣古錐的幼囡仔打到住院,那種狼就要捉去慶剎,嘸通活在世間在跟人家做人(語氣瞬間嚴厲)』(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把這麼可愛的幼兒打到住院,那種人就要捉去槍斃,不要活在世間跟人家做人!)

喔~我的好阿嬤呀,差點家暴了您可愛的外曾孫的您的孫女我也應該要被捉去關起來才是onion_(29).gif  

  

 初寫:2011.5.19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