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w4d.JPG

大半夜,免寶活躍的胎動不斷

睡沈了的Wesley把腳擱在媽媽的大肚子上面

兄弟倆僅僅隔著一張肚皮與媽媽如此親近

 

常有人問我:『Wesley知不知道自己要當哥哥了?會不會很高興或很吃味?』、『有什麼行為上的反常了嗎?』

以及孕期常聽到的:『妳好厲害喔,我都快覺得自己要得產前憂鬱症了,為什麼妳看起來好像無事那般?』、『如果我是妳,根本沒勇氣生兩個…(後話已經無意義自動省略)』

因為無從比較亦完全無經驗,其實也分不清楚Wesley的哪些行為是異常?哪些行為代表他內心對家裡即將到來的新成員很吃味?

關於另一個問題的答案:其實我一點都不強,平靜的湖面下有洶湧的波濤,我解決不了,只能在浪高時保持內心與身體上的平衡,浪平時靜默的修養我的體力等待另一波再起浪濤…如果說帶傻勁的勇氣,那大概是媽媽這身份所帶來。

另外回應"野口弟暗暗笑"的泥沼說:很多生兩個孩子的媽媽會被贈予一句:「被派下十八層地獄和二十層有差嗎?」因此;一隻腳踩在泥沼裡和兩隻腳加上兩隻手一起沾滿泥濘其實已經沒有什麼不同,再多的泥沼地總有一天會耕種完畢的,手腳上也肯定殘留著洗不乾淨的泥巴,但那表示我曾很努力過。(~~~~~呃~好吧!灰色的陰暗其實很多的onion_(29).gif  )

 

110701-睡前玩ipad

 其實,從一知道肚裡悄悄住進一位新房客後,Wesley是最常也算是唯一和我時時分享肚裡小小人的親密伙伴及小小人帶給媽媽的所有不舒服與內心的某些感受。

彷彿沒有把他當做啥事都不明白的小孩那般,常會在獨處的兩人時光裡,流洩出某些媽媽心裡的喜悅還有某些困擾著我卻是暫時解決不掉的擔憂,當然也包括某種程度上的不滿。

喜悅的心情是完全無遮掩的全部投注予他,灰色地帶的心情則用著最簡淺的文字窩在他圈著我的小手臂膀裡傾訴…

孩子懂不懂得~我不是很確定,但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像是個小衛兵,給予最堅強的肩膀與力量。

 

 關於期待----------------------------------------------------------

Wesley很常要我為他表達一些愛意給弟弟,或是直接自己貼近媽媽隔著肚皮對著弟弟說:『哥哥好喜歡你~』,也常要求我為他講一些關於弟弟的事,甚至大方的要讓弟弟睡在他的枕頭上。這時輪媽媽吃味了,問他:『那媽媽能不能跟你們一起睡在你的枕頭上?』,Wesley總是無掩飾地直接拒絕:『不行,媽咪有自己的枕頭』

我真心期待他會是愛弟弟、期待弟弟的多,暗自期許兔寶生下來後,自己能做到把Wesley的感受先放在前頭,就算阻擋不了其他人對新生兒的特別待遇,為母的也得努力做到。(onion_(無奈).gif喔喔~感覺好像聽到很多搖搖頭說這不是件簡單事的嘖嘖聲  )

 

關於擁抱----------------------------------------------------------

最早感受到Wesley的醋意是在做完羊膜穿刺後,盡可能的避免抱他,也試著讓他了解媽媽不能抱他的苦衷,有時他會小貼心的自己提醒自己說:「媽媽肚子裡有小baby,不能抱Wesley」,但也常在一些情境下(大人的告誡、想睡或想撒嬌時)卯起來非要媽媽抱不可。

看著他淚眼汪汪的不聽旁人規勸與恫嚇,死命的攢進我懷裡的那副模樣,常會讓我有種無力感的沈重不捨,不知該如何讓他明白因為弟弟的到來,我會再付出另一份愛給弟弟也勢必會占去大多數我過去能專心陪著他的時間,但對他的和給過他的愛絕不會收回或短少。

後來,我們很常擁抱對方,或時時討著抱一下,用這樣的方式去取代無尾熊抱,也但願用擁抱讓他感受著愛不曾改變。

 

關於反常討奶行為----------------------------------------------------

前陣子(2y8m),Wesley開始在睡前大量討奶,喝完平時的奶量也清潔完牙齒,燈暗睡下後Wesley會再要求要喝奶,一開始不以為意的以為他因為長大對奶量的需求也增加了,於是會再沖一次奶並重新清潔牙齒。

後來,日日皆如此,但不是每次都能把第二瓶奶給喝完,於是刷牙前我會問清楚他是否還要喝奶?

直到有次他吃完一瓶奶要求大一次便,回到床上後又討一瓶奶,而後再大一次便重新刷過一次牙,如此連續討了四瓶奶,依量估算約有1,000多,喝到最後一瓶奶,躺在床上的Welsey說他肚子痛,當下忍住脾氣沒發作,但我相信臉上的表情肯定難看的很,陪在浴室刷第四次牙的媽媽已經無法細聲細氣,而是用著極嚴厲的口氣告誡他,從明天起,如果他肚子餓想喝奶我一定會泡給他喝,但如果他是為了想玩ipad或其它事而草草喝奶甚至剩奶,且媽媽已經為他刷完牙後又要討奶的話,那肯定會先挨罰。

這種討奶的行為近日(2y9m)總算平息了些,但有時礙於媽媽的嚴厲眼神,他總是小小聲的討奶或是忍著不肯說,實在讓我傷透腦筋,一時半刻裡也分不出他是真餓還是只是想喝奶慰藉自己。

*讓小人喝奶不是問題,但清潔牙齒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該知道目前的我坐在床上想翻個身或啥的都像隻被擱淺的海豚呀。

 

關於退化成嬰兒的行為----------------------------------------------------

Wesley聽多了弟弟來了以後,媽媽或全家人及他能為弟弟做的事情後,開始有一些退化性行為,像是常常用爬行的方式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邊爬邊說自己是小嬰兒,還不會走路。

喝奶喝到一半時便要把奶瓶舉高高,撒嬌似地說著:『Wesley是小baby,媽媽餵』或是『Wesley是小baby,媽媽抱抱』

到目前為止,尚未拒絕過他,即便手上有事忙著也會商量著先自己喝,等會媽媽餵。

 

--------------------------------------------------------------------------------------------

很多個Wesley睡下的夜晚,總會有大量的溫情泛濫,不捨得他即將面臨下一個成長的過程,然而那又是必須的。加入一個小小孩的生活無法想像,忙碌肯定是有的,耐心也肯定多少會消弭,此刻只能緊緊握住所剩餘的、僅僅只有我們兩人相處的母子時光。

Dear Wesley:

我們之間隔著一顆大肚子的距離,但那並非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而是我們母子三人間最親密的距離。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