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2

從小蔡的烤肉宴結束返家後,和Wesley很快的睡下了,半夜醒來便不再睡,夜裡的心情頗平靜,但轉頭看到床上的空位卻又不禁搖搖頭…

如同往常,肚裡的兔寶總會在我睡醒後沒多久便跟著醒來,這一夜則同時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緊繃,頻繁的肚子變硬並不那麼舒服,大概排斥生個節慶寶寶,所以持續抱持但願不要是今天的觀望態度去面對這顆時時繃緊的肚子。

這就是宮縮吧!幾個小時前才問剛生完不久的Grace產兆為何,當時仍是沒有即將生產的感覺,沒想到這頻繁的宮縮說來就來,「Grace魔咒」就此悄悄進行著。

*也許是一種莫名巧合,生頭胎和這一胎都在和小蔡一家聚會後,平靜的肚子開始起變化。頭胎我們一塊到美術館散步,第二胎則到小蔡的店烤肉,出發到小蔡烤肉宴的路上心裡便有一種:『該不會就是今晚了吧!』的微樣感…

 

------------------------------------------------------------------------------------------

淩晨四點多:夜裡的咳嗽讓我十分不舒服,那個還在外"拚經濟"的 令人髮指未歸人說好要幫我帶早餐,當時肚子硬起來的頻率讓我有些心煩,只能期待著我的那份早餐快回來。

 

清晨近六點:媽媽打電話來:『妳兒子應該今天要來了吧!』 和媽媽閒聊一陣,仍是不希望在中秋節生產,當時心裡還在想著今天會有什麼活動?肚子時時這樣痛著要怎麼辦才好?(妳 偷偷去學通天眼喔  也太神了吧~媽媽onion_(嘖塤).gif  )

 

清晨六點多:令人髮指未歸人經濟拚很大,大概拚到天涯海角去了吧!放棄等待認命的把泡在盆裡的衣服洗淨。

 

早上七點半:令人髮指兼想棒打一頓未歸人(再慢一點回來,形容詞和動詞會愈用愈多)總算提著早餐回來了,邊吃早餐邊忿恨地覺的這個硬一整晚的兔寶跟他老子一樣欠揍。onion_(右勾拳).gif  

 

大寶回來後,心裡總算安心,宮縮一陣陣來,我努力想鎮住它,雖待產包什麼的都已備好,但心裡總覺得還有什麼沒弄好那般。

 

早上八點半:不管是不是今天就要生了或只是假產兆,我都無法再忍受這般的咳不停,一咳就會振痛腹部,如果真要生了那怎麼得了?於是立刻去電生安掛好早上吳醫師的診。

 

早上九點多:如廁時發現褐色分泌物,沒破水亦無落紅,但這樣的分泌物有異於平常。立刻拍醒大寶跟他說:『應該是今天會生,你再睡一下,我還要整理東西。』

進浴室梳洗時,開始感受到陣痛,一陣痛襲來只能蝦著身子等待那股疼痛過去才能再挺起身子繼續洗澡洗頭。

把衣服帶到後陽台脫水時遇到公公,想說交待他一聲卻無奈他沒聽懂,礙於陣痛的威力,我無多餘的心力去跟公公說個明白。

 

早上十點半:忍著疼痛把要帶到醫院的東西全部放在床邊,迅速把頭髮吹乾卻已無法再到後陽台晒衣服了。

外出的婆婆及劉阿姨回來得知我已經開始陣痛後,在外頭大聲歡呼說果真是中秋寶寶,並預估我大概晚上六點就會生了…(雖然婆婆猜題的命中率依經驗法則 似乎不怎麼準 偏低了點,但聽到晚上六點時心裡仍是有一種心酸感,悲哀地默想著不會真的要我痛那麼久吧!)

 

早上十點四十:此時的我已經痛到爆橘兼蝦縮,默默地坐在床邊等著書房的大寶能快點清醒,好進入「老婆要生了」的戰備狀態,無奈左等右等他好像沒有要進房探一下的打算。

 ------------------------------------------------------------------------------------------

Wesley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看著媽媽不同於以往,沈默又痛苦的坐在床邊,眼淚一顆顆沒間斷過的直往下掉。Wesley小心翼翼的反覆問著:『媽咪,妳哪裡痛痛?』、『對不起,是不是我太粗魯去撞到妳的肚子了?』(小手同時撫摸著媽媽的肚子並細聲細氣的說:『不痛不痛』)

疼痛中聽到他這麼說,感動得努力擠出一點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回答他:『不是 罪魁禍首是那個還在書房沈淪於臉書上打卡的殺千刀殺很大那位  ,媽媽要生弟弟了,你去書房跟爸爸說我們要去醫院了。』

本以為剛剛那幕是很感性又溫情的母子對白,Wesley肯定會不捨媽媽淚眼汪汪的懇切交待,快速去把爸爸  捉過來跪在  叫到媽媽面前, 哪知Wesley張著頑皮的笑臉大聲跟我說:『不要!』佐以飛毛腿姿態快速逃跑… 

你老母我算白養你這和你老杯一樣沒天沒良的天秤座兒子了 扁小人

 ------------------------------------------------------------------------------------------

陣痛愈來愈密集,疼痛讓我忍不住彎曲腳指頭,有那麼一剎那間以為這般的強弓腳底板可能會引起抽筋,原來高度的痛會讓人的身體變形呀~

在痛到不知所以然的那一刻,我仍勉勵自己要好好體會這種痛,雖非第一次但那  onion_(怒指).gif  肯定是最後一次了! (斬雞首指天發誓)

 

後知後覺一昧認為我會和生頭胎一樣還要折騰許久才生得出來的大寶被有生過比較有經驗的婆婆訓進房裡來,家裡的人馬似乎都動了起來,我只管抱著肚子,一臉涮白的進電梯準備到醫院待產去。

 

一路扶著我的劉阿姨原本希望我能走路過去醫院,讓這一路的散步能幫助子宮頸快開,還好大寶堅持開車送我過去~這大概是當天他最清醒、表現得最像人夫的一刻吧!onion_(嘆).gif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