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13-張望

Wesley開始皮到無法無天讓許多人乾瞪眼也拿他沒皮條時,許多 伸手不好揍別人家小孩的 媽媽們皆好心提供建言,希望我們能把他送進幼稚園去接受團體教育的管束。

坦白說,那時心裡還沒有感覺非得送他上幼稚園不可,且年尾的孩子一去就要唸四年,皮者Wesley可能會皮到出油(變油條),多位幼教界學姐及學教育的婆婆也不主張孩子太早進幼稚園,於是四歲再上學的念頭一直根深抵固,沒改變過。

直到放了幾個成天能在家裡近身觀注Wesley的假期後,深覺不能不考慮把Wesley送進幼稚園接受幼兒教育去了。

常常我看到Wesley在電視開著不曾停過的客廳裡跟著看或搶電視,再不然是脾氣一鬧硬是把長輩愛看的韓劇、政論與股市行情給關掉,希望家裡的大人能陪他一塊玩,常常因為電視的關與不關而上演老的生氣打他、小的鬧脾氣哭泣,很多時候,Wesley只能躺在客廳無聊的吃起自己的手指頭。遇上外務多的婆婆雜事纏身時,他便得跟著奶奶騎著機車進進出出,累極了只能站在機車上打盹或是睡在百貨公司又或者是奶奶所到之處…

朋友們試探性的問過大寶,這不曾終日帶過孩子的自由爸爸總是滿心以為自己的媽媽勢必會接手二個孫子的照顧之責,沒打算過其它的事情(幼稚園或請褓姆)。

長期和婆婆相處,十分明白帶孩子對喜歡在外衝鋒陷陣的婆婆來說是綁住她大把的時間,雖我們不曾講破過,但也明白兔寶的帶與不帶真讓婆婆為難。

後來婆婆主動提及:『你們找好褓姆了嗎?』、『我是不可能幫你們帶二個孩子的…』,然後又一邊幫我們注意幼稚園的收費與環境…我想婆婆心裡肯定也很為難,到底該送大的去幼稚園再承接起帶老二這孫子?還是讓我們請褓姆去。

雖不擅言詞但認識十多年、同住四年,多少也摸清楚婆婆心裡的掙札與想法,確定了這方的心意後,剩下大寶這方的洗腦工程了。

----------------------------------------------------

深知大寶的個性,於是只能安靜的按捺住心裡的不安,在剩餘的懷胎過程裡,利用大寶能靜下來聽我說話時,詢問他的看法順便提出我的所見所聞…

長長的懷孕過程裡,兔寶該由誰照顧這問題一直壓在我心裡讓人難受著,壓力特大時只能轉身跟自己的妹妹及好友吐露,最常做的是默默禱告與努力讓負面的壓力與不滿排空。

突然有一天,大寶不知怎的想通了,在開車時對著我說:『真的該為Wesley找學校了』,那一刻;壓在心上的其中一塊大石總算崩解,即將面臨的第一個問題終於解決。

*謎之音:到底是有多少塊石頭呀?

*大寶會想通大概是因為朋友的孩子們幾乎都開始上幼稚園了,聽多了總會對孩子的教育有點不同的看法,尤其我們還很認真的討論過要把皮蛋送到以教育孩子環保觀念與品格教育的慈濟幼稚園去…

----------------------------------------------------

月子做到尾聲,大寶問我何時能出關去看學校?

忍住心裡的激動,在他出了房門後立刻去電我最強而有力的後援~"第二個娘家"(喏喏~來給阿花親一下),請她幫忙查北高雄有哪些幼稚園。

沒多久;一長串的名單立刻攤在眼前,下午便浩浩蕩蕩出門去了。

----------------------------------------------------

Wesley對於要上學這件事,一直抱持高度的興趣與期待,『我長大了,要上幼稚園了』彷彿讓他有一種成就感。

第一間幼稚園收費不貴,也由於是新設立的幼稚園,打出免收註冊費的優惠,大寶立刻付下訂金並打算讓Wesley試讀。

婆婆對該間幼稚園的環境十分不滿意(教室暗、蚊子多、一班學生有二十個)出了該校門後一直叨唸大寶,大寶也不甘示弱的表示學費確實很吸引人,最重要的是他十分喜歡該校有很大的操場,他想讓Wesley開心的上學就好…

沈默的我出聲緩和二方各持對Welsey是好意的觀點,接著前往小蔡介紹的幼稚園。

----------------------------------------------------

才走進這間幼稚園,便遇到婆婆老家的鄰居,陪同參觀該校的環境後,我心裡明白,Wesley的學校八九不離十是這間了。

大寶急著想在他離台前能參與孩子上學的情況,試讀時間訂在隔天。

離開該所學校,時間有些晚了,Wesley也漸漸露出疲態,在我們決定再參觀之前婆婆就已看好的學校前吵著想睡覺而不願意同往。

最後這間學校的風格不同於前二所,園長是位教學經驗豐富的幼教師,著重發育中孩子的飲食,因此菜單的設計十分講究,長期由一位任職於高醫的醫生爸爸設計菜單,除此之外活動的空間也大,最優勢的是隔壁就是公園,儼然是該所幼稚園的專屬公園。

教育方針與理念偏向於婆婆還是幼師前乃至我們幼兒時期的那年代,因為已經是多年的幼兒園,所以設備與教室的設計有些老舊,但整體上而言卻是寬敞、整潔,最重要的是它是離家最近的一所學校。

----------------------------------------------------

兩所幼稚園(基本上到此之前,最先參觀的那所已經默默被剔除),皆有我們所想要與喜歡的地方,如果說是否接近我們最初所想給Wesley的環境,我只能說,一切未如己意,最後也偏離了我和大寶最先預設好的想法。

 

----------------------------------------------------

離開最後這間幼稚園,Wesley的活力又被點燃,我們轉往家樂福為他採購隔天試讀要用的東西,圖案、款式、顏色…一切讓他自己作主(呃~也不算一切啦,除了那個水杯他一開始堅持要 有點娘 紫色的,硬被我們說服改挑藍色的外)。

回想自己的童年,幼稚園的第一天好像是阿公牽著我去繳學費,隔天就自己拿著一張小板凳,從家裡步行到幼稚園去上學,什麼雙語、外師、讀經…都沒有,幼稚園對我而言就是換個有很多小朋友的地方玩耍,然後等待吃點心的時間,沒有見過誰有家長來陪讀過,哭著找媽媽的孩子很少,大概明白一哭就會羞羞臉。

「胡老師很兇、許老師很好」是許多小朋友的共同印象,成天唱遊、學寫字還有一大把的時間是開心的燃燒大量的精力…最深的記憶是下課和小朋友一同到公厝的一角比賽射遠,正確說法是:比賽誰的尿噴得比較遠,而我和雯仔雖同為英雌卻從沒輸過班上那些帶把小毛頭tusky (53).gif  

總想著如果能把Wesley送回去鄉村念幼稚園該有多好,那才是我心底最想要給他的環境。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