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971  

星期一(7/22)傍晚,準備和家人們一塊去紅麻麻慶祝婆婆生日。

Wesley一樣喜歡衝在前頭,我則走在後面盯著愛追隨哥哥屁股跑的兔寶。

才一個轉身,瞧見Wesley已經攢過大門,爬到門口栽植樹木的高台上,正準備淩空一跳…

『Wesley!』媽媽的口氣中隱藏孩子聽得出來的警告意味。

眼尾餘光掃射喜歡模仿哥哥的兔寶,輕聲叮嚀著:『小心喔,哇,你好棒喔!』,回過頭面對Wesley的同時切換成粗暴聲道:『媽媽是不是提醒過你這個動作很危險?』

*有兩個兒子的媽媽根本是雙面人來著,一白一黑的臉譜瞬間轉換著還能不出錯的配上溫柔音和暴怒音呢!

 

Wesley用小心極了的動作躍下,一臉誠懇商量貌:『媽媽,妳為什麼不跟我說好話呢?』

我有些驚訝,但不能肯定是不是有把孩子的話給聽清楚了,於是請他重新說一次。

Wesley說:『妳跟弟弟都能輕輕說,可是妳現在都不跟我說好話了。』

E─失魂  Wesley一句話讓媽媽瞬間墜跌在大量落葉掉落的蕭瑟秋風中,一時之間難以面對。

------------------------

從大樓前庭走向餐廳不過一小段路,無數個和Wesley單獨至弟弟加入以後的生活片段光速般地閃過。

總是有人問我:『有了老二後,妳到底有沒有偏心誰?』(語氣中感覺得出來對方已經預設立場認為通常擁有兩個孩子的媽媽肯定是會有偏心的情況。)

面對這樣的問題,沒有疑慮過什麼的答道:『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未曾偏心過誰。』

因為答案十分肯定,口氣也不容懷疑,對方總是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這個晚上,Wesley卻是這麼對我說,雖他應該還不明白何謂偏心,但確實我對哥哥的要求、口氣、責罰…多了。

擱心自問,家人之間,我對Wesley甚少(幾乎沒有)要求過:『Wesley,你是哥哥,本來就應該要讓弟弟。』這種話。

也許因為自己是長女,自小到大總是聽過不下數百次:『妳是姐姐就是要讓妹妹』這種可能在潛意識裡會逐漸討厭並防備起妹妹的 大人們只會出一張嘴說鬼 話,也因為深深認同小人也應該被尊重「保護好屬於自己的並選擇是否要分享」的權利,因此會要求自己不能輕易對這對兄弟說出「你應該要讓」這句話。

 

每晚睡前,一定分別抱抱兩個孩子互道晚安並說聲:『I love you。』

對已然懂事的Wesley,更是常常對他說:『媽媽好高興你來當我的大寶貝,因為你總是可以幫媽媽把弟弟照顧好,並分擔好多事,你是個很棒的小幫手!』

有時候Wesley受到家人們的誤會或言語上不客氣的對待,態度先從憤怒轉為回房後的委曲痛哭時,我也能深刻了解對Wesley而言,這些言語有多麼不客氣、不尊重甚至會讓他感受不到大人責備口氣背後隱藏著的愛。

 

當媽媽的大概都有一種迷失,以為自己才是最懂孩子的人,但這樣的迷失長期堅持下去,有一天也可能被自己當媽媽的信條給反擊一拳。

就如那晚,Wesley靜靜倚在石檯上,誠實無遮飾的對著我說:『媽媽,妳為什麼不跟我說好話了。』

4歲多的孩子,詞彙運用的能力增加了、被要求的事情多了…情感的需求與被包容的需要怎麼反而被大人們給莫明遞減了?

我自以為了解的孩子正用我曾經教育他的方式在反問著我,

眼前的這位小老師不像在索討愛,而是在提醒媽媽~話,可以輕輕說。

 

*「對人說好話」這件事是前陣子和Wesley一起看【勇敢傳說】某一幕的觀後感。

*長久以來,以為和孩子常常擁抱、互相親吻對方、不吝嗇說愛你…就是一種愛的表現,原來除了這些,最重要的還有包容、引導以及不傷人的言語和口氣。

*總是會反省、也懂得跟孩子道歉…不過輕輕說這件事還真是易懂卻難次次皆做得到吶~

*身教言教、愛和責罰的教育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