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接船-1

2014/6月~2015/1月的這一年半裡,大寶和孩子的乾爹一起接過三次船,前兩次和乾爹是以同事身份一塊,近日的這次則是情義相伴、責無旁貸。

 

咖肖文

這趟還添加了生力軍─屎上最強小三文。

 藍天白雲.gif  

去年夏天,這對兄弟第一次接船,大寶翻箱倒櫃準備釣具,還想向王文文借一個大冰箱,想說三天的航行裡應該有釣不完的魚,結果連一隻吻仔魚也沒見他提回來,倒是對接船一事心生厭惡,大寶說他吃完一頓泡麵後就再也難以進食,倒是外國船長偷偷學會大寶的東加西加隨便加泡麵法。

第二次接船,魚不釣了,泡麵不帶也不行(船上能吃的東西皆是罐頭食品),和小妖商量的結果還是得準備一盒暈船藥讓大寶給帶上。

那一趟接船正巧碰上颱風,兩兄弟停在外海和颱風對峙著,沒有訊號更無網路,我和小妖時時保持著聯絡,互相提報最新進度,無奈卻是一點回音也無。

我們兩個的公公分別對船體、天氣與航速各有所長,求救於公公們的專業只能得到大致上的航行時間、速度與遇颱風時的應對方法…但這些推測與知識對我和小妖來說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做太太的只想知道先生到底在哪裡?是不是安全無恙?

隨著預估的時間與颱風的動向,我們只能乾著急並互相安慰,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解除那種聯繫不上的恐懼。

終於得到夫君們的消息,和小妖互通情報後,心想:這輩子真的不願意再有這種問天天不應的等待了,大寶形容那風浪至少五十層樓高時,我覺得自己簡直就要暈過去了哪!

飛機-1.gif  

離開公司自立門戶後,那趟邁阿密之行悄悄埋下一顆待發芽的金種子,有無限的可能當然也充斥些許未知。

用開心的心情送別乾爹和小妖,深知這一趟是一個好重要的啟程,因為相信大寶對兄弟此行的樂觀祝福,因此很放心的等待他們的歸期。

幾天後,和小妖聯絡上的字字句句卻嗅出一些麻煩之事佈在前頭:臨時得找其它規格的船、物件A演變到後來太複雜、被坐地起價又冷處理的無奈、歸期因不確定的因素一延再延、小妖的糧倉空了…

 

小妖指定採買清單

距離之遙遠,做朋友的只能出借忠實的耳朵卻什麼忙也幫不上,唯一能做的只有去張羅小妖想念的零食清單,好讓大寶過去時能趕緊把小妖的零食庫給補滿。

 

隔幾天;接到小妖崩潰大哭後鼻音甚重的電話,我一直保持樂觀看待的心情再也抑制不住,忍不住撲到書房質問始終保持淡定的大寶到底情況是怎樣?

大寶一句:『有請當地的朋友過去了解情況了,應該是不會有問題,如果真的有需要,我可能會提早過去邁阿密。』,聽大寶這麼說才稍微安心。

我穩定自己的不安,聽小妖吐苦水,陪著她生氣無奈,一向不管用的line電話通訊在遙遠的邁阿密竟如此暢通,足以讓我清楚聽到小甫跟警察解釋老婆痛哭的緣由,費了好一番唇舌才讓警察及隔壁房那好心報案的鄰居相信痛哭妖只是因為家裡的狗意外過逝 這種鬼話,要不然我們是能控告那位當地Broker欺人太甚嗎 而不是被家暴了。

美國人對於人權與家暴的處理真的很令人感佩,然而;因為這個意外的插曲讓我和小妖都笑了,連日的負面情緒竟一掃而空。

 

血拚殺時間

人心清明後,路就寬廣了,天性上的樂觀讓小妖速甩憂傷鬼;豪氣妖再度上身,你給我坐地起價我就清空你地盤的outlet~萬元四角褲、到老都不用買的鞋、乾兒子的萬聖節服…甚至揚言要帶大寶一起去用美金塞爆outlet的收銀機 這種事情就不用了好嗎(巴小妖頭) 小倆口─驚   。

 

充滿家鄉味的一餐

*知道孩子的乾爹媽在異地痛苦的那幾天,大寶的淡定和不知打哪來的信心,竟讓我莫明憤怒,誤以為他不關心朋友,原來心裡的力挺比急得像熱鍋上螞蟻卻什麼忙也幫不上才是對的呀!一到邁阿密還親自下廚煮他最愛的 地溝油 維力酢醬麵和菠菜佐精力蛋 慰勞小夫妻的思鄉胃。    

 

141008-祈福

*我能做的只有買了孩子們最愛的麻糬,利用接孩子前的短暫時間去找土地公爺爺聊聊,祈求一個平安和順利,除此之外還真是不知能如何呀(焦急)

 

重點是雞塊餅干

小妖在認識老公的同時就認識了大寶,深知甩不掉這份情深意重,只有接納。

大寶即將抵達邁阿密前一小時,夫妻倆竟同時莫明的興奮並充滿期待,這一輩子大概只有那一刻 才深知自己原來深愛著大寶那個髒東西呀 充份感受到緣份安排的奇妙,因此在出發去接機前,小妖問我:『丸姐姐,妳介意我等一下飛奔過去抱你老公嗎?』

怎麼會呢?妳這個三八妖,熊抱、無尾熊抱我都不介意,只怕妳被鐵漢不柔情的大寶給一腳推開並閃妳幾句在美國肯定會很想念的國罵呀。

除了被大寶無情推開的打擊,最悲慘的是小妖所期待的零食箱竟被遺落在異處,隔天接到通知才能去領取。蘑菇女─哭奔  

*最後;溫馨接機的戲碼沒有上演,接到人的第一句是被賞以故鄉最豪氣的問候語,而且主角手很忙在掏口袋,正眼無情地越過很想抱他的妖妹直接落在他兄弟身上。

*這段異國思念大寶情來的急去的也快呀~

 

  在邁阿密唯一的春天  

還好,隔天大寶的零食箱安全扺達邁阿密機場,總算把小妖的零食庫給補滿了。

 

寄宿客

請神容易送神難,大寶就這樣窩在小夫妻的房裡,直到船展開始前才離開。

 

看場球賽

三人行的日子再度展開,一起看了場球賽,喝著無比大杯的啤酒…

 

 血拚殺時間-2 血拚殺時間-1  

血拚的行程當然不能少,孩子的、我們兩人的、行李箱bara bara…隔月,接到帳單時一度手抖到不敢拆開呀(再巴小妖頭)扁小人  

 

邁阿密的鄉愁 

兩個人吃飯了無情趣,大寶的加入讓三人的台灣魂熊熊地燃燒了起來,。小妖在西方飲食連日的薰染中,反省自己過去厭惡油亮亮魯肉飯的無知,誓言回台後一定要把魯肉飯吃到飽,並且再也不敢瞧不起大寶的台灣胃了。

 

簽約完成

拜過土地公、小妖痛哭過後的幾天後,事情似乎有了新契機…

過程雖不盡美好,但簽約的那一刻,夫妻倆肯定百感交集,即時收到小妖傳來的照片時,才真有一口長長的氣被吐出來的感覺,是那種會想要吹口哨大聲歡呼的激動。

*見慣小妖異常樂天的氣質,實在無法想像她到底是怎麼在飯店嚎哭到隔壁房的鄰居過來關切吔。

*是不是那場大哭把倒霉鬼給嚇跑了呢?

*還好小妖有跟去邁阿密,還好大寶隨後跟到,還好重重困難最後平安。

 

 和jay共進晚餐

大寶在邁阿密見到恩師─Jay,和他共進一頓晚餐。

當這張照片傳來時,心裡覺的好感動,和大寶還是男女朋友時、我們舉辦的台式婚禮…Jay這一路都見証了。

讓孩子們透過照片認識Uncle Jay~是為他們取英文名的爸爸的老師。

 

動畫─拍手的貓  

香港接船_1501

這條船終於抵達香港了。當時大寶正巧在馬來西亞工作,乾爹和王文文先出發。

大寶工作完成夜裡才回到家,隔天早上匆匆整理了工具立刻飛香港,太太力挺兄弟情,備二百元港幣 草草打發 讓大寶搭計程車和兄弟在碼頭會合,然後自力自強帶著兩個小男孩和媽媽、妹妹進行台南二日遊。

 

香港接船-5 

有請香港阿志當船長、大寶是機師兼副手;另外還有看著他 就想笑同時想把他的瀏海給撥亂 心情會變好的小三文。

 

香港接船-2

原本預計週日開航,沒想到海上颱風形成,眾人擔心這一停擺恐怕要多耽擱個幾天,重點是船長阿志的檔期甚滿,於是決定提早啟程。

本以為週日回到高雄,大寶他們應該也已接船回到台灣了,卻是在週日早上接獲大寶的簡訊,說航程不如預期,由於訊號太差可能無法聯絡。

傍晚五點大寶傳來一封簡短的訊息:『明天中午才能到。』接下來再度失去聯絡。

隔天依他估算的時間等待著,沒下文、沒訊號、沒管道……

小妖和我再度陷入〔夫君到底在哪裡?〕的焦慮中,不過我們還是有在焦急等待中互相強壯著對方的心情並且討論大老婆聚會應該採升級制,提升到拋夫棄子香港三日遊的境界才是,全案決定在下次大老婆聚餐時討論,呃~小妖,我們兩個到底還是不是人呀。

下班前,小妖匆匆丟出訊息,說船已進入台灣海域,杰哥正要帶著她一塊到台南接人去。,至此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總算平復。

 

厚禮  

*船接回來了,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還很多,爸爸和乾爹再度攜手合作。

*宴請船長那天,意外地收到乾爹媽奉上的厚禮,禮並不輕情意卻更重。

*大風大浪都踩踏過來了,希望此去揚帆風順!

*文字無法描繪出當時在邁阿密到近日這段時間所遇到的任何事,好歹是把這段回憶給保留住了!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