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  * 17W6D   體重:324g

第四次產檢日期:2017.12.5

產檢項目中最害怕的檢查來了,雖吳醫師有給我兩週可做羊穿的彈性時間,偏大寶這週一至週三都在海外,如果堅持一定要他陪同,是該延到下週再進行,但最近他說飛就飛沒個準的,我實在不想再惶惶不可終日,縮頭一刀伸頭一刀,那就快刀斬亂麻,把羊穿這件事給先搞定了再說!

最後還是決定麻煩婆婆陪我前往,並幫忙把Trevor接回家,Wesley則由隔壁太太接回,非常時期有非常幫忙的長輩及鄰居,真的覺的自己的後援系統完善得令人感動,是個被妥善照顧著的孕婦呀豬頭─哭泣

跟公司請二小時假回家,婆婆把Trevor接回來後,我們便一塊到醫院。

我選擇一般的羊膜穿刺,沒有額外加做其它項目。

 

進到診間就直接到超音波室 任人宰割

吳醫師很仔細的先檢查胎兒的狀況,便關上螢幕,仔細的消毐肚皮,在肚皮上做下記號準備下針。

我緊閉雙眼,雙手緊握住裙角,吳醫師口頭告誡我不要緊張,要放輕鬆。

不知是太緊張還是怎樣,針下去後的感覺怎麼和當年懷Trevor時的感覺不太一樣?當年那針下去刺到子宮時,會有痠楚感呀,這次怎麼沒有那種感覺呢?

抽了不知幾c.c後,就一直抽不到羊水了,吳醫師再度對我喊話,希望我能不要這麼緊張,可是我真的沒有感覺自己緊張呀,腦袋是這麼想也努力想聽醫生的話,然而出汗的手心卻証明一切。

吳醫生把針抽出來,決定重新下針。婆婆在旁邊喊話鼓勵,要我唱唱歌,掃除一下緊張的心情,婆婆在說媳婦有在聽,我決定在心中回想去參加五月天演唱會的嗨度,讓五月天在此刻的心底搖滾…

沒有用,第二針一下去沒多久就歪了,孕婦當時有個錯覺,覺得肚子咚碰了好大一下(驚)!孕婦的肚皮肌肉怎麼會這麼強壯呀

吳醫師重新打開螢幕,檢視胎位並重新做記號。第三針了,我發覺自己除了手心冒汗外,連背部及髮際都浸溼了汗,心裡明明覺得不那麼可怕,可怎麼老是頑皮地硬要把針給夾歪呢?

終於;第三針成功採集到羊水,現場的各位總算可以鬆了一口氣。

 

吳醫師離開後,跟診護理師追過來命令我不許下床,還要補一支抗生素才能回家。

護理師忘記要先幫我清場,婆婆還牽著Treovr站在角落,毫無死角的看著媳婦/媽媽的屁股蛋,這種感覺比剛剛的那三支長針還痛楚呀onion_(71).gif

 

回家後,很認份的在床上休息近一小時,婆婆張羅孩子們的晚餐,隔壁太太接Wesley回家時,貼心地帶了碗魚湯給我壓壓驚…

人生難得幾回讓一向很ㄍㄧㄥ的自己這麼坦然的接受幫忙和照顧呀~

Trevor進進出出房間好多回,一臉的擔心和好奇,我問他有沒有看到那根長長的針,他點點頭問我會不會痛?是什麼樣的感覺?會不會刺到弟弟?

之所以答應讓Trevor陪同,是遵照了他想要陪伴的心願,也想讓他參與弟弟來的這一段旅程,這經驗如此難得,如果沒有第三胎,Trevor永遠無法了解媽媽懷孕是怎麼回事,弟弟從胎兒變嬰兒的奇妙變化…而這段路程過後,他即將升格為哥哥了,我感覺的到他的歡喜,因此只要配合的上的時間就願意帶著他一塊去產檢。

稍晚;我那安親班回家的大兒子一進家門就急忙找媽媽,看到我在床上休息時立刻過來抱了抱我並問:「媽媽,妳還好吧!」

我對他微笑並點點頭,無需我開口, 弟弟立刻描述在診間所看到的畫面,兩個嘰嘰喳喳的孩子讓臥房變得好熱鬧。

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兒子們用一種類親密卻又帶點粗心大意的關愛在關心著媽媽。

當然最後樓明顯的歪了,羊膜穿刺的那根針到底有多長?成了本日最精彩,在Trevor的形容下,我怎麼覺得針長到可以從我的頭頂穿刺到腳底了呢?

*大寶忽視甚至沒有記住我要做羊膜穿刺的時間。

*前幾天還突然想要兌換掉免費哩程帶我們到京都旅行,算是生產前的一家四口之旅。

*然而考量時間太過緊迫並且撞期到羊膜穿刺的時間,於是拒絕了大寶這個充滿好意但缺乏思慮的京都之旅。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