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229-7W2D

在此之前,懷有身孕的事情仍被我高度保密著。某天我對公司極疼愛我們的老闆娘和要好的同事坦白,此乃為了我心裡那份盤算做預備,我以為用懷孕當離職的理由很完美,怎知老闆娘立刻與我商量要再請一位新同事進來接替這段期間我的工作,讓我好好的、安全無虞的迎接我的寶寶。而我親愛的同事完全狀況外的私下打電話告訴夫婿,忘了我曾叮囑她此事尚未跟家裡公佈。即便清楚她是好意,然而孕婦無常的脾氣還是暗暗生起她的氣來,然而為了胎教,我快快的振作起精神,釋放掉這份怒意。

後來才知道,許多朋友皆已接到夫婿開心的報喜電話,傾刻間,我彷彿才是最後一個被告知的人。公婆的開心完全表現在行動上,公公總是殷殷切切的叮囑我騎車要小心點,婆婆則是大量採購所有對孕婦與胎兒是好的東西,整個冰箱塞得滿滿。我心裡有滿得快要溢出來的感動,對我而言,公婆親如父母,常常我幾乎想要撤下藩籬,像過去那樣,窩在他們的身邊跟他們分享小生命的喜悅,然而原始的個性讓我保持沈默,腦子裡一直反覆思索轉身或面對,先前開墾好的路看來已不可行,那麼是不是要放步眼前這條被夾道歡迎的路呢?

第二次產檢非預期的提前了~因為一個意外的擦撞。知道要撞上前我腦子呈現空白一片,穩住自己的情緒後,我客氣的問倒在地上的阿伯有沒有怎樣,怎奈他賴地不起,開口直罵。從沒碰過這種事,只有先撥電話給夫婿,再撥電話給保險員,然後麻煩同事幫我打到警局備案。 

夫婿和警察到來之前,阿伯高調嚷著看我要如何誠意解決。整個處理的過程近二小時,阿伯高聲喧嚷沒停歇過,警察不停的勸解阿伯人沒事就好,做完所有的筆錄後,夫婿忍不住跟阿伯說:『我們也擔心你有沒有怎樣,但我太太懷有身孕,孩子情況未知,大家平安沒事就好,何必如此…』處理的員警要他務必當天帶我到醫院檢查,他說他自己陪伴太太經歷生產過程,他很明白那種感覺,只要一有不對勁一定到醫院報到。原本3/1才要回診,因為這額外的插曲而提早一天回醫院做第二次產檢。

晚餐後,我們慢慢步行到醫院,這是夫婿第一次陪我做產檢,一向獨立慣的我,突然感受到他的存在所帶給我的莫明力量。

醫生仔細幫我檢查被車子龍頭撞傷的瘀青,他說還好離子宮有些距離,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才是。在尋找寶寶蹤跡時,醫生沈默的時間有點久,久到我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還好他開口就是讓人安心的話:『寶寶的心臟在這裡,胚囊很飽滿,寶寶也長大了…』,然後醫生不知操作了什麼,我被一陣怪聲音嚇到,以為是機器沒弄好或啥的,他竟說那是寶寶的心跳,要求我先深呼吸再閉氣,然後就聽到一陣強而有力且快速的跳動聲,我和夫婿忍不住笑出聲音來了,這小子/小妮子還真是孔武有力呀!

 回家的路上,大寶還在回想寶寶的心跳,這是他第一次和寶寶見面,他那大大的眼睛裡充滿笑意,在我心裡他其實還是個大孩子,而我肚子裡的那個小小孩的心跳竟讓這大孩子笑開了懷。

 

『要不要散散步?還是要回家休息了?』還帶著笑意的夫婿問

『回家吧!』我說

 

眼前這條路好大好寬廣,再沒有人車擁擠,我知道我要回家了,雖然我仍不免害怕是不是還有什麼大石頭要散落下來,大寶是不是能體會些什麼,可是我知道寶寶和我都要回家了,因為我聽見了天使的聲音,噗通。噗通~別了!膽怯。

 

  

後來,保險員告訴我,測量的結果看起來是對方不對。我選擇和解,因為這種意外誰都不想發生,阿伯沒事就好,寶寶沒事就好,其它的都不是最重要。

 

媽媽體重:54.5kg → 58kg,『妳胖太多了』面無表情的護士直接用箭拉長弓射穿我的耳膜,一陣泫然欲泣狀,極為狼狽。

懷孕後,我的食量沒有特別增加,唯獨對白飯的喜好遠超過從前,但飯量增加並不多,對過去熱愛的零食竟提不起興趣,每天必喝的咖啡說戒就戒,茶類飲品也不喝了,可是我竟然胖了,且是這麼快速的向上狂飆,拉也拉不住似的。我細細思索,大概是沒有孕吐的困擾,加上餐餐正常、胃口不差、吃完飯後就往床上窩到睡著所致。不想動是因為初期下腹的悶痛一直存在,胸漲也讓我難受,看來不管多不舒服,還是要開始走走路、散散步了。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