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的奶援者-CLAIRE (1)

兔寶的奶量增加時,忙碌與疲累迫使我擠不出空檔集奶。眼見冰箱裡的存量漸少,心急無用只能做好心理建設,適時候接受配方奶填補奶量。

某個黃昏返家前,在住家樓下的店家門口巧遇Claire,隨口聊天聊到目前還在努力供應母乳給兔寶中,Claire一句:『丸子姐,妳介不介意給他喝別人的奶?』

心中快滅了的母乳大夢之火瞬間被點燃,點頭如搗蒜的快速謝過Claire。

全母乳至孩子一歲是願望,雖這胎已經比上一胎勤於擠奶,每天在公司分上下午各一次開工(這倒也要感謝IPAD,陪我渡過無聊的集乳時光,通常一部電影看完,大約能集到四包奶)。但從二月開始,奶量初時飆新高,後來竟突然下降到一個令我費解又疑惑的境界,一直以為睽違一年多的小桃紅要來了,但日復一日若有似無仍是無,奶量衝不上來就是衝不上來,靠著存奶苟延殘喘的走著全母乳之路。

Claire家冰箱的存奶正好解了燃眉之急。

 

要命的皮膚疹

兔寶從兩個多月起,偶爾身上會起紅疹,當時判斷應是太熱所致,後來斷斷續續發作了幾次,有時還有發炎反應,嚴重看不下去時只得仰賴藥物。

兔寶六個多月,臉上不知是口水還是食物殘渣造成一張小花臉,那模樣十分驚人,當天出門看診前先詢問大寶給他吃了些什麼,在歐陽醫師的建議下,決定換水解奶粉,連蛋黃這類的食物也一併先暫停。

在丁丁藥局的藥師解說下,才知道原來水解奶粉是苦的,媽媽當時心痛如絞,沒錯!就是捨不得讓兔寶毫無選擇性的"吃苦",雖然大寶聽從藥師的建議,第一瓶為兔寶挑選的是優生的水解奶粉(大寶有大品牌迷失與堅持),但媽媽回家思索了一個晚上後,隔天花了一整天爬文參考有經驗媽媽的意見,並跑了多家店家詢問,同時在心裡默默做判斷,挑出兩個品牌做最後決定。

和長期訂購Wesley奶粉的老闆聊過天後,最後選擇「金愛斯佳」水解奶粉。淘汰口袋名單之一的A牌。

金愛斯佳勝出的最強大理由是~媽媽我只想選擇一個吃得苦中較不苦的水解奶粉(呵,這理由真的好弱喔)

A牌被我剔出名單乃因為大多數的媽媽發覺寶寶有嚴重的便祕現象,雖一度我想以價格高可能比較好的理由選擇它,但光聽到這點,就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好心的奶援者-CLAIRE

第一袋緊急救援的母乳棒是Claire親自送到家裡由婆婆幫我接收,無法當面謝謝她,但電話那頭Claire大方的語調讓我感動得無以復加。

確定奶量快供不應求,兔寶得喝水解奶粉的那幾天,心情莫名煩躁,彆扭了幾天後決定提起勇氣問問Claire,沒想到她比我還開心自己的母乳能被兔寶接受,立刻招手要我不必客氣的取走她手上的庫存量。

至今,已經是第三次接收明明已經可以退奶的Claire母乳棒,那罐備用中的金愛斯佳很認份的死守後援的位置,我在心底悄悄排擠它,希望能延後它上場為兔寶服務的時間。

 

dear Claire:

初相見時知道妳和我的童年成長環境竟是這麼近(雖然我們的年紀相差不怎麼近,哈)但幾次有機會碰到面的時刻,似乎也挺聊得開的(噢,可知我的彆扭個性其實不那麼好聊吔)。

不經意的隨口問妳:『何時要退奶?』,妳沒有任何思索與猶豫地回我:『就餵到妳的寶寶不需要時』

我有些承受不住,妳的態度愈是大方得理所當然,我的內心愈是"拿人手短"那般的痛苦難當,

「施比受更有福」,妳這麼說!

我們的故鄉離得很近,但那時彼此素昧平生,現在我們住得很近,站在妳房間的窗口,Robert和妳開玩笑說站在窗口就能偷窺到我們…

謝謝緣份,還有那天傍晚的巧遇,讓兔寶能持續全母乳至今以及某幾晚過去找妳拿母乳棒時順便聊聊天的機會。

謝謝妳大方的供給(大心^^)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