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即將邁入二歲的那些個日子

總是在某些個靜默的時刻,在腦海裡浮出一個時間軸

長長的~在閉上眼睛的黑冪裡刻畫出一個又一個時間帶

默默地想著:

嗯 國小課本裡描繪的童年我也有一個。我的童年真的有一條河,那條河伴著我們村裡的孩子們長大,然後離鄉。伙伴中,我算是第一個哭著且不情願離開家鄉的孩子----------那是小六下學期暑假的某一個早晨!

離鄉四年間,和童年最要好的朋友書信往返三年半,封封不離:『遊子定要返鄉,我們再一同上同一所高中』。聯考一結束,國中同學聚集清水火車站,用力揮手送我一程,又哭又笑的我覺得先斬後奏很有個大人樣,我是長大了,且我非要回鄉不可,我要自己決定接下來的人生去向。爸媽還有妹妹呢,可是阿公阿嬤還有我心心念念的故鄉可是日日在我心眼底下---------那是十六歲的某個黃昏、某列南下的普通車。

喔 時間軸落在這個極不願想起的一個灰色地帶,是在這兒,我得要快快長大,扛起些…責任,是的!長女的責任,左對阿公阿嬤、右對媽媽妹妹~最後一眼、生死別離竟是這麼痛…----------那是爸爸蓋棺後的那個午后!

叔叔照顧我幾年了?十多年了呀!童年時期叔叔最疼我們三姐妹,父親沒能給我的,叔幫他補滿甚至超出太多太多。為了我的讀書環境,叔叔找了無數間房子,搬過二次家,然後成了家、買了棟房子,給我一整個四樓空間,也給我十一點前要回到家的規定,這是和他同住以來,他所立下最嚴格的規定。然後,我帶著十一點前要回家的灰姑娘魔咒,進入另一個已經熟悉的家庭。十一點的魔咒是叔叔對我的愛護,婚後我才能夠完全明白,甚至常常十分渴望回到灰姑娘的時代,窩進叔叔給我的那個樓層,躺下就能看到那盞燈,燈罩裡已經有了幾隻被晒乾的蚊子,直到關下這盞燈,拿著印章到法院蓋上結婚証書的那個最後一次,我都忘了數一數,到底有多少蚊子甘心葬在伴我多年的燈下?----------那是一千三百多個日子前一個春天的早晨,那個早晨代表一個時期的終結。

 

然後~

想起那個不好睡的深夜,一個轉身驚覺羊水滾落,通知書房的夫婿,聽他急急叫喚婆婆說了聲:『丸子羊水破了』,室外一陣忙亂,我自己面對著櫃子,心慌又害怕的小小聲顫抖啜泣,想自己平時整理起東西是很俐落的,怎麼這一刻竟是什麼都沒準備好似的…

孩子,那一刻媽媽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準備、沒有喜悅,甚至十分恐懼,就算我們已經共生共存三十八週,所有屬於你的小衣小物媽媽早早就細心親手打理好,但坦白說,我好像不那麼歡迎你,覺得這天過後,我的身體、後半段時間軸都要因你而不同了,而接下來呢?你要如何的佔用我的人生?

 

再然後~

你滿月,我總算脫離不能洗頭、日日五餐用力進補、夜裡總算能連續睡上四個小時以上的日子

你斷奶,我總算能脫離乳腺時時分泌、脹痛,扣子才剛扣上又要解下的日子

你的嬰兒笑、嬰兒哭、脖子硬挺、背頸挺直、翻身、坐起、滿地爬、起身站起、跨出第一步、碎步跑跑倒倒、又跑又跳又爬,這過程很長,但回想起來卻似瞬間…

你一歲,捉了個計算機,再一次仍是計算機,不管是什麼,你小小的手心最終仍會放在我的大手裡呵著,未來還很長,此刻你仍是媽媽心頭上的小寶寶。

 

接著~

就這樣兩歲了

耍野、撒嬌、『阿咪、媽咪』聲聲軟軟甜甜的叫著、小手緊緊的圈著媽媽的脖子一起睡著,怎麼明明是我該保護著你的姿勢,常常被你圈著睡時竟像是你在呵護媽媽似的。

 

我將雙手伸長

左手伸展出去的是你來之前的過去,那一段的時間軸刻劃在30多一點

右手延伸出去的是不可知的未來,

在我的雙手之間圈起的是你,小小的一個

你站在媽媽時間軸的中間,突然變得很大很重,慢慢往右邊跟著我一步步往前走

迎接著你的兩歲,讓我突然有了「媽媽就是我一輩子的名字」的感覺

許多跟你有關的什麼的,都像是卸不下了的…

然後有很多個快樂,是你所給我的

也開始有了未雨綢繆的打算,是我將給你的

當然也開始有了一些媽媽的架子,端出那架子板起臉後,又同時會把時間軸捲回去重疊著童年時期的自己,想自己那時的心願,去將心比心你的吵鬧抗議與單純的小小心願。

大人有時候是很討人厭的~親愛的孩子,有一天你也會這麼呶嘴告訴我吧!媽媽承認討厭肯定是有的,但在此之前,謝謝你精彩了我的生活

媽媽其實想說的是更深更重的~謝謝你豐富了我的生命!

注視媽媽的那抹星光.JPG

我已疏遠了許多嬰孩時期的忙碌記憶

卻始終無法忘記孩子哺乳時注視著我的眼睛

 標題

時間軸緩緩往前,時間帶不會永遠停留在你的一歲、兩歲…

但你的每一個時刻~終將是媽媽的永遠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