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jpg  

他具有草根性的幽默,吃過幾次飯、聊過幾次插花性質的天、當過他們的伴娘…嚴格說起來不是很熟悉彼此,但總覺得這個人有相當程度的有趣,至少看起來不像是隨便就要說再見的人。

 

十八歲那年,火車站的猛然碰頭,不小心撞見好姐妹維護甚緊的感情,那是我們第一次的照面,而我竟為自己的這段偶遇感到尷尬與不安,那年紀談戀愛是正常,但看著一塊長大的好姐妹被感情包覆的幸福模樣卻感到一絲絲陌生。

 

見証兩人的婚禮,聽著一路走來結成善緣的過程…感情成就的婚姻絕對感動~至少在那當下是如此。當晚望著她的房間,失落感無由來的包覆著我,好多個回家渡假的夜晚,總要看著她房裡的小夜燈才能感到安心,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童年離得好遠。

 

婚後聚首,看得出來小倆口仍是恩恩愛愛的,卻也從她口中得知,有些人閒來沒事眼睛小嘴巴大,連小倆口在村子裡牽手散步也能拿來說嘴,甚至在人家媽媽面前也要拿來說一說…

 

再久一點,新人的喜紅退色,柴米油鹽、尿布奶粉與育兒的責任,全部落在好姐妹身上,這位笑起來很有趣的先生退化成孩子,愛玩的本性難除,責任之於他已然陌生。

 

最近的一次見面,稍稍問起:『他是否有所轉變?』,好姐妹看起來很釋然的搖了搖頭…我們誰都沒有再多說話。

 

早上,一通電話帶來最新的消息

『她老公走了,昨天,是車禍…』

行車紀錄器顯示是他自己開快了車所造成,送醫前就已經斷氣。

 

本敲著鍵盤的手,一度不知自己停在哪個鍵?要打開什麼文件工作?

想起對方的笑臉與聲音、想著對方躺在太太娘家長椅上看電視的一派悠閒、想起後來的他幾乎不曾再出現過…

再想起好姐妹的一肩扛起、想她自己吞忍許多不為外人道的委屈與辛酸、見面聊起自己的事時總是那麼釋然又認命、當我處在最谷底時,她適時的伸出援手給予停泊的港灣與安慰,而那時的她其實正經歷著痛苦尚未解除…

難過大茂的永別,卻是更心疼她與兩個孩子的這一刻與下一步…

堅強如她肯定會再釋然放下的,但這種時刻連傳個簡訊給她都讓我猶豫,此刻先保持沈默吧!平常嘴笨慣了,此時連文字都笨拙了。

 

但願在另一個世界的你能明白曾經荒唐的自己給予妻子一個什麼樣的過程、留給孩子們什麼樣的回憶,最後的這一刻,沒有人會再忍心苛責你的不是,尤其是你那位賢淑認份的妻子。

而後如果真有冥冥之中,願你能披掛起迷失以久的責任感,護佑著妻與兒。

別了  大茂

一路  好走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