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月.jpg

生產完的第一天,清醒時常常是掛著一抹產程好快好順利的微笑去暗鬥那隱隱作痛的子宮,對於兔寶的感覺好像還沒有開始,「到底是個什麼樣個性的孩子?好不好帶?還是會折磨我個半死?」的假設性問題有時會趁亂攢進一向容易想起來擔心著的腦子裡。

 

0912

0912.JPG

在羊水裡泡了這麼久,小手上有一點脫皮,這是目前我僅能見到與擉摸的肌膚。

0912-1.JPG

體重不如醫生所預估,比Wesley出生時還少上一百多公克,倒是身長有55cm,看來超音波的誤差值應該在這裡。

 

0915

  0915.JPG  

兔寶從一出生就很紅,幾天過後仍是覺的他還是紅囡仔。

 

0916

0916.jpg

「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感覺仍在,但因為天天在嬰兒室哺餵他母乳,多少也培養出一種嬰兒與母親的親密感。

 

0917

0917.jpg

到嬰兒室餵奶時,瞧見Trevor的臉頰出現幾顆小紅點,心裡猜測著不知嬰兒期的花臉臭頭Wesley惰況是不是連兔寶也會遇上。

 

0918

0918.JPG

我的母愛大大覺醒,要求嬰兒室讓我實行12小時母嬰同室,在此之前嬰兒室要求我先去看診。

許醫師仔細地聽完我的情況,判斷並無其它感冒症狀,依此可說是過敏性咳嗽,想要母嬰同室是可以的,但原則上就是要戴上口罩。

 

0918-在月子中心慶祝.JPG  

*這天睡美人大寶仍在沈睡,接到虔偉電話說他們這伙人 拎著好吃好玩的 就快到了,時間是晚上10:30,剛從嬰兒室結束當天最後一次親餵後,大寶的好兄弟們因為沒在月子房打過牌、喝過酒的硬是要到月子房開趴以茲紀念!

 

0919

0919.JPG

前一晚擠完奶便早早睡下,為了今天的母嬰同室弄得好像在約會那般,起了個大早把該做的、該準備妥當的都先備好,時間愈接近愈是忐忑,突然不曉得如何處理嬰兒的大小便、如何拍打嗝、甚至忘了要如何跟嬰兒相處…

今天之前,在嬰兒室餵奶常會餵到打瞌睡,累了把孩子交給嬰兒室並交待護士還沒有幫嬰兒打嗝便能回房休息,但這天開始什麼都得自己來,直到嬰兒室的人把孩子推走為止。

以前總是在等待「孩子有尋乳反應」的電話,那時還曾小小疑惑過兔寶怎麼喝一次奶就能撐個三四個小時才找媽媽?親自帶了第一天後才發覺這孩子還真貼心,奶一次便能睡過三小時,甚至更久,對於接下來的母嬰同室因此不再感到害怕。

*琝淨來,待了五個多小時。

*奶:6次(初來乍到只要眼睜開就快速塞奶)/尿布更換:3次

*第一次沒有人在月子房陪睡,晚上點著一室光明,有些微的害怕,卻也有某種終於能獨處的自由輕鬆感。

 

0920

0920-2.jpg  

兔寶回月子房的早上總要先四處打量,明明看不清楚的,但也許環境的味道與氛圍不同,總是要抱著四處打轉好一陣子後才急急尋乳。

0920-1.JPG

實行母嬰同室後,Wesley變成一位棘手人物,尤其音量的控制能力挺差,熱切想接近弟弟的動作很驚魂,大人們無不輪流想著要把他帶往何處去消耗體力。

這天他和爸爸、虔偉叔叔、Robert及Zoe到澄清湖看球賽,回來後弟弟也被推回嬰兒室去了,玩累了的孩子很快就睡下,我似乎也漸漸捉到和兔寶相處的節奏,加上在月子中心生活著,省去整環境的大把時間,白天專心照料嬰兒,晚上就是陪伴Wesley的時間,我喜歡這樣的生活。

0920.JPG

*小甫和孟婷來,一瞧兔寶就直嚷著根本就是嬰兒Wesley的翻版,好訝異這兩人驚人的記憶力,面對眾人詢問兩兄弟是否相似時,我常會陷入一陣不知如何回答的困頓裡。

*奶:5次/尿布更換:3次

 

0921

0921.jpg

這兩天,兔寶上午回到我身邊後多半不睡,喝完奶後仍是清醒,總要弄到近中午才肯睡下,但之後就能好好盡他嬰兒該盡的本份,好好喝奶好好睡。

傍晚,父子倆在我的月子房裡睡得呼嚕呼嚕的。

大寶一進門便面有菜色,嚷著肚子疼了一整天,自己推測是早上連吃兩顆飯糰,大概是吃得太急了,引起腸脹氣。Wesley開心的說爸爸要帶他去夢時代玩,時時催著正在奶睡弟弟的媽媽去為他泡一瓶奶。Wesley兩三口下肚便見他累得睡了,還說了一串夢話。

大的小的都睡下後轉身再為痛了一整天的大寶塗脹氣膏並按摩肚子…    到底我是不是在做月子呀?

那晚父子倆沒去成夢時代,因為Wesley忍了好一段時間後在車上吐了,催著大寶一定要帶他去看醫生,離開月子房前發現他有微微發燒,還好讓大寶把他的健保卡給帶上。

*今天月子房可能有睡神進駐,大的睡、小的睡連幼小的也呼嚕直睡不醒,只有我神經質的睡睡醒醒,看看這個、探探那個再時時眼巴巴的等著兔寶張口尋乳。

*到了今天已經三天了,兔寶在我手上沒有大過一次便,雖難免慶幸但又不禁擔心,明知母乳寶寶可能是如此沒錯,但回想嬰兒Wesley,他幾乎是個天天拉、邊喝邊拉的孩子,本是同根生的兔寶怎麼不同於哥哥呢?

*奶:4次/尿布更換:2次

 

9/22

0922.JPG

日也思夜也想的終於幫兔寶把到屎了,但兔寶沒有用哭來抗議要換尿布,等到我發現時小屁股上面都已乾成一個印子了,手忙腳亂的用掉許多溼紙巾及衛生紙,明知直接帶到廁所沖洗較乾淨省事卻因為手笨怕把嬰兒弄傷了而選擇用最笨的方法清潔兔寶。

才剛弄得差不多,兔寶一陣尿來,驚得我一手拿尿布、一手慌亂不及的 想捏住兔寶的咕鳥鳥 擋這陣瀑布,整個弄好後覺得自己手拙又懊喪的好虛脫。

兔寶好吃好睡是目前讓人欣慰的事,有時晚上嬰兒室打電話要來推嬰兒,還會讓我想把兔寶捉起來再奶一頓。

*大寶急性盲腸炎,晚上9:00多進開刀房 

*幫兔寶決定肚臍章(檀木:1,800,含理髮)

*奶:四次  /  尿布更換:四次   / 屎:一次   

 

9/23

  0923..JPG  

因大寶緊急開刀,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今天暫緩母嬰同室。

早上請假外出,讓婆婆趕到醫院為大寶辦理住院手續。一回家馬不停蹄的整理環境直到整齊為止,但腰也痠口也渴了。

下午回醫院前Wesley抱著我說:『我是不會讓妳走的』,心裡一陣甜伴隨一陣酸。

 

0923.JPG

 一回醫院便去電隨時可去餵奶,見到兔寶時有一種莫明的想念與說不出的溫暖感受。

同時發現他的睫毛與眉毛的顏色更黑了些,看來睫毛應該不至於像到我才是(拍胸

 *晚上小姑銜母命回來幫忙,帶吵著要到媽媽那兒的Wesley過來。

 

9/24

0923-1.jpg

幫兔寶換尿布時發現兔寶臍帶不見了,還好嬰兒室小姐有收集起來,辦退房時一併點交。

 

0924.JPG

和嬰兒室護士聊著聊著聊出一把眼淚,算是壓力的渲洩

*下午文宗這群朋友過來

*奶:四次  /尿布更換:三次

 

9/25

0925-1.JPG

嬰兒兔寶的睡姿已經開始不規矩起來,奶了十多天,大概力氣也有一點了。

0925.JPG

嬰兒哭真的好迷人吶。

這天月子房的管理者通知付款:十天月子中心及五天全日託嬰+五天半日託嬰:共22,900

晚上接到大寶電話:聲音聽起來有元氣多了

0925-2.JPG

看慣了Wesley沈甸甸好大一陀尿布後,好久沒有看到這麼迷你的可愛小尿布,有些失心瘋的想收集起來。

 

*娟和冠下午過來。

*Wesley晚上過來這裡過夜。

*奶:四次  / 尿布更換:四次

 

9/26  

一夜不好睡。

早上接到大寶電話,精神更好些,但仍燒燒退退

兔寶今天不能上來月子房,心裡有些不捨

*諾今天過來

*Wesley再留宿一晚,催著媽媽快擠奶然後一起幫弟弟送奶去。

 

9/27

0927.jpg

護士交待要勤幫兔寶換尿布,因為她們發現他的胯下有紅疹子。

但仔細想想,尿布的更換其實都算勤的,且有時發現尿布並不重但已經脫下後仍是給一片新尿布,沒有回包溼尿布的情形,紅疹子的發生真是一個謎呀!

*諾再來/晚上彰大、彰嫂在沒預警的情況下來訪,還好兔寶持續沈睡。

 

9/28

0928.JPG

早上兔寶九點不到就被送上來,一直到中午12:30還無法好好睡,睡睡醒醒多次後,終於在午間脾氣大爆發,哭了好一陣子且不停偈。

0928-2.JPG

小甫和孟婷過來,簡單的認了乾兒子,並把疑似讓兔寶不好睡的Wesley帶回家去。

護士查房時,幫忙安撫想睡睡不著的兔寶,最後讓兔寶回到我的床上先親餵他再讓他直接睡下,終於解決不曾見過的狂哭事件。

*大寶要求出院 Wesley留宿月子房。

*晚上婆婆、阿姨、熊阿姨帶著Wesley過來,準備先拿一些東西回家。

*稍晚三嬸嬸來看我。

*更晚一點芷涵過來。

*奶:四次  /  尿布更換:四次

 

9/29

0930.JPG

 一早例行性的把所有的事完成一遍,躺在月子房裡難受的跟這裡道別,然後快速的辦理退房手續並到嬰兒室學習簡單的護理。

兔寶穿上佳均送的浴袍回到自己的家。

0930-1.JPG

第一個晚上真累壞人了,每放下嬰兒床必醒,家人們輪流哄睡他後的半夜,半小時、一個小時便起來一次,整個晚上我就一直昏沈沈的起床、餵奶、睡著、驚醒、再餵奶…在月子中心的那個天使兔寶突然變了個樣,當時真有種:這樣的生活要如何過得下去的沈重感。

 

10/2

1002-開始趴睡.JPG

免寶晚上的情況時好時壞,過了那段回家的適應期,有時仍是會哭到把大寶的烈脾氣給揪出來。

這天小潔這群朋友來了後,終於找到兔寶不好睡的原因,原來兔寶也是個愛趴睡的孩子,房裡冷氣訂在26~27度被眾太太們群起攻之,這西曬的房子訂這樣的溫度實在還是悶熱,怕熱的嬰兒被長輩包緊緊的放在這悶熱的房裡難怪會一直不好睡。

溫度調降並讓他趴與側睡的那個午后,兔寶安穩的睡了好沈又好長的一覺(長達五個多少時)。

 

1004.JPG

1008.JPG

被人妻指導團指導後的那天開始,兔寶改為趴睡,但也讓我夜裡時時得醒來探視,連眼鏡都不敢取下。

 

10/6

1006.jpg

眼睫毛更明顯增長了,沒有打算幫他剪睫毛,一切依Wesley模式前進。

但那看了很礙眼又疑惑的稀疏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10/7

1007.JPG

施打卡介苗。體重:4.3kg

生安卡介苗是抱回嬰兒室施打的,所以無法看到稚嫰的兔寶被札針的反應,倒是從護士手中接過兔寶時,照顧過他的護士說:『他變得好大隻喔。』

 

10/10

1010..JPG

持續在長輩身後替兔寶減去包裝,但礙於長輩實在太愛 碎唸 兔寶,只有再替兔寶罩上一件蝴蝶衣。

1010. (2).JPG  

即將出月的兔寶明天就要被理去這頭嬰兒禿髮了,做媽媽的太感性,時時摸著柔軟的胎毛髮,有些捨不得卻知道這只是個好渺小的過程。

 

10/11

1011-3.JPG

滿月理髮,禿崽仔變大光頭,相較之下媽媽喜歡光頭兔多一點(寧可光禿禿也不要稀疏禿吶^^)

 

-------------------------------------------------------------------------------

*離兔寶出生/做月子的時間有些久遠了,拖著放著的結果是:內心的感受一大堆,牢記的、忘不了的、突然想起與遺漏了的…枝枝節節太多,紀錄不像紀錄(嘆)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