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前,爸爸在陽光普照、蟬聲綿綿的早晨離開,家裡只有我沒趕得及見他最後一面,即便我當時的好朋友已努力飆車把我送到台南趕搭著最近發車的一班火車回家,可是進了家門,我只見到早我一步進門的叔叔,牽著爸爸的手,放聲大哭,從來;我都未曾見過叔叔掉過眼淚的,此刻;在我眼前的他,哭得彷彿像個和爸媽走失迷了路的小男孩,而我只能怔怔的站在後面,看著昨天明明還睜著捨不得的雙眼跟我輕輕點頭說再見的爸爸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叔退開,讓我和爸爸獨處,一向因為好強而從未在家人面前掉過淚的我此刻眼淚無聲無息的直掉,我拉著爸爸的手,輕輕地跟他說對不起,卻也任性的、重重地怪爸不肯多等我一會,連最後擁抱道別的機會也不肯給我,這對我而言該是如何沈重的一輩子的遺憾。印象中,爸爸對我而言一直像個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內心裡敬他愛他,卻從不曾主動跟他說說貼己話更不願表露我其實也很渴望父愛,雖明白三個女兒中,他因無法帶我在身邊而最疼愛我,然而我卻離他最遠,這是我第一次卻也是最後一次主動牽起爸的手,跟爸如此親暱的接觸並道別,沒有人打擾也沒有人過問。

蓋棺那天,全家人繞著棺木見爸最後一面,師公交待絕不能把眼淚滴在棺木上,否則怕他走不開,我靜靜的看著爸爸~那個昔日很瀟灑的巨人,此刻卻是骨瘦如柴,安安靜靜。棺木就這樣無情的被蓋上,工人們合力把棺木釘牢,每釘下一寸我的心就糾著痛得難受,於是急急的一個人跑到天橋下,放聲大哭,連日來的心裡負荷、永無休止的思念在那一刻全然渲洩,我靜靜的離開家,躲在這裡跟爸爸做了一場心靈上的道別,然後又安靜的回家,面對最後的永別。

爸爸的最終住所選在一個風景很美,遠處能見火車經過的私人土地,我想這是很美的一個安排,因為我們三姐妹返鄉的交通工具是火車,以後無論是我們回家或是離開,爸爸永遠都是第一個見到我們、最後一個跟我們話別的人,而我也常在火車經過這片綠油油的稻田時,望著遙遠的爸爸的家,在心底跟爸爸說:『爸爸,我回來了!』

 

小饅頭出生後,對爸爸的思念與不捨反而隨著他離開我們的年數加深,小饅頭是兩家的長孫,愛笑的他很得長輩們的喜愛,我遺憾爸爸見不到我們成家,更遺憾小饅頭只能對著爸爸的遺照認識這位曾經很是瀟灑的外公。每年清明及爸忌日,我們三姐妹即使無法全員到齊,另二位也一定排除萬難回家掃墓及祭拜,這已是無需言語的約定與默契,因為我和妹妹們對爸同樣懷抱著無盡的思念。印象中我似乎沒有缺席過,即便是去年挺著六個月身孕,還是堅持和二個妹妹步行到爸的住所幫爸爸打掃庭前落業及雜草。

今年,一樣是滿桌豐盛的宴席,老三因工作缺席,然而笑咪咪的小饅頭替補了小阿姨祭拜的位置,當我們沈默地跟爸爸對話時,小饅頭開心的吚吚呀呀,心裡一陣酸楚的甜蜜,我抱著小饅頭默默對著爸的遺照說話,並時時問小饅頭:外公在那裡?小小的他眼神立即望向客廳裡爸爸的照片。爸!您是否看見,這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可愛小小人是您第一個小孫子呢!如果您還在,該要如何的寵愛這孩子呢?

 

今年,我的頭髮依然烏黑,爸的容貌在我依然顯明的記憶裡仍舊是他走時的模樣,我不知道當我二鬢斑白時,是否想得起爸的形体,即便絲毫沒敢忘記,那我該如何幫他增添向上攀升的年紀?該如何幫他細數額頭該佈上的皺紋?該幫他拔多少根白髮並笑著跟他說:不怕不怕,我會一直幫您染黑您的髮讓您依舊保有年輕時的帥氣模樣?我想不起來很多很多事,但願我能一直把您留在我已經夠亂的心上,因為我真的很愛您,雖然我和妹妹們從不曾這樣跟您說過。

在屬於您的日子裡,我永遠沒辦法彌補當年趕不上見您最後一面的遺憾,大家都沒敢再提問我,然而我還是不能原諒自己,尤其是奶奶只要提及,我便會慌忙的逃開,因為我不忍再聽到您臨走時的一切。您好嗎?我親愛的爸爸。

 

分隔線

 

爸在浪漫的日子裡誕生~二月十四號,葬禮過後我找不到爸年輕時留下的日記,我想是在媽那兒吧!爸寫得一手好字,文學造詣及繪畫都不差,我想在他看來極酷的外表下,其實是有顆很溫暖、柔軟的心。

他在十四年前的梅雨季節離開。為了趕回學校承接起畢業前的課業進度,也為了見當時在我心中是一抹溫暖力量的男友(現在已是我的先生),離開家的前一晚,雖心裡很掛念情況不是太樂觀的爸爸,然而我更渴望能暫時逃離隨時會失去爸爸的壓力,及這連日以來讓人笑不出來的梅雨晦暗。返校當天早上,爸房裡的窗戶透進久違了、很舒服的陽光,爸的臉在陽光底下是如此安詳,安詳到讓我以為等我從學校返回家裡時,他就會好起來~當時的我是如此逃避的樂觀。這樣也好,我見到爸的最後那個身影是讓人安心的,我沒有忘記,也不會忘記那最後的、最後的爸爸留給我的樣子。       

 

農曆五月十二日想忘不能忘的日子,爸爸,我只想告訴您,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念您~寫在您離開的第十四個鳳凰花開的季節。

 

 爸,點一首歌給您聽,當作我遙寄給您的思念,如果有機會,請您到我夢裡,讓我邀請您跳支舞吧!然後請您告訴我,這些年您對我們是否一樣想念,在另一個世界裡,你是否瀟灑依舊,是否能卸下對媽媽及女兒們的責任,和三五好友輕鬆談笑,受傷的雙腳是否痊癒,是否已經不再有病痛…就請您開心的、無所牽掛的牽著女兒的手,開開心心地跳支舞吧!

 

 

Back when I was a child, before life removed all the innocence
My father would lift me high and dance with my mother and me and then
Spin me around 'til I fell asleep
Then up the stairs he would carry me
And I knew for sure I was loved

If I could get another chance, another walk, another dance with him
I'd play a song that would never, ever end
How I'd love, love, love
To dance with my father again

When I and my mother would disagree
To get my way, I would run from her to him
He'd make me laugh just to comfort me
Then finally make me do just what my mama said
Later that night when I was asleep
He left a dollar under my sheet
Never dreamed that he would be gone from me

If I could steal one final glance, one final step, one final dance with him
I'd play a song that would never, ever end
'Cause I'd love, love, love
To dance with my father again

Sometimes I'd listen outside her door
And I'd hear how my mother cried for him
I pray for her even more than me
I pray for her even more than me

I know I'm praying for much too much
But could you send back the only man she loved
I know you don't do it usually
But dear Lord she's dying
To dance with my father again

Every night I fall asleep and this is all I ever dream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
在歲月把所有的純真帶走以前
我的父親總喜歡把我舉得高高的
與我母親共舞、與我共舞
他會抱著我旋轉,直到我睡著為止
然後他會背著我上樓去
我很清楚我是被愛的

每當我和母親起爭執的時候
為了如我所願,我總會跑到父親的身邊
他會安慰我、逗我開心
最後讓我心甘情願地照我母親說的去做
當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
他會放一塊錢在我的床單下
我從來沒有夢到過有一天他會離我而去

如果我還能有另一次機會
與他一起散步、與他共舞的話
我將放一首永遠永遠不會結束的歌曲
我多麼多麼想再一次與我父親共舞啊

有時候我在她的門外傾聽
我聽到她在為我父親哭泣
我為她祈禱更甚於為我自己
我為她祈禱更甚於為我自己

我知道我祈求得太多太多
但您能不能把她今生唯一愛過的男人還給她?
我知道您通常不會這麼做
可是親愛的上帝
她是如此渴望與我父親再共舞一次啊

每晚入睡時,我都是這麼夢想著......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