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夫婿一直維持著婚前對阿公阿嬤的照顧,每個月來來回回接送二老到長庚就診,週末前夕總會主動問我這週那一天要回娘家?即便生活上他是家裡的髒亂製造者,一度讓我覺得跟他生活在一起是種酷刑,然而看來粗心愛玩的他,卻一直愛屋及烏的陪著我一同盡孝道,從沒聽他抱怨,完全的表現出他出自內心的意願與熱忱,這點讓我很感動,我以為,很多婚姻裡頭的風雨及婚前的那段遺憾都摧不毀二人十多年感情所奠下的根基。

 

 

第一年新年清晨,我正勤奮的把整個家打理乾淨,等著中午和夫婿先回娘家陪家人吃個團圓飯,傍晚再返回高雄以孫媳婦身份首度參加夫家的祭祖大事,然而一個不經意的發現把我自以為婚姻雖有磨擦之苦但還是完整甜美的假象給拆穿,那一串數字就這樣諷刺的在我眼前放大再放大,原來揭起序幕的屬於我們二人的舞台,帷幕後竟是擁擠不堪,而這份擁擠還是來自那被夫婿自名單上剔除的人,她就這樣存在於我所不知道的空間裡,默默滲透著我自以為是幸福的生活。

 

 

熬過大年初二,回娘家吃了頓不知滋味為何的團圓飯,嘻嘻哈哈陪朋友打了一夜麻將。清晨,拎著簡單的行李離開這個讓人窒息的地方。一段旅程回來後,我決定告別這些不被允許掉落在我生命中的紛擾,沈默中我慢慢的、無聲無息的開墾轉身後的退路。當新工作確定,且薪水比我預期漂亮,我的腳步愈來愈輕快,心情也愈來愈清明,這場早該落幕的戲我本來就不願參與演出,女主角這角色我何必戀棧,那個曾害怕失去而在我面前哭得像個孩子的先生,原來還是個貪玩的孩子,那麼就這樣吧!

 

 

工作與居住地一底定,所有的痛苦一夕間消失。安靜的日子裡,我一面規畫出走後的未來,一面等待那一抹小桃紅。一向準時的她這次卻遲到了,當時我並不以為意,以為是心裡壓力所致,然而,等待的時間愈久,心裡開始產生疑惑,可能嗎?不可能!許多畫面飛過,問號驚嘆號不停在我腦海裡閃閃跳跳…想起時一陣心驚,又連忙安慰自己老天爺不會跟我開這玩笑,於是駝鳥心態地拖著,走起路來蹦蹦跳跳,然後告訴自己,瞧!一切無恙。

 

 

利用某個工作空檔,在公司無人的午休時間,我一個人在洗手間裡找答案,說不上來當時的心情,當顯示區顯現二條很明顯的粉紅色線條時,我輕輕地對著它搖搖頭,掛在臉上的是一抹淒楚的笑。如果沒有這件事,此刻我該揚起180度漂亮的嘴角,然後撥個電話告訴夫婿:『嘿!親愛的,屬於我們的天使報到囉~』,可是我不能,第一個接獲消息的是我至愛的阿嬤,我輕輕的說,感覺電話那頭知曉我所有決定的她一陣攤軟,當她問我做何打算時,我很肯定的告訴她:不管怎麼樣,我要生下這孩子。

 

掛上電話,我在無人的辦公室裡哭得心都疼起來了,和夫婿企盼了那麼久,這孩子卻在我們關係瀕臨破裂的時刻來臨,我是多麼希望夫婿是第一個和我分享此事的人,然而此刻我竟只能就著一室孤寂,任憑淚水一串一串收也收不住,這對我而言是如何遺憾的事。

 

 

 

 小天使的信物

 

 

 

這是小天使給我的第一件信物,沒有聲音與文字,可是那二條漂亮的粉紅色還是讓我懷抱著莫明的情緒落下眼淚,謝謝你,我親愛的天使,這是你送給媽媽最美麗也是貼心的、唯一的情人節禮物,請你好好的在媽媽體內開心的生活著,不管未來如何,媽媽一定會堅強面對。

 

 

 

2008214日,我的天使在我轉身的時候,給了我訊息,當天是西洋情人節,我在情緒回穩後才想起這節日,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巧合?流過眼淚還紅腫的雙眼笑了。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