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晚夫婿翻來覆去直嚷著睡不著,一下踱出去書房,一下又踱回床上,我就這樣在他來來回回的打擾中,跟著犧牲了我的睡眠。我們都習慣早起,睜眼看時鐘不過才五點半,我心裡不免犯嘀咕的恨起這位失職的枕邊人,但又念及他的不好睡也夠可憐的,於是在啃著他一早帶回來的早餐中原諒了他。

 在床上看報吃早點是我一天的開始,夫婿反常的窩在床上跟我聊天。

 『我昨晚好難睡喔』 夫婿語氣柔軟的想引起我的關照。

 『是呀,你不好睡我也跟著不好睡』 眼不抬,嘴裡還咀嚼著美味早餐的我。

 

                             …… 大。寶。蘊。釀。氣。氛。中 ……

 『HONEY~我看到一個賣家要賣 "煙當貢",這個要三萬多,他才開價15,000吔,一定很多人會想跟他買…』大寶語氣溫和甜美,那聲  HONEY叫得可熱的。

『……』依舊專心的享用美食中,等著他的下句話

『我昨天一定是因為這個才睡不好的,妳補貼我五千元好不好,其它的我自己想辦法。』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賣家還沒有回覆要賣我,我只是問問…』

『況且我買這台機車有保值功能,以後還是會很搶手…』

大寶自言自語努力幫我洗腦中。

一股無名火再起,極其忍耐的淡淡回應自言自語、愈談愈開心的大寶:『我不會阻止你買,你用外快去買吧!不要跟我談保不保值,你不會賣掉它,你只會換一台更大更新更好更貴的。』

『這台街車不能載小寶呀,太危險了,等小寶大一點我把這台賣掉換台休旅型的,就能載著小寶四處逛逛去…』聽不出我話中帶刺的夫婿如此回應我的冷淡。

                           ……大寶編織美夢中,此話題無繼續之必要……

卡玫基颱風造成昨天一整日大雨,下午近四點就接到夫婿的來電,要過來接我下班,這種雨不放心我騎車,他可以在公司樓下等我,聽的我心情大好,覺的這傢伙終於長腦長良心了。婆婆雖有交待炒二個菜,可是夫婿覺的下班後還要下廚太辛苦,主動到公司附近包妥便當,瞬間覺的自己飛上了天,幸福原來就是這模樣(果真是容易滿足的孕婦)。

回到家後,夫婿在陽台接了個電話,匆匆跟我說菜頭來了,他要下去和菜頭聊個天。我不禁質疑,這樣的大雨豈有不請賓客上樓坐坐的道理,匆忙下樓的夫婿回答,菜頭只是要來看機車,等一下就要回去了。

看機車? 夫婿露出破綻的第一句話。這樣的大雨天,妻管嚴的菜頭怎可能在下班時不快快回家還特地過來看機車,再者只要夫婿出差,家裡的重機就是菜頭在使用,有必要再過來看它一眼嗎?

整理好家裡,我提著垃圾帶著一整天沒得出門的妞妞一塊到地下室去,夫婿瞄見我下來,頭不抬的工作著,倒是菜頭一臉尷尬,我其實心裡有譜,也清楚這人一向都是如此,想要的東西一定不放過,我只能對著夫婿豎起我的大姆指說:『你很讚!』

這二個愛車的男人忙著換新的排氣管,地下室又悶又熱的,二人的汗像沒關緊的水龍頭般的狂掉,我想人果真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而不惜一切,菜頭形容男人愛重機如同女人愛名牌包一樣,我不禁抗議,至少我是理智看待女人愛名牌包這檔事,喜歡和花錢買回家還是有一段差距的。

我找到大寶昨天特地接送我回家的答案了,心情大好的他不過是施了點小恩惠給我,而我竟還開心了半天,原來昨天的那場溫馨接送情不過是託他新買來「DEVIL惡魔管」之福呀!

 

後記:本文記於2008.7.18

這台重機果真在我的念力下離開我們家了。然而它的離開實屬不得以,我沒過問夫婿的心情,但這個決定倒是近期內他所做過最正確的事。畢竟這位飛人先生,常是行李一背起就得離開家裡,工作打拚去,重機的意義到最後只是滿足他夢想的存在,多數的時間裡,它停放在菜頭家的停車場遠比留在我們家多。

重機存在的一年二個月裡,只要夫婿騎它出遠門,我無不心驚膽跳的,即便他總是一句:我不會騎太快,我卻無法真正放心,再加上新聞上的幾次重機騎士出事的報導,更是讓我一陣煩躁不安,送走重機讓我大大的鬆了口氣,但願將來有一天,玩興仍重的夫婿能用不同的心態去面對自己年輕時候的夢想,物質慾望少一點,心靈層次多一點。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