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這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我很喜歡席慕蓉這首詩   一直 一直

藉著它美麗的詞意,我想跟你說個故事,也許你早已在其他地方看過,但是;此刻我真的很想再跟你說上一次~ 

佛說五百年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有個年輕美麗的女孩,出身豪門,家產豐厚,又多才多藝,日子過得很好。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門檻給踩爛了,但她一直不想結婚,因為她覺得還沒見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個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個廟會散心,於萬千擁擠的人群中,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不用多說什麼,女孩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結果。可惜,廟會太擠了,她無法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後來的兩年裡,女孩四處去尋找那個男人,但這人就像蒸發了一樣,無影無蹤。 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禱,希望能再見到那個男人。她的誠心打動了佛祖,佛祖顯靈了。

佛祖說:「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

女孩說:「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棄你現在的一切,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棄!」

佛祖:「你還必須修煉五百年道行,才能見他一面。你不後悔麼?」

女孩:「我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塊大石頭,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風吹日曬,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覺得沒什麼,難受的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看不見一點點希望,這讓她都快崩潰了。 最後一年,一個採石隊來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鑿成一塊巨大的條石,運進了城裡,他們正在建一座石橋,於是,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見了,那個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像有什麼急事,很快地從石橋的正中走過了,當然,他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是佛祖。

佛祖:「你滿意了嗎?」

女孩:「不!為什麼?為什麼我只是橋的護欄?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

女孩:「我願意!」

佛祖:「你吃了這麼多苦,不後悔?」

女孩:「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這裡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女孩每天都在近處觀望,但這更難受,因為無數次滿懷希望的看見一個人走來,又無數次希望破滅。要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煉,相信女孩早就崩潰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會出現的。

又是一個五百年啊!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會來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來了!他來了!他還是穿著他最喜歡的白色長衫,臉還是那麼俊美,女孩癡癡地望著他。 這一次,他沒有急匆匆的走過,因為,天太熱了。他注意到路邊有一棵大樹,那濃密的樹蔭很誘人,休息一下吧,他這樣想。 他走到大樹腳下,倚著樹根,微微的閉上了雙眼,他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倚在她的身邊!但是,她無法告訴他,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盡力把樹蔭聚集起來,為他擋住毒辣的陽光。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為他還有事要辦,他站起身來,拍拍長衫上的灰塵,在動身的前一刻,他抬頭看了看這棵大樹,又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樹幹,大概是為了感謝大樹為他帶來清涼吧。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視線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現了。

佛祖:「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那你還得修煉…」

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這樣已經很好了,愛他,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哦!」

女孩:「他現在的妻子也像我這樣受過苦嗎?」 佛祖微微地點點頭。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這一刻,女孩發現佛祖微微地歎了一口氣,或者是說,佛祖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女孩有幾分詫異,「佛祖也有心事麼?」

佛祖的臉上綻開了一個笑容:「因為這樣很好,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他為了能夠看你一眼,已經修煉了兩千年。」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世的擦肩而過,那麼,我的前世是積攢了多少次的回眸啊,才換得與你相識相知?

 

如果你用了人生中短短八天換得雪山那一天感覺碰觸到內心的百轉千迴、二個斜長的身影在結束的那一夜並肩走了一段長長的雪路、回台班機上那勾勒出彼此內心壓抑與試探的圖文以及最後的那個讓你到今閉上眼都還要攢進腦海的晶亮眸子…我只是出借了我的耳朵,給你一個暫時喘息的位置,然而光想,就讓我也要倒吸一口氣。

一直到我們去了那趟因小小人得志,我們這些夯不啷噹只有幾個銅臭的雞犬才得以升上商務倉一飛巴里島的旅程中,和你的小妖魔女友雲淡風輕的聊上幾句,而那次小小的交談也就夠了,夠我跟你這麼說~稚氣可愛的皮相下,我驚嘆於她的善解人意與不摻任何雜質的成熟。如果小古和你擁有一千年的回眸緣份,夠你魂牽情繫為她時而撕扯時而放空多愁善感的靈魂,那麼夠了,夠她一輩子不管遇見誰,都會想起那一年雪山的那一夜,有個人牽著她走了長長一段雪路,而後再安然的把她送回原來的位置翩然離去…不管是你,或者是她修煉一千年最後的相遇那天,她那雙叫你不忍憶起的深邃裡已經跟你做了一場無聲的道別。

至於夢婷,修煉了二千年,來到你身邊,該要有多少個了然於心的自我釋懷,多深的情愫與體諒去包容一個迷了路的孩子~即使你年長於她、即使你總是掏了心的疼愛著她,即使你堅定的告訴我,即使再選一次仍會選擇那個愛吃零食不思長進成天只想斷你桃花的她,然而此刻,你是孩子,一個她揉進心底疼進了骨子裡的~迷路的孩子,即使你周身的燈光全被打暗,我相信唯有她會在心底點上一盞燈等你回家。別以為她不懂那個在她背後失了魂的你,她懂!可是她沒說。

你在二年前的週末打了個電話給我,當時和我只有三分熟的你(知道這個人、知道這人的電話、知道自己的兄弟娶了這個人),流露了滿滿的情緒~我能為你做什麼?我只能跟你說,不管別人如何訕笑你、不管別人如何看待、不管有多少個聲音要你往東或往西…我曾問你,你要什麼?捨不捨得放下後的錐心刺骨?或者要勇敢前去?你連想都不想的給了我肯定的答案,我不死心的追問,你的答案依舊,十分了然於心的坦然。於是我說,堅持你心中那條對的路,何苦一段美好最後卻要三個人淚眼相對。

感情裡也許有人願為所愛而大方,然而長長的這麼一大段人生路,總會遇到一個僅容二人過身的路口,屆時你要牽起誰的手?誰又要被先拋在腦後,何苦?我不懂。

別怕被遺忘~讓她自由 讓她回憶你的溫柔。我淺薄的以為感情裡不是非得要巴著心成就一段然後因不得已而離散才是催人心折的美麗,我只能說,你確實信守了二年前電話中回應我的那一些,也許你已不復記憶,然而不管,此刻我仍要跟你說:你選擇了也確實實踐了,不為誰,只為了你自己和保護了所愛的人,對於複雜、貪婪的人性~這真的不容易!

淡淡的歌分享給同樣喜歡伴隨孤獨走一段長長沙灘的、淡淡的、我的朋友。

(照片來自於和你同床共眠遠超過於我的夫婿)

~聽首歌吧!~

面對面 我和你只隔了一步遠
距離讓你佔滿我視線 再見可能是 永遠

在人群裡面 等候離別的人紅著雙眼
在這感傷的飛機表面 和幸福逆向
奮力向前 多刺眼

那女孩愛過我 讓她自由
讓她回憶 我的溫柔
她追求的夢曾是我 愛又總放手 我懂

冷風中 冰冷的手藏在口袋中
妳曾經填滿我的手 現在好空洞
妳的手 變成風

那女孩愛過我 讓她自由
讓她回憶 我的溫柔
她追求的夢曾是我 愛又總放手 我懂

妳愛過我 像煙火 絢爛過 我的夢
殘留的煙火散落著 我還在貪戀
妳的臉 妳的手

我愛的妳 好溫馨
等待著妳 不想放棄
自由是我能給妳的愛情
妳擁有我的心 飛出去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