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連續來了二通電話,號碼很陌生,原猶豫著接或不接,畢竟已經晚了,而我還有想做的事。

電話接起,那頭一個很可愛也很親切的聲音,這聲音的辨識度太高,不用猜就知道是誰,然而我們一直都是七分熟的朋友,偶爾吃頓飯,偶爾聊個天,偶爾清清淡淡問聲:妳好嗎的朋友。在這種深夜時刻,我實在想不出她有什麼事會在這種時候打電話給我。

諮詢是她打這通電話的重點,我清楚有不合理的地方,但現今已不再是那麼絕對與跋扈…

她提到很多事,即使在情緒激動處,我還是覺的她聲音裡透露的依舊是一股傻傻的可愛。

『我一直都很清楚我要的是什麼,我可以憨直的覺的沒關係,人好來好去,可是不是我不講就代表我能一直讓他們這樣看待,畢竟我也清楚嫁到他們家不是來做少奶奶的,什麼事我那件沒打點呢?…』

他們也是和公婆同住的夫妻,聽聽很能理解為什麼。她的先生是個好好先生,至少大家出來吃飯時是如此,從前見他們總是開開心心,走到那總能見那男生主動牽起她的手,看到什麼新奇的或是嚐到好吃的,也總是邀她一同分享,我以為這才是一對璧人,牽著手就能這樣幸福的走一輩子。因為相處很久,和對方的家庭互動和樂甚至在她披嫁紗時,婆婆是巴不得給這媳婦所有她所能給的金銀珠寶,怎麼看她就怎麼喜歡…於是她從沒想過婚後竟是如此。

又是這樣的故事,太多了,多到我聴著聽著~只是靜默。

~~~~~~~~~~~~~~~~~~~~~~~~~~~~~~~~~~~~~~~~~~~~~~~~~~

當初他來我家,牽著我媽媽的手,認真而堅定的跟我媽媽說了很多很感性的話,所以在出嫁當天,媽媽只是抱著我,擔心的是我這個傻孩子有著傻傻的福氣去到人家家裡什麼都不會的受人疼著…

婚後,他們彷彿怕我太閒,全家大大小小包括常回娘家玩的大娘姑一家人的衣服都要我洗,有時太早洗完衣服,婆婆還會怪我不想想後面還有沒有人要洗澡。飯後他們一家人在客廳裡聊天,我一個人在流理台清理一切,沒有人來問我一聲累不累?東西及垃圾丟了又趕緊回到位置上,連句問候也沒有。

以前大娘姑視我為妹妹,常會回家抱怨她們夫家如何如何,她絕對不會理會她老公和婆婆,動手去做任何一件事,完全不忌諱我在場,現在不敢在我面前講這些為人媳婦的主權,還會私底下嫌我沒有分擔到她媽媽的辛苦,也不想想他們家以前是大家比懶不整理,是自我進門後才開始有免費的,天天回府自動打掃、洗衣、洗碗、清理所有一切雜務的無鐘點女傭,如果過去他們家很乾淨,我進門不維持那就是我不對,但是今天不是如此呀!

我老公要求我要拿出薪水付這付那,故意在家人面前清點我錢放口袋的事,什麼都要算,可是他卻沒有算到自己為人丈夫該負起的責任,連拿錢出來讓我生產也隱忍在心底,直到吵架才爆發這筆錢是他付的,照理說我也該出一半,我同事都覺的不可思議,連這種錢都能算,現在他還沒有發達都如此了,那麼等他考上公職,會如何看待我?她們都要我千萬不要笨,憑什麼要我拿出薪水來幫他盡孝心?有本事當孝子就要有本事當人家好老公。

和我情同姐妹的朋友知道所有的一切,常來家裡陪媽媽,她只是問了句王媽媽,妳是不是很心疼?我媽媽眼眶紅了,可是她什麼話都沒有說。

王小傻說,她想了很久,覺的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生活,明明她一個人可以生活的很好,為什麼要仰人鼻息被人家雞蛋裡挑骨頭。

… …  …  … 我有點不知該說什麼,婚姻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結束電話正好是02:00,我反覆想著王小傻一些理性的話,也想起一位阿姨說過:也許妳們年輕人現在覺的很多事很嚴重,好像過不去那樣,可是等妳再過十年二十年後,可能就會覺的當年放不下的那些事,根本不重要…

小饅頭突然醒來,衝著我直笑,陪他一整張床翻遍了,好不容易才又見他入睡,可是依舊了無睡意。

現在,我是人家的媳婦,我能體會一些事,那麼將來有一天,我的角色升格了呢?是不是我還想得起這時的自己或是朋友說的那些?

別!饅頭,若我有能力,願傾自己所有去助你自立門戶,因為我想我會是太愛你的媽媽,於是我怕這份愛會擺不平很多事,包括我那顆單純就是疼愛與企盼著你的心,於是我寧可自己生活,好讓你學習成長與承擔~我但願我能!但願…

 

等彼咧人 尾指結著紅線 替阮趕走寂寞的運命

姻緣線甲刮乎深 愛哭痣點乎無看

等你來 甲阮牽手 甲阮疼

牽一咧有緣的人 來做伴 嘸通辜負阮苦等的心肝


只是想著當年王媽媽緊緊抱著王小傻,美麗的臉龐流下一行動人的眼淚,她輕輕把女兒的手交到女婿的手上,那一刻她心裡渴望的是眼前這位曾在她面前允諾的女婿能甲阮女兒的手牽緊,甲阮女兒疼命命~

那一幕很難忘。

標題難下,就這個吧!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