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3-人妻聚餐-1

不管是誰起的頭,一段時間就要來一次的人妻聚餐就這樣安排妥當了。

地點:小米家

餐廳:原本打算在外吃過早午餐再續攤到小米家,最後考量到有嬰兒在,外出用餐實屬不便,最終決定就在小米家煮火鍋。

採買:人妻之路走了一年多,已經可以在三十分鐘上好一桌菜的孟婷全權張羅、鍋底是小肥羊。

 

 111113-一對寶-1

這天同時也是Trevor及太婆一同辦雙滿月酒及84大壽的日子,在大寶的主張下,我們加開一桌並邀請好朋友一同參加,因此人妻聚餐解散後,沒多久我們便又會在另一個場合開闢聊天室。

為了好好聊天,我只能把鼻孔張很大的Wesley留在家裡,拎著兔寶簡便出門。

 

111113-人妻聚餐

一到小米家,滿桌菜色幾乎已經備妥,小潔和孟婷用好驚人的速度打理好一切。

 

111113-人妻聚餐-3

孟婷還在勤奮的洗洗沖沖,三十分鐘就能上好一桌菜的口碑果真不假。

 

 111113-兩個嬰兒

當天唯二的二枚小人一同擠在一張遊戲床上睡覺。

 

111113-人妻聚餐-2

聊天同時動筷,桌上的食材清空不少。

小米好忙,邊聊天邊動工擠小便當當天額度的奶,絲毫不浪費時間。

 

111113-兩個嬰兒-1

兔寶今天十分配合,一路從家裡睡到小米家就算了,放在別人家的遊戲床上他仍不認生的繼續睡,讓媽媽能專心聊天、吃飯。

兩個相差二個月的小兔仔被擺在一起實在很可愛。

多吃二個月牛奶的典程白白又胖胖。

兔寶當時還是個膚色偏向陽光小麥色、健壯長型嬰兒。

 

111.jpg

大家圍在嬰兒床旁觀看二隻小兔子,品頭論足了一番後,小潔突然像發現新大陸說:『他長得像不像灌籃高手裡面那個叫什麼名子的那個?.....................(陷入沈思狀) 啊!就那個嘴唇厚厚翹翹的有點像黑人體格的 流川楓 隊長-赤木

哭泣  兔寶呀,流川楓是很帥啦,可是他太愛睡覺,赤木其實也不賴,是十分強勁的中鋒吶。老祖母的智慧語有句是這樣子說的:『嘸免生水,要生緣』(意思大概是:人緣比長相重要),阿姨們說你很有人緣吶。

 

111113-抬頭

這精壯的強力中鋒近日時刻都在練蛙人操,感覺好像再不了多久就要爬起來似的。

 

111113-小米洗嬰兒教學

 小米見時間差不多時,便開始忙進忙出準備幫人家洗小孩。

人妻們再度聚到浴室門口,連我這個當媽的也像觀眾一樣圍在旁邊看熱鬧。

小潔說:『妳這個生過兩個孩子的怎麼連幫嬰兒洗澡都不會,還輸才生一個孩子的。』

onion_(7).gif  這也不是我所願意的,當對象是軟綿綿的嬰兒時,我那雙天生就是要用來做苦力的手就突然變得很笨拙。

 

111113-小米洗嬰兒教學-1

雖像個外人般的什麼忙都幫不上,但很認真的站在旁邊全程攝影並和小米交換心得。

小米輕輕唱著歌,手法俐落且輕柔,兔寶完全沒陌生感反而十分好奇的注視著為他洗澡的阿姨。

 

111113-小米洗嬰兒教學-2

洗好澡後,小米圍在腰上的浴巾就這樣速速的包妥兔寶,一點手忙腳亂的跡象都沒有,我看得有些感慨,除了汗顏自己手笨又懶得學習外也深深為小米愛惜嬰兒的心所感動。

 

111113-洗完澡囉

沒想到老天爺真像是安排好了似的,先派一位身邊親近的朋友給我當老師,幾天後的一個中午,才回公司沒多久便接到 不安定褓姆 婆婆的電話,一聲令下:『明天開始我不再幫妳洗小孩。』然後皮皮剉的自己乖乖就定位,一邊回想小米幫兔寶洗澡的過程,一邊用聊天以及誇飾的與嬰兒對話音去轉移兔寶被水嗆到的驚愕…

 

111113-剪指甲-1

 小米發覺兔寶的手指甲太長,找不到她慣用的指甲剪,便由小潔操刀幫兔寶剪指甲。

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媽媽被眾媽媽們嘰諷得有些羞愧。

 

111113-剪指甲-2

語氣很心虛藉口有些薄弱的反駁:『在月子中心時,護士說要等他的指甲變硬時才能剪呀』

小潔說:『都這麼長了還不剪喔。』

*媽媽百口莫辯、默默退到幕後…

*事實上我還真的很 討厭 怕幫嬰兒剪指甲,回想嬰兒Wesley時期也是如此,但奇怪的是嬰兒的指甲好像有特異功能那般,嬰兒沒事好像除了睡覺喝奶另外就是在長指甲呀,怎麼剪就怎麼長,愈剪愈長。

*連嬰兒指甲都有墨非定律嗎?愈希望它慢慢長,它們就愈像雨後春筍那般,一夜雨就咻的全部像用噴的噴出來那般積極。

 

111113-上藥

沒剪幾下,小潔大概還在想台詞訓這位不良媽媽,說著唸著一刀下去就見血了。

為避免感染,小米簡單的為兔寶上藥。 

 

111113-戴手套就沒看見傷口囉

小潔邊笑邊幫兔寶上手套,嬰兒也算配合,小小哭了一下就停止,隔天見血的那一刀便神奇的消失了。

在小米家聊天沒有場地與隔桌有耳的壓力,隨便聊聊便也逼近要散場趕赴下一攤的時間,這近八個小時的聚會有些欲罷不能,大家邊收拾包包邊盤算著還有什麼機會能再續辦一攤。

那股認真的勁兒讓我覺的人妻的聚會像是某種形式的告解,而告解對心裡有垃圾的人是很重要的。我們同為人家的妻子、來自五個不同的家庭、面對不同的人生課題,就算有相近的考驗卻因個人的想法不同而會有相異的過程與結果,五個人的腦袋瓜團結便有可能意外的長出智慧,再不然也能生出自己想不通透的方法…我認為這是好的。

我們的聚會在巴里島啟動,而後有了第二、第三次…從最初的不知怎麼聊的聊到像火山爆發一樣,火花四濺的噴射到連巴里島那良善國家的司機都忍不住關切這激昂憤慨的五個女人是不是在"fight"?

漸漸的,大家的焦點不再是那怎麼改造怎麼臭的男人身上移轉到孩子、教育或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上面,即便有時只是漫無目的的聊著天,但正面的能量卻更多了。

*某權威說Wesley是兩朵花,兔寶是四朵花,將來兔寶會比哥哥帥,自此孩子的大阿姨便以兩朵花、四朵花去稱呼這兩寶。

*雖目前看不出來,且我仍以為兄弟兩長相相似是基因上的神奇與奧妙,但也略顯沒創意,應該來個不同路線才有趣。

*不過以當天兔寶這才二個多月的小兔仔好端端的在人家家裡睡個覺,一覺醒來就有許多阿姨幫忙用眼睛洗澡、剪指甲,好大一份福氣來著。

 

------------------人妻再續第二攤-------------------

 111114-看著媽媽微微笑-1

 一早叮叮咚和小潔敲著msn,討論再聚餐的日期要趁熱追加的訂在今天或者延至大家都沒有壓力、隔天不上班不上課的能聊更久的週五?

最後敲定 殺他個這些人夫們措手不及、來不及把孩子丟包給老婆自己跑出去瞎趴 不如就今天吧,週五如果大家還有空搞不好還能來個第三攤。決定時間後,立即通知其他三位。

中午依慣例回家奶一頓兔寶,並默默的把下班後要拎著小人烙跑的包包收拾妥當。

 

 111114-一條小歐的寬度

腦海裡盤算著該先跟婆婆報備還是跟大寶商量晚上的事? 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沈重,任何的不確定和事事都要考量到的煩瑣都讓我感覺不痛快。

隨即轉念的想起昨天的聚會,光溜溜的兔寶那顆大圓肚讓孟婷驚呼連連,好像一輩子都不曾明白過嬰兒的身材黃金比例就是如此那般。

忍不住拿起手邊的瑰柏翠,將它作單位計的橫在兔寶的圓肚上。

 

111114-一條小歐的長度

肚子量完量他那精壯的小腿。

 

11111

嘖嘖~我這小兔寶的肚圓和小腿長是一條小瑰柏翆的長度,足足有1.7oz吶(容量/長寬度單位亂亂用)

 

 111114-爸爸用很欣喜的口吻說著我很醜

趁大寶回房時,先跟他討論今天晚上我要外出的事,他先是錯愕而後十分大方的說:『妳要不要下班就直接過去?不要讓人家等妳太久,Wesley我會陪他,小的就叫媽媽帶一下…』

喔~我的天兒呀!心裡的小花瞬間啪啪啪的全部盛開,連那隻住在心底的害羞小鹿都蹦蹦蹦的快跳出來了。(無法形容當下的感覺,成為人媳、人妻、人母後,自我壓抑過久而忽略了自己有時是可以在這些角色上先喊中場休息一下、好讓自己喘口氣的 )我的開心不在於大寶的同意放行(基本上他 也沒此權利  並不會限制)而是他主動開口要我放心出門、孩子留下的這件事。

但我清楚為求心安理得,兔寶我還是會帶出門的,因此在婆婆一句:『不是昨天才去過嗎?幹嘛今天還要去?』的疑問句中,在心裡樹立起假想敵的應嘴昨天就算去過今天不管如何我仍是要去 沒有愧色的交待外出與預計回家的時間。

------------------------------------------------------------

回到公司迫不及待上線互給消息。討論到晚上的外食要帶啥時,一向低調沒聲音的孟婷聞香立刻火急上線加入聊天室,因為喜好太明顯且目標一致,線上畫面一下就被我和孟婷洗版:

『我超愛和風章魚燒的』   『我也是』

『我一次可以嗑掉一半(事實上要我一個人吃完一整個也不是問題)』   『我也是』

『而且一定要加芝心,我超愛起司的…』     『我也是』

小潔看不下去的中途插話:『那要不要甘脆二份都買和風章魚燒好了?』  

就這樣,必勝客和風章魚燒就在我和孟婷二張鐵票中無條件通過,另一份是啥我們皆無所謂。

討論中,沒多久便接到當天真的把阿家廚師掃地出門卻苦於無人能代班又很想聚餐 擺了一整天臭臉奏效 的Grace晚上會依約前往的電話,人妻的第二攤聚餐就這樣順理成章且有驚無險的成立了。

當晚因Amber送東西過來給大寶,臨危受命應大寶之託將我們母子倆載送到小米家,途中巧遇正要前往的Grace,於是Amber除了當起DHL,雖她這小妮子不具人妻資格但因同為女流之輩,因此受大家熱烈邀請,一塊加入聚餐。

111114-小米家的盛宴

整理到這段記憶時,很多當天我們聊什麼、討論了些什麼…已不復記憶,但那晚本以為因為前一天已經聊到欲罷不能、能聊的、可以或不可以聊的、妳家我家和她家的雞毛綠豆大小事幾乎都已經討論過,應該能在時間內結束聚餐。

沒想到人家說的都是真的~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三個女人成就一個菜市場。

我們五個人卻好像十張嘴,東嘰嘰、西呱呱的,隨便起個引子,就會五個人齊一心志、登高一呼那般,呼出個萬馬奔騰、一個又一個話題與論述…

至於Amber~小妮子很安靜的坐在一旁,被人妻話題驚得只能低頭猛吃東西壓壓驚。

 

*那天回家時間算晚,晚到我都不敢瞧時間到底有多晚,小米很貼心的開著公公的大車帶我們到停車地點。

*路上和Grace討論起我們曾認真討論一番的事情,在她的提醒下,恍然大悟的發覺,渴望回娘家放下人妻這"職"銜對我們五個人的意義各有不同,沒和公婆同住的太太,回娘家就真的是回到爹娘的家一樣,反而覺得回到自己經營的家裡較自在,但對和公婆同住的人妻來說,回娘家是一種幸福,窩在娘的身邊或住在自己昔日的房裡,怎麼說都是一種重要與放鬆的棲息。

*Grace的車子轉進離家不遠處時就接到婆婆催人的電話,原來中午那個信誓旦旦要陪孩子的嚴大寶晚上九點不到人就不見了。心裡一股氣,還好我沒聽信這闌尾被割掉連良知與自覺也一併被割除的無闌尾人的話,執意帶著兔寶出門赴約,要不婆婆這會兒到底要跟誰生氣呢?

*幾天後的msn上再度發來:『要不要再來一攤?』,除了Grace因店務無法出席外,隔日就要出發當短期紐約客的好命太太也十分密切地加入私密討論,眼看就要成定局,卻在前幾日先接獲小潔重感冒的消息,接著小米也臨時受公公之命要趕一份圖…無三不成禮的人妻聚餐第三攤在遺憾中畫上句點。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