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Wesley到小學遞交入學申請書的下午,原本是打算休一個偽單身假給自己,

一通電話扭轉了我的心意,想她這個約也約了不下三五次了吧,再沒答應就過意不去了。

坦白說,是有些惋惜自己願意和自己約會的午后,但和她見面又是另一種期待。

我是要當當她的耳朵,收留她的某些出口;

而我想她也期待我願意有出口,放輕鬆的去交待給她的耳朵。

 

早一步 到達咖啡館,等待她的同時順便處理自己屬魔羯容易犯彆扭的那個部份。

是超過二十年的朋友了,想起這一路的交情我們其實並不是很接近的朋友,

只是有太多的巧合、話題、一線牽的緣份以及她不曾忘記過我這個老朋友的情份,

於是我們約了這場會。

 

隔著玻璃窗,我們瞧見對方,

我想不起上次見面是多久前的事了,眼前的她亮麗依舊,我真心讚美了她。

她說:『因為心靈獲得了自由。』

我理解地點了點頭。

 

和老朋友聚餐

一盤義大利麵吃了好久才吃完,從不知嘆氣會影響食慾。

我聽、我加入意見、我點頭表示理解、我無言因為深知莫可奈何的為難…

感覺話還沒有說到一個段落,卻是窗外的日頭漸軟,

職業婦女趕六點半~那是接孩子放學的時間。

在喝完那杯拿鐵,我們互視微笑同意著:『這咖啡真好!』

希望未來的日子也能一樣。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