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的最後一天,我們坐在大片玻璃窗前,喝著咖啡、看著人群,注視對方的眼神裡露出的笑有一絲絲故做堅強的苦澀~

近二十年前,那場白衣黑裙的青春無懼,友情萬歲、戀愛甜美,我們的笑聲爽朗得不知天高地厚,頭一甩髮一撥,什麼天大的煩惱不過像臉頰上滴落的汗水那麼一丁點大。

十年前,我們兩人在高中別後的不同軌道上各自談了幾場戀愛,在不同的空間裡彼此耳聞好事的八卦者散播著對方的消息…當我們的軌道重新接軌,清純的臉龐多了想要成熟的風韻。明明各自在愛裡受了點傷,然而昂昂頭,愛的能量依舊飽滿…我很懷念那些個週末回老家前先要到妳家耽擱一晚,晚風吹拂的陽台上,我們做了好多夢也一起和所愛無分彼此、沒有界限的一起旅行。

現在;我們看著對方,言語有時顯得很多餘,多年的情誼已像家人那般,看著看著就清楚對方的心上進駐著些什麼。盡是無奈也只是相視而笑,一句:『我們……為什麼是這樣?』

沒有為什麼 有時太執著於真理的人總是辛苦



上人說:『妳這輩子從來沒有真正開心過』,一句話就讓妳熱淚盈眶。

看著妳,我卻想拉妳回到過去最單純的那段時光,瞧!其實;我們都曾經是個快樂且被愛包圍的孩子呀!只是生命的際遇刻畫掉青春的表層,露出乾枯的紋路,讓人看到的總是醜陋與不堪,尤其在吳阿公的生命終點到永遠放開手的離去以後,妳跌跌撞撞的生命一場有了更深層的體悟,我想跟妳說,妳想的沒有錯,也請妳要這樣告訴自己,永遠不要再為了那灰色的、模糊不清的愛把真正愛妳的雙手給先推開。

懂得愛與珍惜所愛的人不會模糊

 

我想起小高一時代的我們,團結得不容外力催毀與介入的四人幫,下課也要手牽手一起上廁所,甚至兩人共上一間只為了那講也講不完的話,這樣的黏膩沒有灰色地帶…在母校的涼亭裡分享妳和毛子的初戀心情、陪妳回祖家阿嬤的墓前想念她、彼此交換了厚厚的日記…

想說:再一個十年;當我們再坐在一起回頭看時,希望我們的相視而笑裡,盡是瀟灑~就像.就像小高一那樣,聳聳肩、昂昂頭,生命不過是如此,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更珍貴的愛要守護。

白髮蒼蒼的我們倆,說好要一起旅行、一起回自己的老家生活、一起陪對方走到生命的終點、不讓對方在人生的旅程中感到孤單…

然而;害羞的毛婆婆想跟吳婆婆先悄悄說:

好不好?我們不要像小高一那樣,撐著兩個皺巴巴的老屁股拄著枴杖,扣扣扣的一起進廁所呢? .嘻.

ImageChef Word Mosaic - ImageChef.com

無論命運將把我們帶往哪裡,當肩上不再背負這麼重的責任時

牽牽手:請記得~我們會是一起旅行的朋友^^ 

                                                                         hello, 吳泱錤 說:

                                                                        *我會緊緊牽著你

                                                                        *這輩子都會保護你

                                                                        *你看起來堅強

                                                                        *但有點笨笨的

                                                                        *

  

                                                                                                   不執著,不是不要;放下,不是放棄 說:

                                                                        *不要放手喔

 

                                                                         hello, 吳泱錤 說:

                                                                        *

                                                                                               

                                                                                                                                                          2010.3.2  Pearl & Maruko

分隔線

妳說:聽這歌  立刻想起我

我說:歌的第一句 我就懂了

標題 

如果天堂是我們所要走到的最遠的地方

誰先誰後,都要等在那道光芒下

屆時我們將不再聊夢想   也不再對過往的執著放不下

總愛揚起頭不聽命運的話的二個女生

相視笑一笑   就像    小高一我看見長長睫毛的妳那樣

笑得彎彎的眼睛很迷人

我想念妳高傲的迷人 & 我們血液裡流動著的單純、耍寶、搞怪的熱血因子

你是第一個發現我  越面無表情越是心裡難過
所以當我不肯落淚的顫抖  你會心疼的抱我在胸口

你比誰都還了解我  內心的渴望比表面來得多 

所以當我跌斷翅膀的時候  你不扶我但陪我學忍痛

我要去看得最遠的地方  和你手舞足蹈聊夢想
像從來沒有失過望受過傷  還相信敢飛就有天空那樣


我要在看得最遠的地方  披第一道曙光在肩膀
被潑過太冷的雨滴和雪花  更堅持微笑要暖得像太陽


有時候覺得我們很不一樣  你能看見我看不到的地方
有時候又覺得我們很像  都愛仰起頭不聽命運的話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