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前:關於這首歌,純是一場意外的插曲,喜歡乃因日(聽)久生了情,沒有任何讓人想太多的故事,如果有;那也要怪那鐵漢的喜好與形象反差太大,讓我不小心多打了許多感覺上很像騷擾的電話,but 關於那曖昧的騷擾絕不是我的本意,只是想藉公事名義,聽一下歌而以呀~~~ 

        分隔線

 

公司和施先生合作已有十多年了,過去經理還在時,我的主要職務是經理專屬鼓掌與出餿主意"祕書",直到經理計畫退休前幾年,開始擔心這樣的職務在他離開後將淪為冷門,於是開始交付許多他手上的銀行業務及所有跟國貿有關的事項給一直規規矩矩、開開心心上 MSN 班的我,此後,陷入一段長長的與經理交接及跟自己天人交戰的日子。

過去施先生高效率的辦事態度讓我一直只聞其聲,轉頭見人時也只能看到他火速離去的背影,如果不是在大白天,我可能會因為身邊突然一陣冷風飄過而趕快唸起佛號驅鬼來著。自接掌國貿大小事後,和施先生的業務接觸頻繁到我幾乎投降,幾度十萬火急處理相關業務時想請他坐在小辦公室,招待他喝杯咖啡別 像個道上兄弟那般  站在我身邊造成我精神上莫大的緊蹦。

顧冠忠 

施先生的睛神有顧冠忠的這股氣勢

話說,自從公司把報關業務移轉給XX報關行後,經理對該公司的處事效率感到十分滿意,此後亦不再考慮其它公司的延攬。這幾乎都要歸功給施先生~一個給人感覺不苟言笑、只講重點不廢話、看起來像曾飄丿過的浪子。

經理離開後等於撤去庇護我的羽翼,日積月累的臨時狀況,讓昔日曾想好好當個準時上下班不應酬的悠閒員工終能磨出一身披荊斬棘的功力(謎之音:到底有沒有那麼厲害呀??),面對高效率的施先生,壓力漸減,有次他催文件催得急,我竟大膽的學他那一身冷傲,簡單扼要的回答完問題就直接掛上電話,李小玲睜大眼睛耳聞一切,好心的提醒我最近施先生找上門時,還是先避開得好。

經過那次的磨合,此後似乎讓我轉了個彎,在業務的配合上更清楚輕重緩急的步調,通常電話聯絡就能交辦好所有的問題,為使事情更快完成,施先生要求我文件辦妥時無需透過公司聯絡,直接打他手機就好,也在這時起,我像隔壁多事的歐巴桑一樣,自以為包打聽的發現了施先生不為人知的祕密…(怎麼覺得好像搶了「台灣變色龍」主持人盛竹如講故事的台詞呀)無言

 

施先生接電話和回電話的速度和他來來去去的速度一樣快。好長一段時間,施先生的來電答鈴播的是同一首歌,維持長長幾個月沒有換過,終於有次為了交辦的事,打了手機卻無人接聽,這柔柔的女聲溫柔婉轉的唱著、痛著,我終有機會聽她的天真一場。

後來;愈聽愈順耳,打電話給施先生時竟有所期待,希望他能不要這麼快接起電話,讓我有機會響鈴響到電話轉入語音,然後再藉機重播一次又一次。這個發現讓我卜卦不用錢也不用負責的大膽推測施生生這位鐵漢其實內心是軟綿綿的小綿羊,就是那種港仔很喜歡拍的黑社會電影~為了所愛不顧一切付出所有,但嘴巴不會多說一句愛字的鐵錚錚漢子。這種自編自導的內心戲其實是好事,至少從此以後,打電話給施先生不再有莫大的壓力,鐵漢柔情讓我對他的硬漢形象大大加分,不再覺得他冷冷的語調很壓迫。

當我終於願意查出這歌的歌名為何時,打電話給施先生常會因為想記住某一句歌詞好快快上網估狗,而在他突然接起電話時完全愣掉,幾乎忘了這通電話所為何事?不知所措又怕被看破的虛字一堆,弄得自己好像是個電話騷擾者一樣。

 

這首「天真」還真是費盡心機呀累 

演唱:弦子

作詞:劉小愛、深白色
作曲:林冠權

回憶還是溫熱的   但承諾 已經冷卻了
我的天真 在淚水裡沉淪   孤獨它讓我無法負荷

不用假裝還愛著   捨不得 還是放開了
我的天真 早就碎成遍地的忐忑   失去了所有顏色

這次我真的痛了 真的徹底醒了
我試著灑脫 換來的只是傷痕
我愛到痛了 你卻留下我一個人   埋葬我的天真

還能夠說些什麼   當快樂 已經掏空了
我的天真 早就碎成遍地的忐忑
努力拼湊著 卻再也無法完整

這次我真的痛了 真的徹底醒了
我試著灑脫 換來的只是傷痕
我愛到痛了 你卻留下我一個人    埋葬我的天真

我哭的累了 沒有夢是好的
別再說愛我 你給的全是悔恨
我愛到痛了 你卻留下我一個人    埋葬我的天真

全站熱搜

wesley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